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小旅馆2

    16、抓骗子

    王桃花走进堂屋,章玉德立马搀扶着她走向厨房。

    餐桌上摆放一碗青椒丝,一碗酸苋菜汤,一盆刚出锅的气腾腾的清蒸鲤鱼。

    “两菜一汤,红、黄、蓝、绿、青、橙、紫,颜色全配齐了。”王桃花低下头闻一闻,“好香哟,玉德,你厨艺值得表扬。”

    “谢谢老婆夸奖!”章玉德将一碗米饭递给王桃花,“别闹了,吃吧。”

    居“好嘞。”王桃花夹菜吃,“色香味俱全,老公,以后你餐餐下厨得了。”

    “看你美的!好好吃吧。”章玉德夹一块鱼放入王桃花碗里。

    王桃花认认真真地吃起饭来。

    如眉月慢慢爬高,青蛙们开始在田野里唱歌。

    吃过饭,王桃花忙着收捡碗筷。

    “我来。”章玉德抢着收拾碗筷,“你好好休息,别累着了。”

    赭“我又不是豆腐滓,况且我还早着呢,才怀孕。”王桃花嗔地轻轻地捶了章玉德一下。

    “我们必须向我们的后代负责。”章玉德说。

    王桃花向着章玉德甜甜地笑。

    这时,外面突然人声鼎沸。

    王桃花抬头望着章玉德问:“外面怎么啦?”

    “我看看。”章玉德打开房门,跑到门前空坪上观望。

    村子里的晒谷场亮着几支火把,有几位汉子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雨顺家的儿媳妇跑了,大家赶快出门帮着找啊--”

    “大家快来帮忙呀——大家快来……”

    ……

    有人寻出了一面铜锣,“咣咣咣”猛烈地敲打着。急骤的锣声,闹哄哄的呼喊声。此刻尤如一柄利刃撕碎了这夜的宁静,在赵章人的心海里,掀起了惊天巨浪。

    王桃花跑到章玉德旁叹道:“雨顺家的儿媳妇果然是个骗子。”

    章玉德心沉重地点点头,随口嗯了一声。

    雨顺家三个孩子全是男孩。贫穷的地方贫穷的家境,三个儿子自然是三条光棍。雨顺夫妇急得睡不上觉,到处托人做媒,可是总是扁担挑子一头。大儿子三十二岁了,小儿子也二十六了,没一个能娶上亲。

    十天前,有一对名叫马玉生马玉珍的兄妹来到赵章。马玉生说,他妹妹嫁了个恶丈夫,经常打骂他妹妹,有一次差点被打死了。妹妹跑回娘家,提出离婚。那恶男人满口答应,但提出要补偿8000元。他没这么多钱,想找个婆家出钱,帮助他妹妹跳出火坑。他央求村里人介绍一户能知暖知冷的人家。

    村里的老爷爷老一琢磨,便介绍给雨顺家的大儿子黑皮。

    雨顺听说有这等好事,烧香拜菩萨正求之不得呢。自然答应,到处借钱。

    章玉德听说了,对雨顺说:“大叔,这一对兄妹我们不知根知底,小心是个骗局。”

    雨顺摇摇头,不甘心丢掉这个好机会。但也多了个心眼,提出女的和黑皮入了洞房就交钱。

    那兄妹嘀嘀咕咕商量了一通,竟然答应了。

    那女的和黑皮过了五天子,今晚瞅机会逃跑了。

    赵章的男人愤怒地举着火把,一齐汇向晒谷场。

    “你回家吧。我也去帮着找一找。”章玉德扶着王桃花的肩头说。

    王桃花点点头。

    章玉德跑回家,拿上手电,飞快跑向晒谷场。

    王桃花站立门口观望着。

    晒谷场上的火把越聚越多。不一会儿,那些火把分做几路,火龙一样四散游动。

    “咣咣咣……”铜锣又增加了几面,急骤地敲打着。

    “抓骗子!抓骗子……”赵章的男人怒吼着,四散搜寻着。

    ……

    半夜里,章玉德满疲惫地回了家。

    王桃花睡眼惺忪地问道:“找到了吗?”

    章玉德摇摇头,一边脱衣一边说:“早跑没影了。”

    “这可坑苦了雨顺家。”王桃花同地说。

    “可不,雨顺叔号啕大哭,后悔没听我的劝。他儿子黑皮更是痛不生,人都要疯了。”章玉德说。

    “唉,赵章人太穷了。”王桃花打了个哈欠,嘟囔着说。

    “主要是没有水,等我们打好了水井,赵章的况就会好许多的。”章玉德捐资1万元,目前正带领乡亲们掘井。章玉德吹熄了煤油灯,爬上,边躺下边说。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