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医院2

    20、玉泉

    喝过酒,送走赵得贵和曾书记,章玉德拿上工具上井地掘井去。

    王桃花目送丈夫走后,回到厨房,收拾好餐桌上的酒杯碗盏,想洗碗,发现水缸里的水没了,章玉德昨晚跟村里人抓那位叫马玉珍的女骗子,忙了大半夜,忘记挑水了,她不顾自己怀孕,摸出一根扁担,准备去挑水。

    这是一根竹质扁担,微微向两端翘起,从那红红亮亮的颜色里可以看出,这根扁担已有好些年代了。

    王桃花望着这根扁担,突然诗兴大发,她匆匆奔入卧房,挥毫写了起来:

    扁担

    贫穷的

    在你经年的奔波中

    渐渐朦胧为记忆,笑声

    居却越发的鲜嫩

    我知道,抽屉里

    那本六位数的存折

    是你从汗水里挑回来的

    耸立于乡亲赞叹中这幢小楼

    砌有你的辛劳

    赭望着你佝偻的

    便有一个意念闪进我心头

    如果没有终年的重压

    你一定会直的

    但没有今天的亮丽

    或许你早成了柴禾

    抑或一截腐朽

    写完,王桃花读了几遍,略加修删,自我感觉良好,决定投寄报刊,便用方格子誊好,用信封装上,等邮递员来了投递出去。

    王桃花把信封收好,心愉悦,挑着一担小锑桶,哼着小曲儿去池塘挑水,挑回了水,洗完了碗,王桃花踏着火辣辣的阳光去井地看章玉德他们掘井。

    井地选在村口头的一个低洼处。井已经掘了一个多月了。王桃花走近村头,远远望见井地围了一大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出水罗——出水罗……”井地突然传来人们的欢呼声。

    井很深,大约二十来米,当章玉德在井底,一镐头挖进一块石头缝隙里,镐头一拔,有麦茎大的水涌出,章玉德心中狂喜,凭经验,他挖上了水脉。章玉德拔出镐头,又使出浑气力朝那块石头挖去。“膛”的一声,那石头断裂了,章玉德再使劲一撬镐头,撬出石块,那石缝里的水往外直喷。当章玉德收拾干净井底的碎石污泥被吊上井,那水井里的水便满了井底。

    井地围观的男女老少欣喜若狂。

    “啊呀呀,好大的水哟!”

    “哟嗬——我们赵章有自己的井罗——”

    ……

    水位随着井地围观的人们的火的希望,一点一点往上升,四个小时后,那水竟然满了大半个井。

    章玉德用吊绳吊上一桶水,八十多岁的赵洪老汉,第一个舀上一碗井水,喝一大口,品美酒佳瑶一样,好半晌才缓缓咽下,然后伸出大拇指,激动地赞美道:“好水!好水啊!清凉清凉的,带点儿甜味。我们赵章再不用喝塘水了,我们赵章的男人讨老婆,再不会被姑娘嫌没水喝了。”

    “我尝尝!”

    “我喝口。”

    ……

    人们争相喝这属于自己村子的井水。

    章玉德望着村里人若狂欣喜的神,他笑了,犹如挖了一窖金元宝一样,心里美滋滋的。

    这时,赵洪老汉端一碗满满的井水递给章玉德:“孩子,你挖出的水,你也喝喝。”

    “我喝我喝。”章玉德接过水碗,一气喝了个底朝天。

    这水质真的不错,这是自己打井以来,水质最好的井。

    “孩子,你给这口井取个名吧。”赵洪老汉说。

    “洪爷爷,您辈份高,有文化,请您给这口井取个好听的名字吧。”章玉德谦恭地说。

    “好!”赵洪老汉很豪爽,他沉吟片刻说,“这井水清冽如玉,你的名字上有一个‘玉’字,就叫‘玉泉’,好吗?”

    人们纷纷赞同。

    这时,村里的叫花子50余岁的赵得远打起了竹板唱起了数来宝:

    嗨!嗨!嗨!

    打起竹板呱呱叫,

    听我得远数来宝。

    玉德贤侄真是好,

    带领全村把水找。

    村口打了玉泉水,

    赵章从此有水了。

    吃水不必漫天跑,

    天旱田地有水浇。

    男子不愁老婆找,

    女子嫁人条件高

    ……

    强、山、晓亮等年轻人,这时一拥而上前,将章玉德抛向空中,人们叫着,笑着,那场面十分闹。

    赵得贵听说掘井成功了,村委会也没开了,脸上笑成一朵花,带领村秘书赵得宝、村妇女主任段海蓉买来许多鞭炮,跑到井地“噼哩叭啦”放了起来。

    整个井地沸腾了。

    王桃花瞧着这欢乐的场面,她的心甜甜的,她的脸上绽放灿烂的笑。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