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重到安城(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萧寒和陆青两人离开了铁剑门,一路向北准备向衡山派进发,踏上新的征程。.

    衡山派地处在当时湖南境内衡阳城附近,明朝时期属于湖广布政使司行政所辖,衡阳相邻湘江以南陆上要道,北接长沙和湘潭,南通往广西,也是当时湖广辖区内的主要城市,他们现在需要先到安城,然后再踏上向北而去的官道到达衡阳。

    两人离开铁剑门之后又到了安城,这是萧寒第二次来到安城,安城虽然比不上衡阳的城市规模和繁华,但是也是这一带地区最大的主城,各地来往的南北过客以及附近各地集中在这里贸易、做事的人可是着实不少,来来往往的人流车马也是络绎不绝的通过城门,比萧寒以往在铁剑门住惯了的乡下村镇要闹繁华的多,也自然少了那里的一份宁静和安详。

    第一次萧寒当时还是跟随着铁剑门堂主程然来到了安城,也是首次见到安城的繁华闹,也正是那一次在这里遇到了陆青,所以他对这里也充满了一种留恋之意。虽然现在这里是金龙帮的地盘,但是自从金龙帮主白文爷死了之后,金龙帮的势力锐气大不如以前,少了白文爷这等武功高手的威胁,以现在萧寒和陆青两人的武功实力已经不怕金龙帮什么了。

    两个人所以也没有太多的戒备,边走在大街上边看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平时在铁剑门那里难得见到这般闹的街景,陆青怀中抱着闪电貂跟着萧寒,一边东看西望街道两旁摆着的货摊上各种东西,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挑挑那个,心甚是轻松喜悦,忽然她眼光一亮,开口说道:“寒哥,你看前面街道旁那家酒楼,不正是咱们以前初次相遇的地方吗?”

    萧寒听了,顺着她指的方向已经看到了,在前面宽大的街道旁边有一家三层楼高的酒楼,显得格外的引入注目,正是上次程然带着自己去过的那家名为“红乡居”的酒楼,这家酒楼外表装饰的富丽堂皇说不上,那也是精雕细琢,引人注目,在安城之中也算得上少数几个最大的酒楼了,门口处马车车辆排列,人来人往,进进出出,比上次来的时候还要闹。

    他不由微笑着说:“青妹,上回我记得还是在这里当初第一次遇见了你和你爷爷,那时候刚见面的时候你还对着我笑过,而且后来又出手救了我一次,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唉,要不是这家酒楼,咱们俩人说不定还不会遇到呢。”陆青高兴的说道:“寒哥,那这家酒楼就更显得不一般了,咱们两人现在说什么也要进去坐坐,呵呵,你说好不好?”

    萧寒见到她嫣然微笑的样子,脸上美之更浓,心中说不出的喜欢,边点点头说道:“那也好,正好走了一上午,现在肚子也饿了咱们就顺便进去吃点东西!”陆青听了他答应,高兴的一叫“好啊!”又恢复了青少女的活泼气息,当先抱着闪电貂和萧寒两人便一起走了进去。

    酒楼之中此时正是响午当头,人来人往,就连端着盘子来回送酒菜的小二都是跑上窜下,没有一刻停顿。

    两个人随便在酒楼偏僻处找了处没有人的地方坐了下来,陆青和萧寒面对而坐,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她高兴的笑着问道:“寒哥,我们吃点什么?”萧寒看了看周围坐满了客人,大吃海喝的场面,说道:“我仔细算过,掌门给咱们路上带的盘缠也不算很多,一路上应该节省点花,就随便叫些吃的就行。”

    陆青笑着点点头:“好!”转头叫道:“小二哥!”

    “来哩————两位,要点什么?咱们这里可有上好的酒菜,不敢说山猛海鲜,也是样样俱全,不怕您挑剔,就怕您不点,嘿嘿,我看这位姑娘和公子着打扮的这么显眼得体,长得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这次一定可得点上好的东西吃起来才上口,您二位看这上面的菜单,这些可都是我们酒楼的招牌菜!”

    萧寒这时伸过去看了一眼,对上面的菜价简单一浏览,便摇摇头说道:“这些太贵了,我们不要这些,麻烦小二哥你给我们就来两碗杂碎面,两碟清炒小菜和一壶清茶就行!”

    那小二对他们两人说了半天,就是想让他们多点一些自己手中拿给他们看的菜单上东西,现在一听萧寒只点这么些,不由先前看着两人这张活力的脸上变得沉闷了下来,只是白了他们一眼,嘴中低声嘟囔了两下,懒懒的说道:“两位且稍等!”走过去大声无力的叫了两声:“两碗杂碎面,两碟清炒小菜,一壶清茶!”

    陆青脸上轻轻的“扑哧”一笑:“寒哥,这个小二见咱们两人点的酒菜不合他心意,立刻就不愿意多搭理咱们了,倒是真会招揽生意!”

    萧寒听了也只是脸上微微的一笑,说道:“没什么,咱们只管点咱们的,咱们吃什么又不碍他们什么事。”

    这时,酒楼中一层的客人进来的更多了,客座更加变得爆满,萧寒和陆青将座位拉近靠在一起让开一些过路宽道,挨着窗户坐了下来,然后继续等着店小二的上菜。或许是酒楼今天的生意太好了,人越来越多,就连上面的两层都坐满了。小二只顾着招呼其他的贵客了,一时间倒把他们两人给忘在了这里。

    陆青见到许久还不上菜过来,眉头微微的一皱不满的说道:“怎么等了这么长时间还不上饭菜过来,真是岂有此理,还要我们等多久?”

    忽然这时,酒楼门口又走进来两位客人,其中一位着深灰色绸衫,碘着个大肚子,像是个富家人家模样,后领着一人走到酒楼中,小二一见到这人立即说道:“哎哟,这不是王掌柜吗?今天中午有客人要来这里坐坐啊,快请进,快请进!”

    那个王掌柜看了看里面已经坐满了的客人,摇了摇头说道:“进什么进,你们这里都没有什么地方了,要我们坐哪里?我看还是到另外一家酒楼里面去好了!”那小二连忙拉住这个王掌柜,笑着说道:“王掌柜,两位稍等呀,这里,这里还有一个空地方,两位坐这里!”说着,将他们两人正好引到了此时萧寒和陆青两人坐着的那个地方。

    小二嘿嘿的这时对萧寒两人一笑,说道:“两位,你们这里的地方稍给这两位让一下,现在酒楼里面人都坐满了,你们将就将就!”

    陆青因为先前一直在这里等这么久,早就心中有些微微的恼火了,这时又见到这个小二又要自己和萧寒将放在旁边座位上的东西拿起来给人让座,更是有些生气,不高兴的瞪了小二一眼,说道:“我们在这里等你们上菜这么长时间了,饭菜还没有上来!再说我们是先来到这里的,为什么要给别人让座?”说着,丝毫不理会小二,也没有拿起放在旁边的东西。

    小二见状,倒是一时没有办法了,立在那里看着她说道:“姑娘,你看这个···”

    陆青轻哼的一声,说道:“快点将我们的饭菜上来,我们早在这里等了那么长时间了,我们难道不是这里的客人吗,哪有你们这般怠慢顾客的?”

    小二挠了挠头,说道:“姑娘,对不起了,刚才实在是太忙一会儿忘了二位。待会马上就把你们的饭菜送上来,不过你们看,还是先给这两位客人让一下地方行不行?”

    “不行!你什么时候把我们的饭菜送上来了,我们才肯让座位,否则休想!”

    一时,见到陆青不肯让开地方,小二和王掌柜等人站在那里都有些不知所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得尴尬的很!

    萧寒在一旁,知道陆青心中生气这个小二适才怠慢了他们,一直没有及时送上饭菜来,当下也不愿多生小枝节,对她说道:“青妹算了,这个小二哥也是忙的不可开交一时忘了咱们,就别再难为他了,咱们就给他们让开座位吧。”陆青本来是不愿意轻易的给他们让开座位的,要有心难为一下这个小二,听了他的话这才轻哼的一声极不愿的让开了地方,伸手拿了自己装着弓箭的银匣和包裹,萧寒拿了自己的长剑,让开了旁边的两个座位。

    小二连忙对着萧寒一笑,嘿嘿的笑着说道:“多谢这位公子,王掌柜,你们二位请坐!”

    可是哪知道别说陆青不愿意,那位王掌柜也不愿意了,说道:“他们不愿意,老夫还不愿意呢,我有要事和这位朋友谈话,就这么两个座位坐在这里,连个挪子的地方都没有,我看咱们还是换个地方!”

    萧寒一听他的话倒是有些意外,心道:“刚刚我和青妹好心给你们让开了两个座位,你们倒却不愿意了,那就干脆算了,还给你们让什么?”“这个,王掌柜你看,我好不容易好说歹说给您二位腾开了两个座儿,您却又不愿意了,叫我怎么办?”小二有些为难的说道。

    那王掌柜这时看了看见到四周没有一个空位了,忽然脸上微微一笑,伸手从衣袖中拿出一锭小银子递到面前,对萧寒他们两人说道:“我看不如你们两位给我们让开这个地方,换个地方去吃,两位今天的饭钱,老夫我给你们包了,怎么样?”说话语气带着一种豪阔和硬朗,边是呵呵的一笑,像是料定对方两人会给他全部让开座位似的。

    这位王掌柜也算是这安城里十分有名的大士绅,手下经营不少店铺产业,生豪爽,向来出手大方,今他亲自为对方两人出资代付饭钱,料定这两人肯定会依照他的意思给他让开这里的座位,腾出空间来。

    哪知道,萧寒却坐在那里看见了脸上微微的露出一丝冷意,淡然的看着他说道:“这里本来就是我们先来到占的座位,我们好心为你们让开两个空位,你却要我们把地方全给你们让出来,换个地方吃饭,这里都是人坐的满满得,你叫我们去哪里换地方吃饭去?”

    “就是,有钱就了不起么,是欺负我们没有钱吗?”陆青柳眉一竖,心中更是生气,看着这个王掌柜轻视自己和萧寒的样子,这时忽然从自己头上轻轻的拔下了一个翠绿的细头钗放到桌子上,“这个翠钗是用纯金做的,小二,你看看能换多少钱,今天这个人吃的饭钱我全包了!”她右手指着王掌柜说道。

    小二和那个王掌柜等人一看,都是微微的一愣,没有料到她反过来要出钱包了王掌柜他们的饭钱,今天这是怎么了,斗富是么?小二心道。

    他们哪知道,陆青出于有武学背景大家,以前在家里面可是一向被家人宠着呵着,虽然自从和萧寒呆在一起以后过得都是常粗茶淡饭的平淡生活,不曾显示豪绰过,但是此刻她的心中怒气被这个王掌柜刚才说的话激起了,立即分毫不软的回应。那小二仔细看了看那个放在桌上的细长头钗,睁着大眼仔细瞧了一会儿,自言自语说道:“这个好像是十足真金的,我的妈,能换上百两银子也不止,这得能请多大一桌酒菜也用不完!”

    陆青坐在那里,脸上带着微微笑之意,看了看立在那里的王掌柜,“小二哥,今天这个王掌柜的饭钱我请了,你去拿着这个钗子换钱去吧。”

    萧寒见了在一旁心道:“青妹一时起,和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多纠缠了,用她的东西去换银子可是不合适。”正准备要阻止,这时那个王掌柜却向他们两人微微恭了一下子,看着两人的目光顿时变了,说道:“老朽刚才无意间语言冒犯得罪这两位公子和姑娘了,适才说的话收回去,我们也谁也不用请谁了,我们两人坐在这里就是。”

    陆青嫣然一笑,听了这话才收回了自己的钗子,又从上拿出了一块银子丢给了旁边的小二,说道:“小二哥,不用找了,快点给我们上来饭菜就是!”

    小二一把接过了银子,立即眉开眼笑,脸上又恢复了之前对待两人的青活力和灿烂笑容,连连说道:“好的,好的,两位稍等,我这就马上送上来!”接着又问了旁边王掌柜两人要点的酒菜,飞步疾奔的过去了。

    不一会儿,一声嘹亮清脆的喊叫声过来,带着微微的音乐优美腔调:“两碟精炒小菜,两碗杂碎面,一壶上好的本地茶来哩————!”接着,就放到了陆青和萧寒两人的面前,陆青见到这般顺利脸上高兴笑得美之极,萧寒却看了她一眼心道:“一锭银子就换了这两道菜和两碗面,太不划算了!青妹一时为了和刚才这个人斗气,不值得!”

    陆青却是脸上笑着,对他说道:“寒哥,这回咱们吃的饭可不受窝囊气了,呵呵!”萧寒摇了摇头,只是有些无可奈何的微微笑着,见到她这么高兴,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过了一会儿,小二给王掌柜两人的酒菜也端上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