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夜山血战(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旁边围着的周二爷见了大声叫道:“给我抓住他们,一个也不能跑了!”众人刚追上几步,迎面就见到一道金黄色的影闪电般袭击而至,正是闪电貂在一旁护卫陆青两人,几个来回大声惨叫中,又有不少的金龙帮人众被攻击倒下。.

    周二爷甩出自己手中的长枪,一招**枪法招式施展出,长枪夹着劲风攻击向空中的闪电貂影,闪电貂聪明之极,不和他的枪法正面相抗,闪闪一避之下已经快捷无伦的窜到了他的右臂下,周二爷知道闪电貂剧毒的厉害心中大惊,立即回用长枪护住自己的全守得水泄不通,才算躲过这一次,可是闪电貂的速度实在太快,几个回合周二爷一个不防备已经上中了闪电貂的电击一咬,全一股剧痛麻痒传来,大惊失色立即向后退出数十步。

    想不到一只闪电貂几个回合下居然击败了一名半步先天层次的武功高手,众人谁都料想不到,也正因为闪电貂灵十足,感觉到了自己主人此刻危险的处境所以才不管一切全力攻击向对手,竟然连周二爷在全力抵挡防护下还是中了它的袭击,周二爷中了闪电貂一击再也不敢追击连忙稳下形竭尽全力抵挡剧毒。

    陆青带着萧雨向前疾奔,萧雨背在她的后,陆青此时虽然背着萧雨的体,可是双脚点起一连串的变化,不知施展出什么步法,行动速度十分快捷已经奔出了数十米远。突然就在这时,半空中一个黑色的瘦长影落下来带着桀桀的尖笑声已经一招落到陆青的上。

    此人正是魔教双使中的夺魄使,一手持着自己的狼牙哭丧棒,一手已经击中了陆青和萧雨,速度快的异常!他们要的就是得到宗主大人所要的玄铁令,如何肯放过萧寒他们任何一人?只听得接连两声柔清脆的叫声,陆青形一个失衡摔倒在一旁,她后的萧雨更是直接被一掌击中后心,“啊”的一惨叫声中口中喷出了一股鲜血!

    萧寒猛地听到陆青和自己妹妹萧雨受伤发出的声音,立刻一回过头正好见到萧雨正从陆青的上摔出去,闭着眼睛嘴中不自的喷出红色的鲜血,顿时脸上大惊失色,双目不由得一怔撕裂着嗓音大声喊道:“小雨——”

    闪电貂见到主人受袭立刻飞速赶来护救,但是夺魄使的法速度实在太过突然迅速,竟然连闪电貂也来不及赶上来救援陆青和萧雨两个人,陆青靠着自己的形步法闪避开只是肩上受了轻伤。萧雨却是不能随意行动被夺魄使的一招结结实实的击中,她如何能抵挡得住,顿时大声惨叫一下嘴中的血线像不断的流水一般狂吐了出来,闭着眼睛体顺着对手的掌势力道直接摔落下山坡,消失在夜色的山坡之下!

    陆青嘴角也流出一道淡然的血迹,用手扶住了自己的肩头,顾不上那么多连忙追向萧雨摔落下去的山坡去看,但是夜色深沉,林木茂密,哪里还能找得到萧雨的体!这一刻闪电貂影急速的一闪,已经轻轻的落在了她的上,也低着头看着萧雨适才摔落下去的山崖。陆青大声叫道:“小雨妹妹!”夜色中一点回应也没有。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面前此时风声一动,又一道白色的影落到她的面前,其中一只手拿着一个招魂幡,正是双使中的另一人招魂使,桀桀的一声怪笑道:“嘎嘎,小丫头你现在也跑不了拉,玄铁令在你的上还是那个小子的上,快点交出来!”

    这时候后面的刚才先出手袭击的夺魄使也带着哭丧棒落了下来,立在那里,陆青眼疾手快,立即形一动连着急跃出数步,法轻灵迅捷之极竟然脱离了他们两个人的包围中,双使不都是微微的一怔,招魂使尖声笑道:“看不出来,这个小丫头的武功还有点特别,有点意思!”说着“呼”的一声已经急速追向陆青落脚的地方,陆青带着闪电貂连续施展出自己的武功法,闪避灵动,她的这法武功叫做“灵蛇九变”轻灵敏捷无比,尤其擅长于闪躲转动,最高境界可以一招之间,九步同出,一气呵成,迅捷灵动无比,可攻可守!可惜现在陆青的功力还远没有达到那种武功境界。

    此刻那边的萧寒兀自全力抵挡着白文爷进攻过来的刀招猛攻,刀锋卷着凌厉的劲风已经割断了萧寒的右臂衣衫,鲜血顺着空气飞溅,白文爷的“天罡三十六刀式”习练有数十年的时间,一刀法施出的强横霸道无比,萧寒眼见到自己的妹妹萧雨重伤被击飞到山坡下摔落下去生死不知,他的心中早已变得激动无比,先前冷静凝神对敌的心态再也不能守住,面对白文爷这种先天高手施展出的刀锋进攻,他的手中长剑和上衣衫和肌全在白文爷的金背大刀之下绞出一片飞溅,惨败后退!

    手中的长剑和上的外表皮早就变得斑斑痕迹,白文爷眼中冷光忽然一寒,金背大刀横斩直下“光”的一声,他手中长剑断成数截,再也承受不住对方强大力量的冲击“哇”的一声,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接连退出了十多步。

    白文爷见到他还兀自立在那里,冷然的说道:“在我的刀下十招之内,坚持着还没有倒下,你倒是有点实力!”

    此刻,陆青凭借着自己武功施展出的“灵蛇九变”法,堪堪闪躲过魔教勾魂夺魄双使的追击,但是眼见也已经左支右拙越来越抵挡不住了。眼下他们两人在这些真正高手的围攻之下,根本没有一点获胜逃生的希望!

    忽然,萧寒忍着心头激不休的气血和剧痛大声叫道:“你们要的玄铁令就在我上,想要就过来,否则我一把丢到山下你们谁也休想得到!”说完转疾奔,后面的白文爷和勾魂夺魄双使一听,立即形一动急速紧紧追向他。萧寒一变疾奔一边心想:“此时只有拖延这几个人越久,才能让青妹或许有一线逃命的生机,与其我们都死在这里不如给青妹创造逃生的机会!”

    经过先前和白文爷的一番激斗,此刻他体内的元珠力量又开始毫无忌惮的肆意起来,只感到心头口剧痛无比,全的气血激不休,一股股波动扩展出的力量波动明显的越来越厉害似乎要再次冲破自己的体限制,加上他现在全都是被白文爷的天罡刀法割出的血迹伤痕,似乎体内的剧痛和激早已超过了外伤带来的疼痛,就连外伤都变得感觉麻木了。

    “寒哥!”陆青的叫声从后边传来,紧接着离自己更近的是带着杀气的三道劲风影,距离自己飞速的接近,无形中那三道影所带的杀气已经团团的上下左右笼罩住了自己。那两道黑白影飘忽之间已经超越到了自己的前面,后一股带着强横劲风的刀气直接袭击过来,“扑哧”的一声,他的后背已经被从后攻击而来的刀风结结实实的击中,萧寒低哼的一声,背后鲜血又是飞溅正是白文爷又一招重创了他。

    陆青在后面并没有走,听到夜色之中萧寒发出的那声沉闷的低哼在她的耳中是那样的清晰心动,又大叫一声:“寒哥!”反而拔起脚步带着闪电貂急忙向前紧追而去。

    白文爷势要将萧寒毙命在自己刀下,见到萧寒又中了一记重创,形一个踉跄翻滚着直接向一旁的山坡下急速而坠下去,一旁的勾魂夺魄双使心知玄铁令还在他上,一声呼啸,黑白两色影从空中急速的抓向他的体,后面的白文爷也手持金背大刀紧跟着而下去。

    数道影竟然如同直接坠下山一般的速度急速而下,萧寒上所带的玄铁令无伦是对于魔教南宗双使还是金龙帮之主白文爷,都是事关太重要了,任谁也不敢有丝毫疏忽,他们谁也不敢掉以轻心一点,一路紧紧随着受到重伤率先急速滚落山下的萧寒。

    萧寒顺着崎岖不平的山道和中间的林木不知道滚落下去了多远,最后体撞击到一颗大树上又是重重的呕出了一口血,顺着掉落在一片稍微地形平坦的地方,紧接着听到旁的不远处就是一个沉稳的脚步落脚之声,原来正是白文爷手持着金背大刀紧随着自己而至。由于夜色下山道地形和茂密林木的阻碍,首先紧跟着萧寒追到这里的就是白文爷。

    此时,他不仅深受重伤,就连平时一直在体内死虐的气血也以从来没有过的程度剧烈的激起来,似乎立刻就要从他的躯限制包容的范围冲出爆发出来,就连平时能够赋予他的自动愈合伤势的能力也没有了,反而带来的是一种难以说出的体内每一处膨胀到极致的剧痛感觉。

    此时白文爷要至于他死地,再夺回魔教的玄铁令,别说他现在连想动弹一下的能力都没有了,就算他在平时最完好无损的状态下也休想这次能活命。

    白文爷手持着金背大刀走到了他的前,却无形中感觉到一股剧烈无比的力量波动从萧寒的上一圈圈的不断散播漾开来,这股内力和气息竟然强烈的连他也感到无法形容,心中微微有些吃惊,缓步走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眼神带着一股霸道傲然和轻蔑之意,右手的金背大刀这时候缓缓的举起来,看着萧寒说道:“在我白文爷的手下你以为能跑得了吗?就算你再依仗铁剑门传你的武功,和我金龙帮作对的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路一条!今我不仅要拿到你上的那块玄铁令,而且还要将你们铁剑门满门一股气全部消灭,一个不留!”

    眼看着面前白文爷手中的大刀闪着一丝金色寒光直斩下来,萧寒没有一丝闪躲的能力,心中一阵释然反而心想:“不知道小雨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还能活下来吗?”

    刀锋闪着的无声金色寒光落到萧寒前不足一米处悄然的停顿下来,就在这时,白文爷还依旧立在面前注视着自己,先前的脸上神没有变化一点,不知道为何会突然停下手饶他命,接着便是一声沉闷声响伴着他的体摔落倒在地上,不知道突然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此刻周围没有一人,他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先前立马就要斩落下来大刀取他命的白文爷会无声的倒了下去。就在此时,夜色的光亮下,一个人的影已经显现在了他的眼前,正站立在先前白文爷所立之处,看不清他的模样和着,只是那一双眼睛正注视着自己。

    萧寒猛然的一惊,没有料到在这种绝境下还会有人突然出手救了自己,不躺在那里仰起脸仔细看向对方。只感觉到那人向自己的目光显得十分平淡,那一双眼睛目光竟然似乎穿透过自己全每一处,将自己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夜色寒光之下,山中一片寂静沉浮。此刻站立在萧寒面前的确是一个真实的影,那双投向自己的目光和普通人一般无二,但是萧寒却感觉到这个人的目光将自己全上下看得通透彻底,如同没有一点遮拦,渐渐生出一阵诡秘的气氛。但是,的的确确是这个人救了自己一命!

    萧寒此时再也压抑不住体内膨胀至全每一处到极点的气血翻涌,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翻涌着出来,哪怕是体的最微小的经脉之处都充斥着膨胀到极点的力量激!这种痛苦要超过所有的剧痛感觉,再加上适才又重伤在白文爷的刀下,此时他再没有一点可以压抑住体内况的力量,一阵昏眩直袭向头脑,在双眼迷乱漆黑之前,唯一看到的就是那个人一只手伸向这里来。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