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4

    9、还债.

    章玉德怀揣赵彩云给的200元钱,怀着痛苦、留恋的复杂心,第二天就走出了赵章。

    8年,章玉德离开赵章村,在外面整整漂泊了8年。好漫长的8年啊,好艰难困苦的8年啊!这8年,章玉德在街头拾过破烂,在建筑公司当过临时小工,在搬运公司干过临时搬运,和朋友们一起打过短期的水井,在煤矿当过三四年的煤矿工人……

    8年后,章玉德的兜里怀揣一叠厚厚的钞票和一本存折,穿着时尚的新衣,扬眉吐气地回到了赵章村。

    回到赵章村的第一天,章玉德正好碰上回娘家的赵彩云。这时,赵彩云已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她牵着孩子蹒跚走来,与章玉德迎面相逢。

    章玉德望着赵彩云,赵彩云比过去丰腴多了,该凹的凹下去,该凸起的高高凸起,她更有女人味了,更迷人了。她本该属于自己的女人,可如今,她是别人的妻子,别人孩子的妈妈了。

    章玉德心中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什么都有。他嗓音有些颤抖地喊了一声:“彩云。”

    见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思了8年梦了8年的章玉德,赵彩云愣住了。她凝望着章玉德,他瘦了,他黑了,他在外面是不是吃了许多苦?他在外面是不是如愿挣了许多钱?他……

    “玉德哥……”赵彩云嗫嚅着喊道,她鼻子发酸,眼里盈满了泪水。

    看着赵彩云眼里的泪水,想到她依然在恋着自己,章玉德心中更不是滋味,他鼻子发酸,眼睛润湿了。他真想扑上前,将赵彩云紧紧地搂入自己的怀里,但是,如今她已为人妻,我怎么能……章玉德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感居。

    赵彩云赶紧擦掉自己的眼泪,努力装出一副笑脸说:“玉德哥,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啦?”章玉德点点头。

    赵彩云问:“玉德哥,回来就好。你……你在外面可好。”

    章玉德擦擦自己的眼睛说:“还好。”

    赵彩云说:“这就好,8年了,你怎么一次也不回家?”

    “不挣上钱就没脸面回赵章啊。”章玉德从怀里掏出1000元钱递给赵彩云,“彩云,这是1000元,你拿着。赭”

    赵彩云看着章玉德手中的钱,她感到这是在亵渎自己的感,她有点恼怒地说:“玉德哥,你……你这是干什么?”

    章玉德见赵彩云变了脸,他十分意外,也有点惶恐,嗫嚅着说:“我有钱了,彩云……我还你的。”

    赵彩云说:“我不需要你还,我要你欠着,一生一世!”

    赵彩云说完,抱着孩子,一路跑着走开了。

    章玉德呆望着自己手中的钱,不知如何是好。

    章玉德回赵章村,在一年的时间内,首先将那几间年久失修的土坯房子拆掉,然后重建了一栋红砖新房,并娶回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妻子。

    今天,听说赵彩云家遭横祸,章玉德立刻赶来县人民医院看望。

    赵彩云需要转到省城大医院治疗,这需要大笔的钱治疗啊,她犟着不接受自己的钱怎么行!?

    “彩云,这是我章玉德的心意,如果你计较,这钱就算当年你给我的那200元钱的本和息。”章玉德说完,将5000元塞进赵大牛手中。

    话说到这步,赵彩云再也不好反对了。此刻,她心中顿时泛起一股潮,她为自己过去能够相恋到这样好的男人而庆幸。此刻,所有的忧伤痛苦暂时离她远去,幸福和甜蜜迅疾弥漫心田。

    章玉德将地上那一束楝花拾起,捧到赵彩云手中,劝慰说:“彩云,苦楝树并不美丽,但它却能顽强生长。过去,我漂泊外乡,每当遇到挫折时,每当思念故乡时,每当累得受不了时……我便会想起它,于是,我就不悲观了,我就有了吞咽苦水和泪水顽强生活的勇气。今天,我送你这束苦楝花,希望你能像苦楝树一样顽强生存下去。”

    听完章玉德鼓舞人心的言语,赵彩云激动地捧过苦楝花,凑到鼻前,使劲地闻着,闻着。在苦楝花香里,赵彩云仿佛又回到了他们的初恋时期……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