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赐剑(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寂静沉寂的空旷大之中,无数细小的光点漂浮沉在空气之中,如同在黑色的夜幕之中无数闪烁不定的宇宙星辰似的,将整个空间渲染出一股幽然广漠的气息。.

    四处都是漆黑,朦朦胧胧,看不见边际,只有那若隐若现的大巨柱一直支撑着大顶部绵延向远方。四个巨大神奇的图腾雕像静静的矗立在大的东南西北四个正中方向,成四角对持姿态,蕴含着些许神秘莫名的感觉,又带着一些沧桑恒古之感。

    在大正北方的巨大北方玄武之象雕像面前,上面巨大的玄龟和天蛇交互缠绕在一起,彼此分离,却又没有完全分开,带着一种若即若离的姿态。玄龟雕像前后足有数十米长,四肢趴在下面正昂着头目视向上方,在玄龟之上盘绕着玄龟体的是一条同样巨大粗长的蛇类的动物,就是天蛇,昂首吐信,盘绕起的上头部微微向下,正对视着斜下方的玄龟双眼,两个奇异的动物虽然只是固定雕像,但是却栩栩如生,似乎真正的活物一般,互相交缠在一起,看上去既有些互相敌视相抗的姿态,又同时带着一些互相亲近融合的神态,给人一种莫名玄妙的感觉。

    巨大青铜雕像下是一个复制的图像平台,上面带着一些奇异复杂的纹路和图案,就是当初曾经元珠所呆和萧寒伸手去抚摸雕像的地方。

    玄龟的沉稳和厚重,天蛇的诡秘和飘逸,统统在这个古代四象之一的玄武图腾之中展露表现的无疑,此时也尽收在一个人的眼中。

    “历史上,果真有像现在面前这个雕像中这样奇异神秘的动物存在吗···”那双在黑暗之中闪闪发亮的眼眸,此刻正目不转睛注视着前方矗立的那座巨大奇异的雕像,心中暗暗的自言自语道。

    一个人呆在这座玄武之象图腾雕像前仔细的注视观察着,一黑色的衣袍,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出什么,只有那双眼睛凝聚着光芒正自闪烁不定的瞧着面前的东西,眼中的沉深邃之意被微微的惊奇和感慨所代替。

    他后整个大空间的光点四处飘,在漆黑静寂的环境中浮浮沉沉,许多光点自由的凝聚起来飘浮落在他的上,在他的背后和双肩处汇成一道奇异的光芒,显得甚是独特,那人却是浑然不觉,双眼只是一直注视着面前的东西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他形一动站了起来,眼睛依旧视向面前的玄龟和天蛇雕像,缓缓开口说道:“也许这些都只是远古传说而已,未必会真的在世上存在这些奇异的东西,不过,这座雕像上面的动物图像倒是似乎象征了以前失传的某些高深武学的精奥,其中深奥隐藏的很深,可惜只靠这些雕像死物实在难以再看出什么!”

    “能够创建出高深的武功不难,难的是将这些武功完整的遗留传到后世,从古至今,有多少绝顶的武功和武者诞生,但是他们所能流传下来的东西能够传到现在的又有几个,最后不过也像这座遗留在荒莽地方不被人所知的遗迹一样,也许更多的人就连今天所留下的遗迹恐怕也找不到了!”

    “看来,谁也敌不过时间流逝的力量,江山代代人才出,各领风数百年,嘿嘿,倒是说得不错!”

    这时,他手中拿出了一部典籍,封皮上写着正是“葵花宝典”四个字。

    这部宝典就是《葵花宝典》秘籍的下部,可是令这个夺到这部宝典的人现在有些大失所望,原本他花费精力密谋得到这下部宝典,以为上面记载的武功必定会比自己所练过的上部宝典更加精深厉害,可是,这部宝典上大部分篇章记述的却是许多关于以前中土的武学发展历史和详细变更,以及宝典本武功渊源和来历,真正关于武功的记述却很少,远远不及上部宝典。

    这本书籍倘若当做中国武学历史发展教科书倒是很合适不过,可惜他根本对这些现在不怎么感兴趣,只想从宝典中得到更加对自己有益和高深的武学记载内容,于是顺着书中所提到的某个同宝典武功相关的神秘地点一直最终成功的找到了这里,可是仍然令他有些失望的还是,这个不知道已经被遗弃了多少年的古迹之中除了他现在看到的东西,再没有其他有用的东西。

    宝典之中唯一对他最有用,或者说最令他感兴趣的有两个东西,一个是以前武学精华遗留,但是颇为深奥又有些残缺不全,不是他一时半刻就能了解和掌握的。

    另外一个就是里面记载了关于如何启发和掌控元珠的方法,他就是根据上面记载的方法成功启动了那颗神秘元珠,但是没有料到元珠其中蕴含的力量如此深厚,竟然令他一时都掌控不好摆脱了他的掌握,如今落在萧寒的上。

    据书中记述,这座大名叫四象大,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这位居于大四方的奇异雕像,其实这四个巨大青铜古代雕像象征的就是中国古代四象奥义,四象之中的四个图腾当初各自代表了一系武学的发展变化,曾经繁盛之极!到了如今,流传到他手中的只有这个关于北方玄武之象所代表的武学其中一部分。

    那颗元珠也是同样起源于北方玄武之象一系的武学中,和《葵花宝典》的武功出自同源,同样十分精奥,宝典上详细的记述了关于元珠的内容,所以,尽管现在那颗元珠在萧寒的体内,并且已经和萧寒的体融合为一,但是这个世上却只有他心中才深知这颗元珠的精奥和底细。

    有了这两大收获,就算在这座废弃数百年的古迹中再得不到其他更有价值的东西,只凭借这两个,对他也绝对是最大的收获,丝毫不亚于当初得到《葵花宝典》上部记载的武功。

    而且,这下部宝典虽然具体武功记载的内容比较少,大部分是概述古代一些历史时期的武学发展演变,但是相关的一些内容都是直接同当初武学紧密相关的珍贵遗留,可以说是当世之中其他绝顶武功秘籍之中也很难出现的东西,虽然内容有限甚至有些残缺不全,可是对于他这种武功程度的人来说,意义更远超过一般的武功记载。

    看到这些零零散散的记述内容,就算一般的学武人亲眼看到也根本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对于他来说,似乎是又一重武功境界的境界限制突然在面前打开了一个缺口,可以窥探里面的景象,非比寻常!

    “这下部宝典记载的内容更加零散,缺损不全,但是相比起上部宝典内容更加精深,看来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明白了解的,我以后慢慢领悟也不迟。”他看着面前的那栩栩如生的玄武之象图腾雕像,忽然感觉到当初其所代表和展现的武学境界实在浩瀚精深。

    “那颗元珠,象征的就是其中的玄龟,相比较天蛇更加的浑厚和沉稳,玄龟和天蛇,同样出自一系武学所代表的这两种武功,现在到底哪个更胜一筹呢?”

    注视向雕像的眼芒变化不定,目光忽然微微的一吐,底下沉深邃之意升起,缓缓的道:“如果当世还能有一个真正掌握这种武功的人物存在的话,和我现在比较一下高低倒是很期盼的事,可惜的是,根本没有这个人。”

    他的眼睛不由得,这时视向了当初萧寒在这里所呆的那个地方。

    ·······························

    萧寒走到妹妹曾经睡过的边,注目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不远处河流湍湍急流的声音构成一首优美动听的旋律,这时,后忽然一个轻柔的声音叫道:“寒哥!”他听了心中立刻一动,那声音是那么的熟悉,立刻转过头看去。

    只见屋门口正俏生生的站着一个少女的影,一淡青色衣装,头发盘起带着月亮头饰,美丽的脸上带着一股欣喜和柔的神,不是陆青是谁。

    “青妹!”萧寒心中大喜,陆青已经又高兴的大叫了一声:“寒哥!”欣喜的差点流出眼泪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萧寒一把抱住了她,心中一阵说不出的喜悦,夕阳优美的光线照之下,两人的影相拥抱在小屋之中,流露出一股说不出的温馨喜悦之

    “寒哥,真的是你,真好,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萧寒此刻乍一下见到了陆青心中自然也是说不出的喜悦,紧紧的双臂抱着她说道:“青妹,为什么你还会在这里?小雨呢?她怎么样了?”

    陆青听了抬起头来看向他,眼中还带着泪水,染着黄昏的颜色说道:“我不知道,我没有找到小雨,自从那天和你失散之后,我就没有离开这里一直在等你,我知道你只要还活着就一定会回来这里的,所以我一直在等你!”

    萧寒没有想到陆青会独自一人在这里等待自己这么久,只为了等待到自己回来,看着她心中再也无法压住内心的感动,双臂又紧紧的抱着她笑着说道:“我心里还牵记着你和小雨,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回来这里找你们!青妹,这些子,苦了你了!”

    陆青欣然的脸上喜悦一笑,高兴的说:“寒哥,只要能等到你回来,就是再在这里多呆上一年,我也会一直等下去!”

    萧寒见到她说得真切,心中更是有着说不出的感动,抱着她微笑着说道:“青妹,现在我有了实力,不会再叫别人再伤害到你和小雨,以后也是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