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销玉殉

    122香销玉殉

    居救护车一路吼叫,将赵彩云送回赵章。经不住路途的巅波,赵彩云在路途中又晕迷了过去。直到第二天早晨,在章玉德和孩子们不停的呼唤下,赵彩云才苏醒过来。

    此刻的赵彩云,精神头出奇地好,她从上坐起,摸摸芳芳的脸蛋,用手指梳理芳芳的头发说:“芳芳,妈妈走后,你要乖乖地听爸爸的话,好好读书,将来做有出息的人,好好孝顺爸爸。”

    “妈妈……”芳芳泪流满面地点点头。

    “乐生,乐生……”赵彩云唤着。

    章乐生挤上前:“妈妈,我在这儿。”

    赵彩云摸着章乐生的头顶,说:“儿子,你再叫我一声妈妈。”

    赭“妈妈——”章乐生很乖地喊道。

    “听爸爸话,好好读书,别淘气。”赵彩云叮嘱说。

    “嗯。”章乐生使劲地点头,大声地应道。

    赵彩云惨然笑了笑,对章玉德说:“玉德哥,芳芳我托付给你了,你要像待乐生一样待他。”

    “彩云,你放心,我会好好待芳芳的。”章玉德拉着赵彩云的手说。

    赵彩云欣慰地点点头,轻声说:“玉德哥,这一生,我得到了你,我得到了,我已经死而无憾了。”

    “彩云,我不许你死,我要你和我一起到老,你和我一起头发变白,你和我一起牙齿脱落,你和我一起走向人生的终点。”章玉德紧紧抓赵彩云的手,哽咽着说。

    “玉德哥,我的病我知道,玉德哥,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赵彩云说,“玉德哥,忘掉我吧。”

    “彩云,我永远没办法忘掉你呀!”章玉德流着泪说。

    “玉德哥,你一定要忘掉我,你人生的路今后还很长,没有女人不成个家,你要再找一个女人,重新组织一个家,把孩子们照顾好……刘文杰已经不行了,王桃花离开刘家是迟早的事,我看她适合你……如果有可能,你们再婚是最好不过的了。”赵彩云说。

    “不!彩云,我不结婚,我打单。”章玉德说。

    赵彩云紧紧抓住章玉德的手说:“玉德哥,你别这样,如果你是这样子的话,我在地底下都不会安心的。”

    “彩云,我不再婚,如果有魂魄的话,你夜夜来陪伴我,和我说话。这不很好么?”章玉德哭着说。

    赵彩云摸索着替章玉德擦掉泪水说:“玉德哥,这样当然好呀。玉德哥,我当然希望这样。但魂魄那只是个传说,即使有,也是不可能的,阳有阳的规矩。玉德哥,请你忘掉我吧,也请你忘掉王桃花曾经对你的背叛,只有这样,你才能和王桃花很好的重新组织家庭。”

    章玉德哽咽地呼喊着:“彩云……”

    赵彩云继续说:“玉德哥,你和别的女人重新组织家庭,我不放心。”

    章玉德哭着无语。

    赵彩云说:“当然,玉德哥,你愿意和别的女人结婚也不是不可以的,我只是担心她对孩子们不好。玉德哥,如果那个女人对芳芳不好的话,你就将芳芳送到她舅舅家去。”

    章玉德哭着说:“彩云,你别这样说,我一定会好好养育芳芳的!”

    赵彩云点点头说:“玉德哥,我相信你的承诺。玉德哥,我死后,就将我葬在鸡鸣山清水塘那楝树后面的土岗里,那可是我们的初恋,我要守着它。玉德哥,我想给你唱支歌。”

    “唱吧。”章玉德说。

    赵彩云清清嗓子,把紊乱的头发用手指梳理梳理,轻声唱道:

    哥栽苦楝高山尖,

    妹在屋前栽苦楝;

    同时栽来同时长,

    风里雨里苦相恋。

    赵彩云唱完这首山歌,差不多已耗尽了全的气力,她气喘吁吁地断断续续说:“玉德哥……我冷……你抱……抱……我。”

    章玉德坐上头,紧紧搂着赵彩云。

    “玉德,我想……听……你……给我……唱……这首……歌……“赵彩云声音微弱地说。

    章玉德流着泪,声音哽咽哀伤地唱道:

    哥栽苦楝高山尖,

    妹在屋前栽苦楝;

    同时栽来同时长,

    风里雨里苦想恋。

    赵彩云在章玉德温暖的怀里,在章玉德哀伤的歌声里,她满足地微笑地幸福地合上了自己的双眼,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在洁白的天使的引导下,离开红尘,飘逸地走向冰雕玉砌的梵音美妙的世界,她回首向自己的亲人招手说:“再见了,我亲的玉德哥!再见了,我的孩子们!再见了我的哥哥嫂嫂们”……

    “彩云……”章玉德歇斯底里地哭喊着。

    亲的人儿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自己。章玉德肝肠寸断,他撕心裂肺地哭喊着,祈盼赵彩云能再醒过来,能再看自己一眼,能再唤自己一声玉德哥,能再为自己唱一首歌。他贴着她的脸,和赵彩云共同生活的那段美好时光,电影似的在脑海里浮现。

    “妈妈——”芳芳扑到赵彩云渐渐冷却的遗体上哭喊着,“妈妈,你不能走,你走了,以后谁来疼我?妈妈,你不能走,芳芳想天天看见你,天天想让你给我梳头发……”

    章乐生拉着赵彩云渐渐冰凉的手摇晃着,哭喊道:“妈妈——,你不能走,你不能走,你走了,以后谁来给我洗衣服,你走了,爸爸出去了,以后谁来给我做饭……”

    孩子们放声哭着、喊着自己永逝不返的慈祥的亲的妈妈,用自己幼稚的语言表达自己对妈妈的

    章玉德悲痛绝,仰天长啸:“天啊,我恨你!你为什么要将这么多苦难降临给我的彩云?天啊,我恨你!你为什么要残忍地夺走我的彩云?……”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使大地凝固。夺眶而出的泪水,将整个世界淹没!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