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7

    12、发现.

    王桃花写好信,将刘文杰的来信和自己的回信并排放在书桌上,心复杂地看着这两封信。

    懂得事理上必须这样做,但在感上往往未必能够真正地拿得下,总有点藕断丝连,大多数人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尤其是女人,感重于事理。此刻的王桃花,她就是这个样子的。她看着书桌上这两封,她知道,这封信寄出后,她与刘文杰的那段感就已经彻底做了了断,但是她又耽于过去那段美好的子和那段甜蜜的感。王桃花定定地看着这两封信,她想为这两封信,不,更确切地说,为自己过去的那段初恋,郑重其事地举行一个告别仪式。怎样举行仪式呢?王桃花眼里却又全是茫然。

    章玉德替赵彩云办好出院手续,再将她和赵大牛夫妇送上去省城的班车,时间已经错过回家的最后一班车了。章玉德买好村里打井需要的一些零部件,然后找了一家旅馆,在县城留宿了一晚。夜里,想到妻子王桃花一个人在家孤零零地呆着,章玉德很是内疚,很是牵挂,所以今天一大早就赶着早班车往家赶。

    章玉德走进堂屋,见家中四门大开,他知道王桃花在家里,一进门便大声嚷嚷:“桃花!桃花!”

    章玉德的呼喊,把王桃花从呆愣愣中惊醒,王桃花不想让章玉德知道她的过去,担心他会吃醋,于是慌忙收拾桌上的那两封信。但来不及了,章玉德已走到王桃花后居。

    章玉德责备说:“桃花,叫你怎么不搭理我?”

    王桃花神色慌乱,她瞄一眼章玉德,撒谎说:“我怎么没有搭理你,我声音小,你自己没听见还来责怪我。”

    “嘿。”章玉德犯错误似的一笑,他看见王桃花手中的信纸问,“你手里拿的什么?”

    王桃花见事不可回避,一颗慌乱的心,此刻反而平静下来,她大方地说:“是信。”

    章玉德好奇地说:“信?谁写来的?我看看。”

    听章玉德说要看信,王桃花的心又紧张起来,她担心章玉德看完信生气。她惶恐地看着章玉德说:“玉德,最好别看,不然会惹你不高兴的。赭”

    一封信有什么了不起,哪值得生气?一定是王桃花调侃我。章玉德这么想,笑着说:“这么说我倒要好好看看了。”

    王桃花无奈,只好将信递给章玉德:“看吧,我去给你打洗脸水。”

    待王桃花打来洗脸水,章玉德已经看完了刘文杰那文皱皱的来信和王桃花那文皱皱的复信,虽然章玉德文化底差,不能读懂每句话,但大致内容他还是懂的。这两封信尤如十二级台风,搅翻了章玉德平静的心湖,他坐于藤椅上,铁青着脸,望着窗外,一言不发。

    妻子与别人曾经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这对于一个挚妻子的男人来说,这绝对是一种极大的难堪和深深的伤害,章玉德也不例外。此刻,章玉德的心好沉重的!

    王桃花拧干毛巾,边用目光读章玉德的脸,边将毛巾默默地递向章玉德,心里七上八下的。

    王桃花陪着小心说:“我说别看,你看,不高兴了?”

    章玉德接过毛巾,一面擦脸一面说:“你能说说你那段故事吗?”

    王桃花看着章玉德,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犹豫好一阵子,方才陪着小心说:“真的想听?”

    章玉德点点头说:“真的想听。”

    王桃花犹豫着说:“玉德,那可是过去的事,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还重提它干什么?”

    章玉德不依不饶地说:“我好奇!”

    王桃花看一眼章玉德,叹一口气说:“那好,那我就满足你的好奇。”

    王桃花望着窗外,那一段逝去的刻骨铭心的记忆,尤如电影镜头的闪回,从王桃花心海深处跳出,慢慢回放。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