第二十二章 相遇相有缘(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萧寒迈着大步已经正面迎了人群上去,缓缓的说道:“欺压一城百姓是恶,欺压一个柔弱无靠的女子也是恶,管他什么金龙帮,什么恶人,只要是恶,我萧寒只要活着就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一个健步跨了上去,刚才那个走在风口浪尖还带着无比凶悍气势的女人还没有接着说完话,就见到一个蓝色影恍然间就已经到了他们面前,正对着他们几步的距离冷冷的注视着他们。.

    这一下,到让他们这些人立即吃惊的停下了脚步,有些错愕的看着面前的萧寒,萧寒一眼就看到了刚才那个被他一拳轰跑的那个汉子,此时正躲在人群后面狼眉鼠眼的瞧着自己,“呼”的一声,萧寒的手掌已经先将他一下从人群中揪了出来,冷笑着说道:“刚才我放你一马,你竟然还敢回来,那么就怪不得我了!”说完,一招已经拿住了他的右臂,甩手已经将那个汉子直接轰飞到街道边摆着的货摊上面,西瓜蔬菜乱飞!

    适才还气势汹汹势要抓到自己目标严惩的月关儿婆婆和后的一群凶神恶煞的人见了都不由又是一愣,全都呆住了!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回事,萧寒接着又是虎吼的一声,大声说道:“杀人犯法,当诛!伤人欺人同样犯法,不该杀也当痛殴一顿!你们一个也不会逃过我的手!我倒要看看这个天下还有没有是非公道,道理王法!”说着已经又一个照面到了那女人面前。

    那个女人还兀自手中拿着准备要痛打月关儿的掸子,呆呆的立在那里看着他,萧寒看也不看,一手抓住她的衣领直接带到了另一边摔了出去,那女人如同腾云驾雾般飞走到另一条街巷口边,其他的人见了更是惊慌失措,萧寒手中不停,接着后面只要是先前气势汹汹地跟在那女人后的人,都被他一手一个撂倒了地面路边,一个都没有逃过!

    忽然这时,只听得旁边一阵马蹄声疾奔过来,竟然有十数名骑马疾奔而至的人,杀气腾腾,手中持着兵刃,气势凶悍冲过来,为首一个汉子长得魁梧强壮,大声冲着他叫道:“你是什么人,竟敢伤我家里人,难道不知道老子是金龙帮的人,就不怕老子现在一刀直接削了你的手么!”脸上带着一股威凌张狂的霸道之气,原来正是出于安城金龙帮中的人。

    萧寒正要找金龙帮的人,听了在下面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还没等那人在马上说完话,已经被一招“中南五行拳”拳法中施出的倒钩招数,连人带刀被萧寒直接狠狠的拖下甩到了地面上!对于金龙帮的人,他自然更加不会手下留

    萧寒顺手拿起了他手中的刀,施展出剑法的路,刀光闪动,人马嘶鸣,长刀横斩竖扫之下,后面十数骑金龙帮人众所骑的马纷纷被人腿、马腿斩中,鲜血飞溅,已经统统被萧寒一刀不间断撂倒在地!虽然没有施用长剑,但是刀法在他的手中依照剑法路施展出来,依旧刀光闪动,声威惊人!

    陆青立在那里看着微笑着说道:“寒哥,好帅!”

    月关儿却在一旁微微睁大了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景。

    先前那个被他一招从马上甩下来的猛恶汉子口中吐出一口鲜血,神立即变得委顿了不少,紧接着一个冰冷的东西已经触到了他的脖颈边,原来正是萧寒砍翻了所有过来的金龙帮人马,已经用手中的拿着一柄长刀贴到了他脖颈处,心中一阵胆惧看着萧寒此时脸上冰冷的神,一时间吓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丝——的一声,冰凉接触肌肤的长刀传来一阵剧痛,他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倔强和霸道的气焰,连忙大声说道:“这位大侠,有话好说,刀下留啊···”

    “哼!”萧寒冷然的一笑,“我看你先前一嚣张的气势倒以为你武功有多强,也只不过是个依仗金龙帮势力欺压平民百姓的人,不知道平里你依仗武功欺压祸害过多少人,今我替天行道将你的头割下来,不算是错杀了你吧!”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这个人眼见到自己此刻命攸关,再也没有悍气抗顶下去了,脸上露出的全是一副乞求神色吞吞吐吐的说道:“这位大侠,你就是今天曾经在安城酒楼中大展神威,连砍断我们金龙帮十数名兄弟双手的那位大侠吧,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误打误撞冒犯了大侠,实在是罪该万死,求大侠绕我一命吧!”

    “你叫什么,刚才为什么平白无故的杀向我们这里,想来平时也是这般为非作歹,今我能绕你,但手中的那把长刀也饶不了你!”萧寒冷哼的一声说道。

    那大汉连忙说道:“小人姓刘,刚才被你打的那个女的,就是月关儿姑娘的婆婆,她是小人本家的一位姑姑,只因为小人见到大侠适才出手误伤了我家姑姑,所以小人这才一时冲动,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大侠,万万不是想要和大侠作对,小人还上有七十老母,下有十岁小儿,求大侠绕了小人这一命啊!”

    这时,陆青带着月关儿已经走到了这里,月关儿被陆青一只手拉着,她脸上兀自还带着惊恐不安的神色,还有些吃惊不可思议的神,不时的注目看向先前被萧寒一手带到一边上自己婆婆,见到她现在摔倒在地上早没了往的嚣张泼辣,一双眼睛虽然仍然带着些许深藏的恨意看着自己,但是更多的是吃惊和惊慌表

    “谁是你的姑姑?”萧寒这时立在那大汉的面前,盯视着他问道。

    那大汉用自己的手一指还趴在旁边不远处地面上的月关儿婆婆,缓缓的说道:“她就是小人的姑姑,也就是这位,这位月姑娘的婆婆,大侠是月姑娘的好朋友么?既然是这样,那咱们还算是有缘相识的都是自家人,刚才小人若知道这些可万万不会冲撞了大侠和月姑娘你们!月姑娘,我家姑姑以前欺负你的事和我可一点无关,求你一定要向这位大侠为我求个啊!让他饶了我。”他现在见到面前的萧寒和陆青两人站在月关儿旁,自然以为两人定然是月关儿的朋友或者相识的人,求保命之下又开始向面前站着的月关儿求

    月关儿立在那里,一张美丽的俏脸只是带着微微吃惊和不安的神色,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哦,原来你和月姐姐那个泼辣婆婆都是一家人,都是一丘之貉,她婆婆定是仗着你们本家的势力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以前一直欺负折磨月姐姐,寒哥,只要和金龙帮有关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尤其这个人还是金龙帮里面的人,平时不知道为金龙帮干了多少坏事,杀了他也不冤枉了他!”陆青轻哼的一声说道。

    萧寒自然对陆青的话言听计从,再加上看到适才这人杀气汹汹杀向自己这里来的样子,心想,金龙帮的势力能够在安城盘踞作恶这么多年,都是这些人物依仗金龙帮的势力不知道为金龙帮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自然是除掉一个少一个,眼中的冷光一动,手中的长刀就要动手。

    “大侠,大侠,小人也是迫不得已啊,小人本来只是一个城里面的武馆教头,只是为了自保才不得不加入到金龙帮的旗下,实在是被迫无奈,在这里谁不知道金龙帮和当初白文爷的名头,我们若是不听从他们的话自也是难保啊,求大侠绕了小人一命,小人家中还有老人小孩,大侠若杀了我,我的一家人可是无人照顾了!”

    萧寒本来生嫉恶如仇,只要是像这类为非作歹,祸害江湖的人自然绝对是见一个不会放掉一个,出手丝毫不留,但是此时见到这个大汉眼中露出的求之意甚是恳切知道他所说的不假。如果要是叫萧寒亲眼见到他真的出手伤害过人命自然不会丝毫犹豫的出手,但是自己毕竟没有亲眼见到这人真正祸害伤及到别人命,于是一时犹豫也不由得下不了手,当下看着他淡然的说道:“你只知道照顾维护自己家人亲人的利益,可是其他那些许多和你无关的人难道都没有自己需要照顾的家人么,你为一个学习武功的人,可曾想到过这一点?只知道替金龙帮祸害欺压安城百姓,难道也对得起你学的这一武功?”

    那大汉听了他的当面质问,不由低下了自己的头,说不出话来。

    萧寒又看了看他,撤下了自己的手中的长刀,随手一丢“光”的一声丢到他的面前再也不去看他,于是又迈着大步走向还趴在那里的中年妇人,正是月关儿的婆婆,那女人见到萧寒朝着她这里走过来,脸上早吓得一片惨白子动着连忙朝一边躲过去。

    “萧大哥!”这时后一个年轻女子声音叫道,他回头一看见到正是立在那里的月关儿,只见她弱弱呐呐的低声说道:“那是我婆婆,你,你不要为难了她,是我的命生来不好,连累害了婆婆一家人,怪不得他们···”

    萧寒轻轻叹了一声看着她,缓缓的说道:“月姑娘,今我这般做是为了你,也是为了安城的许多善良百姓,你只知道自己连累了别人多少,可曾想过你自己受到过多少苦楚!”月关儿立在那里,一月白色的衣衫缓缓飘动,眼中一阵默然无语,不知该说些什么。

    陆青拉着月关儿的手,大声说道:“寒哥说得对,月姐姐,你婆婆这般对你欺凌虐待,你干嘛还要为她说话,若不是看她是个女人我早就叫貂儿上去狠狠的咬上她一口,也叫她尝尝难受的滋味是什么样的!”

    月关儿却依旧是立在那里,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谢谢你们的好意,我本来就是个微的女子,这一切都是我的命,我早就不在乎这一切了,我只求自己能安安稳稳的过下去子就好,求你们不要伤害我婆婆!”

    萧寒和陆青听了她的话倒是也有些意外,又看了看那个还趴在地上脸上还带着一脸吃惊恐惧神的女人,也不知该不该为月关儿伸张正义打抱不平。这时月关儿松开了陆青拉着她的手,慢慢走到了那个女人的边,伸出自己的手轻轻的为自己婆婆整了整衣衫和脸上的乱发,看着婆婆低声缓缓的说道:“婆婆,都怪我不好,我生来就是克人害人的命,别人怎么打我辱我,我都不怨。我只求能安安稳稳的凭着自己心愿过完余下的子,这一辈子不论是生是死,我都是你们家的人,你们家的儿媳。”

    她婆婆眼睛有些微微吃惊的看着她,月关儿只是抚了一下自己头上盘在青布头巾上的秀发,然后伸手将自己的婆婆拉了起来,然后又转过头看向立在旁边的萧寒、陆青两人,只是微微的一点头说道:“萧大哥,陆青妹妹,你们这样的帮我,我已经很知足了。但我毕竟是刘家的儿媳,她始终是我的婆婆,你们不要再难为她了,多谢你们的好意了。”说完再也不看周围围在这里看闹的路人邻居,扶着自己婆婆渐渐的远去。

    “寒哥,月姐姐这么善良柔弱,这么好的人,为何老天这般作弄她,给她找了一个这么蛮横不讲道理的婆婆一直欺负她,不知道她回去以后还会不会受到她婆婆的欺凌。”陆青走到萧寒旁对他说。萧寒缓缓的说道:“月姑娘执意如此,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不过像月姑娘这么善良,好人终会有好报的。”

    陆青轻轻嗯的一声点点头。当下两人还是有些不放心不再理会这里的人,快步悄然的跟在离去的月关儿婆媳两人后,看她们渐渐的远离了街道上的人群,走进到一道小巷中,走到了小巷里面一家门户前面停了下来。

    月关儿这时对她婆婆说道:“婆婆到家了,我们进去吧!”

    她婆婆转头向后面看了看,忽然右臂狠狠的一顶甩开了她的双手搀扶,说道:“死丫头,在别人面前还装模作样的,你装得那么好,倒叫大家都看我是个不懂得关心自家儿媳妇的恶毒老太婆似的,这回可叫你把我的脸丢尽了,又弄坏了家里面的扁担,看我回去不用掸子打你一百遍叫你到外面跪三天,才能消我的气!”

    说着轻轻的一挥手打了月关儿一个清亮的耳光,似乎还心中怨气没有出尽,月关儿立在那里一只手只是捂住了自己被打得有些红肿的脸,眼中带着一阵默然一声没有吭。她婆婆还想打她,只是不敢在家门口多耽搁,又瞪了她一眼低声狠狠说道:“看我回去以后怎么收拾你,别以为你做得好事我不知道,你到底和那个王家铺卖猪叫西文达的小子,勾勾搭搭有多长时间了!”

    月关儿连忙说道:“婆婆,你是说阿达哥,我没有,我从来没有和他做过什么勾搭的事!”她婆婆一听反而更加变得恼怒,声音也大了起来:“你还麻兮兮的称呼那个死汉子叫什么阿达哥,还说没有和他勾勾搭搭的事,是想气死我是不是?你以为你在我家守寡多年耐不住寂寞在外面偷偷勾搭汉子我不知道,你当我是白痴不成,我打死你个不知道廉耻的丫头!”说着就伸出手劈哩拍啦的不由分说打在月关儿的头上上。

    月关儿只是挡护着自己的脸,缩着子,更显得可怜无比,只是说道:“我没有,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

    “还敢犟嘴,看我回去不打死你这个命带丧星又不知道廉耻的**货!”说着她婆婆不由分说的又手中揪着月关儿黑色的头发和一月白色的衣衫,拉进了自己的家中。

    这一切都被呆在旁边不远处的萧寒和陆青两人看见了,陆青再也忍不住了,心中说不出的生气说道:“寒哥,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蛮横不讲理了,照这样月姐姐非得被她打死折磨死不可,我去叫貂儿过去咬上她一口,看她再逞凶!”

    “青妹,月姑娘不愿意自己家中丑事被别人看见,你这样进去也不会解决问题的,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般不知好歹!刚才你听她婆婆口中说的那个叫做西文达的卖男子,不就是我们在酒楼里面听到过的那个人吗?”

    “咦?是啊,寒哥,她婆婆嘴里说的那个人不就是那个王掌柜对咱们提到过的那个卖猪伙计的名字么,说他一直想当一名刀客。真有些意思,刀客还会专门去卖猪么?”

    “我看这个月姑娘肯定认识那个叫西文达的卖伙计,我倒是也对这个人很感兴趣,咱们过去先去看看那个人再说!”萧寒脸上神一动,说完便和陆青又离开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