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武师层次武者(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萧寒只觉得自己口猛然一阵猛的气血翻涌,险些一股血逆流奔到口腔,强压住这口血,脚步连连向后退出了十多步,兀自觉得口中掌的地方说不出的难受!

    那刘三爷却体砰地一声摔倒在草地上,捂着受创的伤处,鲜血终究流出染上了草地。.他绝对刚才没有料到萧寒刚刚会变招的那么快,一下就用长剑重创了自己,反败为胜!

    他没有想到自己稍微轻视萧寒的下场会现在变得这么惨,甚至还有些不敢相信!毕竟他是赫赫有名的金龙帮第三把手,武功稳居大武师层次水平比起萧寒高出甚多,但是保护萧寒体的那股奇异的力量加上萧寒抓住时机的果断狠辣的出招,硬是叫他这个人物死在一名普通的铁剑门内门弟子手下。

    此时,刘三爷捂着伤口,不能再从地面上站起来,他趴在那里眼睛直直的顶视着不远处的萧寒,用手指着他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你这小子,你···今天这件事,我们金龙帮不会放过你的,你竟然敢杀我,你···就等着白文爷带着金龙帮大队人马过来将你碎尸万段吧!”眼中一股怨毒的神色。

    萧寒呆在那里,口处还觉得十分难受,缓了几口气终于将先前口的气血翻涌压了下去,一咬牙又拿起手中的长剑,缓缓的走到刘三爷倒在那里的地方,听到刚才刘三爷说的话,他才知道这人的真正份,原来竟然是金龙帮的人!

    金龙帮他或许不算多熟悉,但是白文爷的名声在这一带威名赫赫,黑白两道不敢相抗,安城之中名副其实的一方枭雄,这一带的人何人不知晓!不由心中一动,心想自己如何没来由的惹上了这个人物和这么大的势力!

    但是,这如何能够怪自己,自己和他素不相识,只是为了自保。今天在这里如果不是自己现在重创了这个人,那死在这里的定然就是自己了,他立在那里,眼睛注视着这个先前一心想要夺走自己生命和剑诀的人,现在被自己自卫反击击败,竟然如此怨毒还要口口声声的说叫其他的人过来将自己碎尸万段,似乎刚才不是他要谋害自己,而是自己要谋害他!

    萧寒心中一股说不出的气愤,一股不平之气勃然由心中发出,这时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刘三爷,说道:“我本来与你素不相识,是你今天要来伤害我命,夺走我的剑诀。我不过是为了正当自保才伤了你,可你却反而颠倒黑白,像你们金龙帮这样的人,这些年危害一方不知道害过多少人,却反而这般理直气壮嚣张跋扈。就算你们白文爷亲自过来又怎样,虽然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铁剑门弟子,但是也绝对不会怕你们这些恶人。只要我活着,总有一天会消灭你们这个金龙帮!为民除害!”

    刘三爷见到他手持着长剑立在那里,竟然是丝毫不惧怕金龙帮的威势,不微微的一愣,却见到他已经缓缓的挥出了手中拿着的长剑,临死之际不脸上露出一丝胆惧。

    萧寒脸上的目光闪出一丝冷然,长剑下去,一剑直接了结了刘三爷的命。这个也曾经横行一方,独霸安城多年的江湖武林人物最后丧命在了萧寒的手上。

    “白文爷?据说,只有他在这一带能同我们铁剑门主相提并论的武林人物,真正的先天境界高手,独霸安城许多年的金龙帮主,不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想到这里,心中又一动“先前这个人说他是为了替本门的程堂主来夺剑诀的,难道程堂主也心中早就窥视了这本《铁剑诀》不成?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这个金龙帮人过来替他夺剑诀,难道是程堂主已经同金龙帮暗中勾结到了一起?”

    萧寒刚才也受了那刘三爷的一掌重击,只觉得口难受,不敢再耽搁过多,将那人的尸体弄到了远处草丛中掩藏起来,忽然手一动,发现从那人的上掉出一个蓝色小瓶,这个小瓶封口紧紧地密闭着,却是微微的透出一丝淡淡的香气,他不知到底是什么东西,便随手放在自己上,然后离开了这里。

    萧寒回到了家中,适才他受了那刘三爷最后重击的一掌,那一掌的力道相当强,以他丝毫没有的内力基础,只能凭着自己的体肌抵挡住,这一掌如同一柄力量巨大的棒槌一般重重的一下轰击在他的心口正中,所幸没有喷出鲜血,可是自从先前口受了那一击,现在只觉得口中掌处不住的气血上下翻腾,犹如一次次的铁锤不断的砸在心脏上,说不出的难受。

    萧雨看到哥哥今天回来以后的脸色有些不对,关心的问道:“哥,你怎么了,你的脸色不太好!”萧寒不敢将事告诉妹妹,怕她担心自己,只是说了一声没有事,就躺在自己的上,努力的平复着口的气血翻滚,过了好长时间才觉得渐渐的难受少了一些。

    此时,窗外已经一片暮暮的色透进来,原来这一躺下去就到了天快黑了。

    他不知道自己躺了多长时间,心想,今天还没有给小雨熬药,于是体一动挣扎着想起来,可是口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不知道那一掌究竟是如何打到自己的口处,现在居然有这么的剧痛和难受!

    他一直躺在这里一声不响的忍了这么久,只觉得全一阵微微的湿淋,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慢慢的流了下来,整个人就好像是刚刚大病一场似的虚弱不堪,可就是如此,现在的口正中的位置那种剧烈的疼痛感觉并没有多少真正的减弱,感到有一个如同烈火炙般的东西在心口处焚焚的燃烧着,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力量要顺着自己的全**道和毛孔处爆发宣泄出来一般!

    这种难受和剧痛简直比什么都要难以忍耐,萧寒的手暗暗地已经紧紧地攥住了头的枕头,用力的将枕头的花絮撕出一条条,他现在感到自己受了那个刘三爷正中口的一掌后的感觉实在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就算让他当时立刻一掌死在那刘三爷的手下,也不想现在承受这一掌带来的痛苦!

    他却不知道,那颗奇异的元珠已经不知如何到了他的体内,先前正是元珠的发出的力量不自觉中在他和金龙帮刘三爷的激斗中保护了他,但是后来却被刘三爷最后一掌全力击打在他口正中元珠所在的地方,有元珠的保护倒伤不了萧寒什么,但是他体内的那颗本来就不很稳定的元珠受到正面猛烈的一击作用后立刻变得激不休,施放出的力量在萧寒体内肆意震动,这才引发得他如此难受!

    萧雨在一旁一直仔细的观看着躺在上的萧寒一举一动,见到哥哥躺在上的体不断在微微的抽搐和颤抖着,心中一阵担忧!一直到落西头,发现哥哥还是那样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似乎对什么都不理会。她现在哪里知道,萧寒此时的全难受已经完全夺去他的全部知觉,早已经理会不到周围发生的一切了!

    萧雨最后实在忍不住,便轻轻的移动着自己的体动了起来。

    萧寒正躺在那里体一阵阵的微微颤抖,快要有些神志模糊,忽然这时只觉得一只微微冰凉的小手贴在他的额头上,正是妹妹萧雨的右手。

    “呀!好烫!哥,你怎么了?你发这么高的烧?”

    萧寒没有料到妹妹竟然会起来到了自己的边,忍着剧痛,轻轻的说了一声:“没事,不要紧,小雨,你过去那里吧,我自己休息一会儿就行了!”说完,全竟然又是一阵微微的抽搐,萧雨见到他现在全出尽了汗水,湿透了衣服,整个人如同刚刚从水中捞出来一样,他的额头滚烫发,可是子却是忽冷忽,不知道他究竟是得了什么病,哪里不舒服。

    萧雨没有说话,扶着一个东西又艰难的缓缓的走到门口处放着的小火炉,坐下来拿出一个小锅放进去一些东西,慢慢的熬了一会儿,然后又一手端着碗一手扶着东西,最后缓缓的走到他的边。

    “哥,我给你熬了一些柑橘花茶水,你喝点或许会好一点。”

    萧寒迷迷糊糊中只是微微应了一声,然后觉得一只手扶起自己的头,接着一个小碗就凑到自己的嘴边,一股带着淡淡甜味的甘香液流缓缓的灌到自己的嘴中,然后轻轻的流入进自己的体内,上感觉稍稍的好了一些,知道妹妹一直守在自己的边,也不知过了多久,体内的难受才渐渐的平复了下去,好了一些。最后便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天一明,窗外的温暖阳光透过木窗照在脸上,萧寒才缓缓的睁开眼来,只觉得全一阵酸软无力,几乎连手都无力抬起来,昨天在体内肆意的元珠力量终于变得稍微安稳一些。只见一个人正静静地坐在旁边,原来是妹妹萧雨正坐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眼中还带着一阵关心的神色。

    “哥,你昨天没事吧?”她见萧寒醒来便开口问道

    “没事,只是昨天体感到有些不舒服,现在没事了!”萧寒看到妹妹一脸疲倦又带着牵挂的双眼,知道昨天她照看了自己一晚没有睡觉,心中微微的一阵感动,缓缓的用力从上坐了起来,右手摸了一下她的头发说道:“昨天让你照顾了一晚,现在你一定很累吧!”

    “没事,哥,只要你体没有事那就好!”萧雨看着他微笑的说,“今天,你还去门派不去了,要是不舒服的话,就在家里再休息一天。”

    萧寒摇摇头:“不要紧,小雨,你快去休息吧。一晚上没有睡觉肯定也累了,我要到门派去。”萧雨见到哥哥真的没事了,这才点点头恩的一声答应了。

    经过昨天的一番波动,萧寒现在此刻的体虚耗得说不出的虚弱,为了不让妹妹多担心,他不多停留,匆匆的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嘱咐了妹妹几句走出家门,直接前往门派中而去。

    临走时,萧雨坐在那里看着他说:“哥,你千万要注意自己的体啊!”

    萧寒听了,有些苍白的脸色上微微的一笑,说:“恩,当然了!我还要以后照顾你呢,要是不注意自己的体以后怎么再照顾你呢!”

    萧雨听了哥哥的话微微的一笑,萧寒看着妹妹,心中暗暗的想道,就是为了妹妹小雨,自己不管怎样也要坚持下去!不能有丝毫闪失!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