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城相亲4

    8惊变3.

    听完赵彩云的叙说,章玉德颓然瘫倒地上。

    “玉德哥,我你,今生今世我不能和你做夫妻,我烧香拜菩萨,求来生来世为你当牛作马。玉德哥,你睡了我吧!我要为你怀个孩子。玉德哥,你睡了我吧!……”赵彩云紧紧地抱着章玉德说。

    赵彩云的心早已经完全属于章玉德了,只要章玉德提出,赵彩云就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子交给他。但是,章玉德太正统、太憨厚、太纯正了,他从来就没有偷食果的念头。女的羞涩,让赵彩云深深掩埋将自己子交给章玉德的念头。如今,自己即将成为别人的新娘,对章玉德深深的内疚,还有像空谷迷雾般赎罪的心理,使赵彩云再也顾不得女的羞涩了。

    章玉德木木地站着,没有一点反应。

    赵彩云放开章玉德,后退几步,开始解掉自己的衣服。赵彩云把所有的衣服脱掉,细心地一件件铺成简易的新婚之。然后,转过来,面对着章玉德……

    天上小鸟一对对,

    水中鸳鸯一双双。

    哥哥单好凄凉,

    妹妹你今在何方居。

    鸡鸣山脚突然传来涌波悲苦苍凉的山歌。

    自从香嫁到山下,每当心苦闷烦躁时,涌波总喜欢跑到鸡鸣山漫无目的地游,大声吼着山歌,借此发泄心头的郁闷。

    涌波的山歌,犹如一盆冰凉的水,兜头泼向章玉德,章玉德被浇清醒了。

    章玉德想起了香,香曾献涌波,并怀上了涌波的儿子,香的丈夫为此经常毒打她。香多次自杀,好几次从阎皇而过。如果我睡了彩云,她为我怀上了孩子,如果他丈夫知道了,她的丈夫将会怎么对待她?她会不会像香一样,经常被丈夫打得鼻青脸肿,好几次从阎皇而过?彩云这样我,我不能自私!否则,我章玉德还是人吗?不,是禽兽!

    章玉德紧咬嘴唇,让剧烈的疼痛恢复自己理智,熄灭心头的火。火山那熊熊的火焰在慢慢地熄灭,海岸那汹涌澎湃的海潮在一点点退却。

    章玉德拿起地上的衣服替赵彩云披上赭。

    赵彩云先是蒙了,继而清醒过来,她冲上前,猛地抱住章玉德,心碎地喊道:“别走!玉德哥,你别嫌弃我,你睡了我吧!玉德哥,你别走,你睡了我吧……”

    章玉德也紧紧抱住赵彩云说:“彩云,你我,我更你,但我不能自私!我不能害你一辈子不好过子。我的好妹妹,我不能那样做啊,否则我就是畜生,我就不值得你……”

    一个男人在这种状态下还能自控,还能想到别人的将来,这说明他的心地是多么善良,他的人格是多么的伟大啊1!

    “玉德哥,我的好哥哥——”赵彩云好感动,她哭得更伤心了。好一阵儿才抑住哭泣,从衣袋里摸出一迭钱,“玉德哥,我们这儿太苦了,你离开赵章出外闯世界挣钱吧。有了钱,你讨个比我强一百倍强千倍的女人。玉德哥,这是郑家给我的200元定亲钱,你拿去做路费吧。”

    “不!我不能要你的钱……”章玉德抓住赵彩云的双手拒绝说。

    “拿去吧,我的好哥哥,我求求你!我求求你……”赵彩云哭着央求说,“玉德哥,如果这钱你不拿去,我就跳进这清水塘里,我死给你看!”

    赵彩云说完,就要往清水塘里跳。

    “彩云,我的好妹妹……”章玉德猛地抱着赵彩云,紧紧地搂着,疯狂地吻着……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