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恩人 师父(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这只不过是一招而已,若是能够连续施展出这一招,或者各种武功招式联合起来施展出的效果威力呢,又该会是怎样的惊人!他心中惊奇的想道。.

    依照现在萧寒的内力修为也只能几乎用尽自己全部内力消耗,才能真正施展出这一招,而且只能施展出一次,不能够连续施展出来。虽然只是一招,但是其中包含了主动进攻,主动防御,被动进攻,被动防御,速度变化,攻击突破,闪躲规避和持续进攻等等许多要点,高深境界的武者可以在一瞬之间连续全部施展出来,无论是当做进攻还是防御都是在实战中无往不利的,只是由于施展时候速度太快,在外人眼中看起来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形动作变化而已。

    萧寒真正领悟学会了这一绝招,才体会到其中的奥义,问道:“前辈,这个绝招厉害的很,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那人缓缓说道:“没有名字,只是一个典型的武功招式,你能真正将这个掌握了,也足可以在现在阶段自保了。只不过不足的是,这个绝招对于你来说内力还是一次消耗太大,以你现在的实力顶多能够真正施展出一次就不错了,只有到了关键时刻才能用出来,平常的时候绝对不要轻易显露出来!”

    萧寒刚刚掌握了这招绝技,心中的兴奋兀自没有下去,高兴的说道:“晚辈知道,只是前辈你传授给我的这么厉害出色的武功,不起个名字总是感觉不好,不知该起个什么名字才最符合这种武功呢?”

    “寒哥,就叫做‘极速移形’吧,刚才我见到你运使出来这种武功,速度和形瞬间就变化快的不得了,叫这个名字正好合适!”柔悦耳的声音正是陆青的话声,她又抱着闪电貂跑了出来。

    原来陆青一直抱着闪电貂在屋里面好奇的瞧着萧寒学习武功,看到萧寒现在又学到了这么一种厉害的武功,心中高兴极了,忘了原先对那人的恐惧害怕,抱着闪电貂大声说道,一边从屋中出来。

    “‘极速移形’,嗯,青妹取的这个名字还不错,正好符合这个武功的特点!就叫这个名称吧。”萧寒心中想着,点了点头,陆青呵呵一笑,说道:“寒哥,现在你又学到了一门武功绝技,武功变得又厉害了,太好了!”

    萧寒嗯的一声点点头,看了看前方,这时走到了那人面前,正式向他跪倒一拜,大声说道:“前辈,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如今又亲自传授了我武功,那就是我的授业师父,请受弟子萧寒一拜,弟子心中感激不尽!”

    那人眼芒一闪,只是冷然说道:“这并不是真正传授你武功,我的武功你还掌握不了,你只要记住努力修炼掌握你体内的那颗元珠就行了,那才是最重要的。”

    萧寒点点头,但是心中已经不仅将这人当做自己最大的恩人,而且又将他当做了自己的授业恩师,虽然口头上仍然还是称呼其为前辈,但是心目中已经同自己的师父无异。

    他出寒微,在铁剑门之中这么多年,到现在却并没有一个真正的名义师父,正是此人的出现,不仅救了自己生命,而且还传授自己武功,在萧寒的心目中,这个人已经就是他此生最重要的恩人和师父,无人可比。

    “你要记住,永远不要忘记是谁给了你重生的机会,赋予了你现在所有的一切,只要你肯听从我的吩咐,以后你就可以从我这里得到你想拥有的所有一切。”

    那人凝目注视着他,语气到这里微微一停,接着又缓缓的道,“但是,若是你违背了我说的话,那么今天你得到的这所有一切都会失去,你明白了?”

    对于他的话,萧寒自然不敢丝毫违背,再次跪倒郑重向那人行礼,说道:“晚辈绝对不会违背前辈对我说过的话,无论何时都会听从前辈的吩咐,报答前辈对我的深重恩!”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

    那人听完眼中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最后说道:“现在你的实力还远远没有成长起来,如果等到你有一天能够在我面前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你上担负的使命是什么。”说到这里,他的眼眸中不由得闪现出一丝奇异的光彩,“到了那个时候,才是我们开始真正行动的时候,一定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萧寒不知自己所要担负的真正使命是什么,正好抬头注视过去,看到他正视向自己的那双眼睛之中,深藏着一丝微微闪动,同时露出微微期待神,虽然全部的气息深蕴在眼瞳最深处没有散发出一点,但是却带着一股深不可测的感觉。

    下一刻间,他的影已经隐没在夜色的漆黑之中,不带走一点声息,仿佛是凭空的消失离去一般。

    ————————————————

    萧寒和陆青两人看着前方的夜色黑暗之处,才发觉那个人早就消失在那里,两人过了好一会儿这才缓过神来。

    他目视着前方空旷的夜色远处,缓缓的道:“我一定会尽自己全力成就武功的,将来绝对不会叫前辈失望,报答你对我今天的深重恩!”回过头见到陆青和闪电貂都安然无恙才放下心来,陆青看了看他,眼睛微微闪烁着过了一会儿说道:“寒哥,那个前辈真的好厉害,一转眼间就走了!”

    萧寒立在那里点了一下头,似有所思,心中道:“这位前辈是我一生最大的恩人,也是我的授业恩师,他说以后还会有更重要的事要我帮助他去做,我自然会倾尽自己全力去听从他的一切安排,只可惜,我现在能力不够,后我一定会努力修炼武功,成就最优秀的年轻武者,为前辈效命办事,报答恩!”

    隐隐之中,这个最大的目标和使命感已经深藏埋入进他的内心中,将成为他后所有努力的最终方向。

    “寒哥,我怎么感觉那个前辈有点深不可测,他似乎对你还有什么想法,难道是因为看重你上的那颗元珠?”

    “青妹,别乱说!这个前辈救了我的命,又对我恩如此深重,当初若没有他,就没有我的现在!我就算奋尽全力一辈子也报答不了他对我的深厚恩,虽然刚才他想对你下杀手,只不过是不想秘密被你泄露出去和关心我罢了,你不要想得太多了!”萧寒语气坚决说道。

    陆青眼睛看到他神坚定的样子,也只得轻轻嗯的一声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柔声开口说道:“寒哥,我没有想那么多。你说的也是,而且你又为了我当着他的面发了毒誓,就算是为了你,我也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只是我觉得这位前辈的武功好奇怪,我的意思是说,他好像是因为你上有那颗元珠,才这么看重你的!”

    萧寒微微一笑说道:“那是自然,其实我上的这颗元珠当初就是源自这位前辈的手上,就算他想重新从我上收回去也没有什么,他对我恩这么深,没有其他的原因是不会对我有坏意的。我受他的恩这么重,将来一定也会回报他的!”

    陆青此刻看到萧寒这样一番坦然自若的神,心想:“寒哥深重义,那位前辈对他恩这么深,他自然不会有任何怀疑的。只是我总感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算了!寒哥都不怀疑,我还怀疑什么!不管怎样,只要能后一直跟在寒哥边,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算什么!”

    这时,她又问道:“寒哥,那这个人怎么办?”“谁?”萧寒一看,见到原来正是还爬在一边地面上此时不知死活的铁剑门程然,陆青恨这个人刚才放出来迷香毒害他们两人,说道:“我叫闪电貂咬他一口,然后放他到河水里面任他自生自灭去吧。”

    萧寒看着,脸上有些犹豫的神色,陆青知道他心下还是不忍看见同门这般下场,这个人他虽然讨厌,但是对他来说毕竟是铁剑门一支同门,但是留下来必定还有祸患,于是说道:“寒哥,就是因为这个人图谋你的《铁剑诀》,所以才致使你的大师兄最后死在你面前,这人是罪魁祸首,留下他的命对得起你大师兄么?”

    听陆青这么一说,萧寒眼中一动,点了点头说道:“不过这人毕竟是我的同门,念在都是铁剑门同门一场,就扔他到河水里自生自灭吧。”还是最后没有答应陆青让闪电貂咬他一口。

    陆青见到萧寒执意如此,于是也只好和萧寒两人将程然的体直接扔到河水中。

    程然的体顺着湍急的河流远远去了,一会儿就消失在夜色远处,生死不知。

    萧寒立在河水边望着远处,又想起自己的大师兄,心中缓缓的说道:“大师兄,此人是害得你最后失去命的罪魁祸首,现在我虽然没有直接要他的命,但是让他自生自灭也算是为你报了仇,你可以安心的离去了!我也记着你当初对我所说过的话,后一定会努力不会叫你失望的!”

    经过一夜间的争斗经历,现在两人也都有些疲惫了,稍稍休息过了一夜。

    第二天,光刚刚升到头上,两名铁剑门内门弟子就来到这里,其中一名将一封书信交到萧寒的手上,对他说道:“这是掌门的亲笔书信,说是推荐你前往衡山派的信函,要你交到衡山派自会有人接待,还说要你路上一路保重!”说完,又拿出了一个小包袱交到他的手上,说:“这里面装着一些细银盘缠,掌门说留给你在路上当路程盘缠用!”

    萧寒立在那里,将两样东西接过了,看着自己手中一封端端正正的亲笔书信,一包轻轻的装着细银的包裹,虽然不重,但是在他的手中却是感觉沉甸甸的。

    他看了看这两样东西,对着这两名内门弟子行了一礼说道:“请两位师兄告知掌门,弟子萧寒这就对掌门告别了,并且请转告掌门说,弟子定当记得他曾经对弟子的嘱咐!”

    那两名铁剑门内门弟子听了点点头,说道:“放心吧,师弟,我们一定会转告给掌门的。”其中一名又说道:“掌门还让我们转告对你说,你后到了衡山派,一定要好好发扬我们铁剑门的武功!”

    另一名内门弟子呵呵笑着说:“萧寒师弟,听说衡山派武功在咱们中南武林位居第一位!有多少人向往着想去那里拜师学艺,功成名就!咱们门派中能进去到衡山派的弟子那可是从来没有,你现在能得到掌门的亲自推荐进去衡山派,到了那里可要好好的为咱们铁剑门扬威一下声势才行啊,叫整个中南武林都知道知道咱们铁剑门的名声!”

    萧寒听了他们的话,说道:“两位师兄,请你们对掌门说请他放心,弟子走到哪里,都始终记得自己是出于铁剑门的人,无论是到了外面哪里,都绝对不会坠了铁剑门的名声!”

    那两名内门师兄都点点头,此时看着他的目光中既带着十分羡慕又十分向往的神,要知道,衡山派位居于天下武林门派二级门派行列,并且始终在中南武林地域中位居于首位,绝对不是其他的哪个门派所能相提并论的。

    若是能进入衡山派之中,以后学习武功得到大成,他未必不能像铁剑门主一样出来到江湖武林之中独自一人开派立宗,建功立业!那对于一名真正的学武者来说,可是多么光辉荣耀的事

    这两名内门师兄论年龄也要比萧寒现在大个四五岁,都已是二十多岁的年纪,现在看到萧寒如此年纪轻轻,不仅得到了掌门亲传的《铁剑诀》而且还被亲自推荐前往衡山派之中,心中的羡慕和向往那是不能用言语来表达的。

    等那两名内门师兄走了之后,陆青看到萧寒捧着那封书信还有细银包裹,眼睛望着外面出神,高兴的说道:“寒哥,掌门可对你真好,不仅亲自推荐你上衡山派,而且还给你准备好了上路用的盘缠,想得真是周到!”

    萧寒看着门外,缓缓的说道:“我从小就带着妹妹生活在这里,孤二人无依无靠,只以为老天对我不公,原来还会有如此多的人关心在意我,我后若能成就武功以后,不能为他人尽我自己的一份微薄力量,实在是愧对今所有对我关心帮助的人!将来也要成为相助其他人的学武之人。”

    陆青在一旁听了,眉开眼笑,这时心中说道:“寒哥现在好帅!以后不管寒哥走到哪里,我都会一直跟着他,这一生就最快乐了!”

    当下,两个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中本来就没有多少东西,萧寒和陆青两人各自一个行装包裹,随只带着一柄长剑、一个弓箭银匣以及一只闪电貂,轻装上阵,准备就要踏上走到外面江湖世界的征程,离开这里。

    萧寒一素装蓝衣,一手握着长剑右肩背着包裹,这时不由立在小木屋的门外,看着依旧静静矗立不动的木屋,周围树上飘落下来的片片花絮,还有放在门口边那熟悉的曾经熬药用过的小火炉和小药锅映入眼幕,是那样的熟悉。不远处的小河湍湍激流声音还是那样清晰的响动着,每一个事物在他的眼中都是那样的熟悉和安静。

    远处隔着河岸一阵悠然的牧童清越竹笛声响起,回首在这里生活过往的十多年幕幕经历,听着那清越悠扬的笛音,时高时低,却又断而不绝,不由心中一阵感触。

    他回过头来对陆青说道:“青妹,咱们走吧!”陆青点点头,两个人便在轻风花絮之下踏着地面小草和落花,影渐渐的远去。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