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铁剑门主(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这时,不远处出现了四五个影,都是铁剑门的内门弟子,前来专门为了找回丢失的秘籍和萧寒本人。.此时,萧寒轻轻的放下大师兄的体,视向还俯在那里正在挣扎的孙师兄,只见到他还兀自一只手扶着受创的伤口处,另外一只手还握着一支重镖防止他来进攻自己。

    看着他此时的满头虚汗和疼痛的表,忽然萧寒心中一动,又想起了他以前曾经同自己坐下来一起说话的片段,又想起了他那平静的表和对自己的鼓励。

    “孙师兄,你现在还想要这本剑诀吗?”

    孙师兄这时要害受了重创,也已经没有多少命留下了,现在哪里还顾得上这本剑诀秘籍,此时望着立在那里的萧寒,又眼见到不远处飞奔而来的其他内门弟子,心中只感到一阵绝望,自己费尽一切却没有得到剑诀秘籍,以后也没有什么希望了!看着他,缓缓的说道:“萧寒,你一定现在很恨我吧!恨我利用你偷出这本剑诀最后陷害你!”

    萧寒却看着他淡淡的说道:“不,孙师兄!谢谢你!”

    孙师兄呆在那里一怔,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谢自己。

    萧寒缓缓说道:“你曾经对我说过,真正的梦想不在于最后是否能实现,而在于是否真的值得自己去追寻!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追寻和实现的梦想,你的梦想又何尝和我的不一样呢!你也曾经鼓励过我,让我能鼓起勇气,这已经足够了!我以后会一直记得你对我说的这句话的!你现在走吧,我不会告诉他们是你指使我偷盗剑诀的!”

    孙师兄听了此时的脸上神一阵变动,最后脸上竟然又恢复到了平时平静的表,看着他微微的一笑缓缓的说道:“萧寒,也许张师兄说的不错,也许真的和你比起来,我算不上一个真正的武者!”说完,他缓缓的伸出手握住那柄扎入到自己腹部的重镖,一用力,将重镖又扎深了一些。

    萧寒立在那里,眼睛看着呆在那里的孙师兄,一时默然无语。

    几个蓝色的影不一会儿已经来到了这里,都是门派内门弟子,终于看到了萧寒和他手中拿着的那本《铁剑诀》,他们自然不知道刚才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至少剑诀已经完好无损的找到了,其余的事只有等回到了门派中再说。

    萧寒被内门的师兄带回去了门派,然后他手中的那本《铁剑诀》也完好的交还到了门派之中,虽然张师兄之前已经知道其实这次偷盗门派秘籍的事是由那个内门中的孙师兄指使利用萧寒的,但是现在这两个人都已经不在人世了,而后来赶到的其他内门弟子并不知晓事的原因,所以现在都认为是萧寒私自偷盗了门派内门上乘秘笈,依照门规,肯定要对他处以重罚。

    萧寒自从大师兄离开以后,心中有说不出的悲痛,也不怎么在乎门派究竟会如何处理他的这件事,等待着重罚,可是掌门收回了那本《铁剑诀》之后,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也没有怎样处置萧寒。

    过了几天之后,门派又重新安排他做以前在外门中的差事,一切好像这件事并没有发生过似的,就这样的过去了。门主既然没有责罚萧寒,而且丢失的《铁剑诀》又完好的找回来了,门派中的其他人所以也不便再对萧寒说什么,也不追究他犯下的过错了。

    这件事就这么淡淡的过去了,可是萧寒的心中,却是深深的记着,怎么也忘不了。这些天,他依然做着这些年来一直所做的事,可是心中却总是感到缺失了一些什么东西,当他有时候再走进门派中的时候,默默然的看着那些指导外门弟子练武的内门弟子之中,再没有往那个熟悉的高大健,威风沉稳又声音洪亮的影,心中一阵说不出隐隐的痛楚。

    大师兄死后,被安葬在山后的某一处地方,除了一块简单的石质墓碑,坟上只有一些鲜花和青草。萧寒依然像往常一样,每里做完自己的事,回家照看好妹妹之后,就上山采药去,每次就顺便来到这座大师兄的墓碑前,将石碑上的泥尘擦拭干净,顺手除去旁边的杂草,然后呆在前面默默然的看着一会儿再独自下山而去。

    复一,这渐渐的已经成了他的生活习惯,每一天必不可少的事

    随着子的过去,他心中反而对大师兄的思念越加的深刻。

    这一天,他又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坟前,看到一个多月过去,坟上的青草长得更加的茂盛一些了,清风的吹动之中,几朵淡淡的鲜花朝着他点头摇动,似乎是大师兄在向他点头微笑,萧寒脸上微微的一笑,又擦拭了一下墓碑上的灰尘,然后走近到旁边,坐在那里视着那几朵迎向他的鲜花。

    四周树林茂密,鸟雀的声音不时叽叽喳喳的响着,十分悦耳。

    萧寒对着面前的那几朵鲜花,脸上笑着说:“大师兄,这些子来我过的很开心,比以前高兴的多了!门派中还是安排我做以前那些差事,这些子来我也好久没有进入过门派了,不过现在虽然我已经不能练武,但是我心里却没有一丝失落,至于那本《铁剑诀》我也已经奉还给了门派,掌门也没有多追究我的过错,或许是因为你的缘故吧!师兄,你说以后我的梦想实现就是你的梦想实现,虽然我不知道我到底能做到多少,但是我一定会尽力努力,不会让你失望的!”

    他呆在那里,依然目不转睛的瞧着面前的那几朵鲜花,接着说道:“大师兄,现在我的全部心意只有照顾好妹妹小雨,每天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上山摘草药给她治病,说不定后小雨的病能够很快的好起来,大师兄,你多多保佑祝福她吧!”

    最后,他顿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墓碑,缓缓的说道:“以前,我在这个世上最亲的只有我妹妹一个人,现在又多了一个最亲的人,那就是你,以后我每天还会过来看望你!”说完,站起来他正准备要起离开,忽然此时听得后面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声音,他心中一惊,不知道后还有人,立刻转过头看去,只见自己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着一个人。

    这人着一浅灰色衣衫,有点道装的模样,却是全打扮庄重雅致,留着一道浓黑色长长的胡须,大约有四十多岁的年纪。此时背负着双手,带着一股有些飘然的神气,立在那里正看着自己。这人不是别人,却正是铁剑门的门主。

    这位门主虽然萧寒平时难得有机会见到亲面,不过当年他也曾经因为自己不能修炼内力的缘故勘察过自己的体,虽然最后无功而返但也至少关注过自己。

    “啊,是掌门,弟子拜见掌门!”萧寒吃惊下连忙恭谨的向门主行了一礼。

    铁剑门主仍然注视着他,微微的点了一下头,接着又是一声轻轻的叹息,缓缓的说道:“你这些天来一直每天都过来这里,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能为我铁剑门弟子,我也感到十分欣慰!”萧寒听了有些吃惊,“掌门,你这些天一直在这里看着我?”

    铁剑门主点了点头,这时那双眼睛注视向那墓碑一眼,缓缓的又说道:“张卓做得很好,直到最后也没有令我失望,为我铁剑门的一名弟子,他已经对得起自己的武者称谓了!”

    萧寒立在那里,看着他不知该说什么。

    铁剑门主说道:“那天发生的事,我早已知晓看在眼里,能够在《铁剑诀》之前不丢失武者的尊严,算得上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萧寒说道:“原来掌门你都知道这一切!”

    铁剑门主点了点头,一双眼睛仍然注视着那块墓碑,这时看向他说道:“人总有一死,即使是为武者也一样!做为一名出色的武者,不一定就是指武功练到何种高度,武功有高有低,自古就是如此!所谓真正的武者,就是指能够甘心将自己一生最大的和心血投入进武学之中,这才不愧为真正的武者!”

    萧寒依然立在那里,听着门主所说的话。

    虽然这么多年铁剑门主与他素来没有见过几次面,可是现在立在这里的铁剑门主却对他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看着他说道:“萧寒,你可知道我们中华武学为何能够一脉相承,历经千百年兴衰而不变么?”

    萧寒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铁剑门主微微的一笑,说道:“那是因为有自古以来众多无数的武者对于武学的最高追求和向往,因为如此,武学才会变得繁盛久远,反之,如果失去了这些,武学也不可能延续的长久了!”

    “你虽然天生练不了内力,但是一直自强不息,没有放弃自强学武的念头,我都看在眼里,倘若世上人人都会如你这样,我们整个中华武学何愁不会长久繁盛!你这些天来虽然在外门学习不了武功,但是并不代表你以后也学不了武功,只要你还坚持,这本剑诀你就拿去!”

    萧寒见到铁剑门主伸手交给自己一本书籍,却正是那本《铁剑诀》!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