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放过一个坏人

    18、喝酒.

    听到老支书赵得贵的呼喊声,章玉德赶紧从王桃花的上爬起。

    王桃花看着章玉德慌乱的样子,小声笑了起来了,抬手往房外一指,示意章玉德出门迎接,自己匆忙整理衣服。

    “哎——”章玉德一边应声,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快步走出房门。

    赵得贵50余岁,单瘦,面色黧黑,中等个儿,穿一件说白色其实不是白色而是黄色的旧衬衫,后背叠上了补丁。他晃着空的左袖子,领着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一前一后向章玉德家走来。

    “呵呵,年轻夫妻,尤如六月的干柴——沾火星儿就燃,我老远发号子,别撞上了晦气,否则不死脱层皮呢。”赵得贵一见章玉德,立刻笑着打趣道居。

    那人听赵得贵这么打趣章玉德,裂嘴偷偷地乐。

    “看您说的。”章玉德脸红了。

    “哈哈哈……”赵得贵晃着空的左袖子,用右手指着章玉德,向着那人笑着说,“呵呵,曾书记,你看,我说中了吧,呵呵,他心虚得脸都红了。”

    “曾书记,快请家里坐。”章玉德赶紧调转话题说。

    “别客气。”曾书记向章玉德点点头说。

    曾书记和赵得贵进屋坐下赭。

    王桃花笑盈盈地迎了出来,“你们吃早饭了吗?”

    赵得贵打个哈哈,说道:“呵呵,侄媳妇,我们正是来赶早饭的。”

    “好啊,你们这样的贵客我们巴不得用八乘大轿抬。”王桃花笑着说。

    “别听他瞎闹,我们吃了呢。”曾书记爽声说。

    “喝杯酒吧?”章玉德提议。

    “呵呵,有酒喝!?好!好呀!”赵得贵两眼放光地说。

    “别喝了。”曾书记连连摇头。

    “呵呵,他是我们赵章的大财主,喝他几杯酒,花他九牛一毛而已。呵呵,别在意,我们放胆喝,边喝边谈工作。”赵得贵说。

    曾书记依然摇头。

    “曾书记,这就是您不对了,您要想和群众心连心,就应该和我们群众吃喝拉撒在一起,否则就不能打成一片嘛。桃花,把菜端上来。”章玉德说。

    王桃花走进厨房端上菜和碗筷酒杯。

    章玉德从柜中拿出一瓶大曲,打开瓶盖,往酒杯里斟上酒。

    赵得贵早已坐上桌,然后大声招呼道:“曾书记,呵呵,别大姑娘似的,来嘛!”

    曾书记摇摇头。

    章玉德走上前,拽着曾书记的手,用“激”他说:“您这么见外,是不是嫌我们的酒菜?”

    “不是不是。”无奈,曾书记只好坐上桌,“盛难却,那好,我喝一点点。”

    赵得贵以长者的语气说:“呵呵,领导,不是我批评您,做农村工作您大姑娘似的,那可餐餐要饿肚子的。”

    曾书记笑一笑,不言语。

    “来,喝酒!”章玉德举起酒杯。

    大家碰杯。

    赵得贵美滋滋地喝上一大口,缓缓咽下,咂巴咂巴嘴,赞叹说:“呵呵,好酒!又香又醇呢。”

    “的确是好酒。”曾书记赞同说。

    “好就多喝几杯。”章玉德说。

    王桃花把加做的一道蔬菜端了上来。

    赵得贵端着酒杯,很豪气地又喝了一大口酒,感叹道:“玉德老侄,你在外面闯了8年,富裕了,吃有鱼,喝有好酒。呵呵,可我呢,一个村支部书记,虽然官小,但也是个官,一年却难得吃鱼喝好酒。村里老百姓大部分和我一样,有一些比我更差。唉,我们赵章这个鬼地方真苦啊!”

    章玉德点点头。

    “老侄,你说我们赵章人脱贫致富有希望吗?”

    章玉德沉思片刻说:“我们赵章最困难的是水,目前我们正在打井,有了水,我们赵章的况就有了好转。”

    “呵呵,老侄,解决了饮水问题当然好,但光喝水也不是个事啊,过好生活还只是一个梦呐!”

    “这……”章玉德习惯地用右手揉搓着自己的右耳垂,无言以对。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