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监

    118探监

    章玉德和赵得贵已被收审一个星期了。

    看守所里,正是户外活动的时间,章玉德穿着囚服,精神头很好地走出囚室,缓步走到户外,站立在空旷的水泥场地上,伸展着四肢。

    赵得贵从另一间囚室走出,晃着空的左边的衣袖,神恍惚,步履艰难,一步一挪的。赵得贵人已经瘦了不少,也苍老了不少,原本已经斑白的头发,这些子已经全部白了,那脸上的胡须已经长出了老长老长,也没有刮,像一蓬蓬杂草,脸色苍白,脸上的皱纹明显地比过去多了许多。

    “得贵叔。”章玉德看着赵得贵这副摸样,心痛不已,快步迎了上去,搀扶着赵得贵。

    赵得贵用暗淡无光的眼神看了一眼章玉德,歉意地说:“玉德老侄,大叔错了,是大叔连累了你。”

    “得贵叔,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我也有责任,如果我临走那天反复交代,不要重新开挖煤窑,也许就不会出现这场人为的灾难了。”章玉德知道赵得贵此刻心里很苦,为了减轻他的痛苦,主动为赵得贵揽责。

    赵得贵摇摇头,眼里含着泪花说:“玉德老侄,我是个罪人啊,我一想到那八条活生生的人命,我的心就发痛,我夜夜都在做噩梦呐。”

    章玉德劝慰道:“得贵叔,你不要太自责了,听说你自从进看守所那天起,就大病了一场,昨天才从医院里出来。得贵叔,你没有私心,你的本意是好的,你是为了我们赵章能踹掉贫穷,好心办了错事而已。”

    居赵得贵忧伤地叹气。

    章玉德继续劝导说:“得贵叔,你的一生都奉献给了赵章,如果你不是想着带领我们踹掉赵章的贫穷落后,你朝鲜战争回国后,就不会回赵章,你就会被留城工作;如果没有我们的苦苦挽留,你已经退休了,如今60多岁的人,却要在这看守所里呆着。得贵叔啊,你为了赵章,没有功劳,至少也有苦劳呀!得贵叔,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算了,再也不要记挂在心里,你就是后悔死了,也无济于事。得贵叔,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的体,我们后面的路还长着呐。”

    赵得贵听了章玉德这一席话,十分感动,他看着章玉德问:“玉德老侄,你真的不怪我?”

    章玉德摇头说:“责怪你有作用吗?得贵叔,那天我冲你发火,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别别别,”赵得贵说,“玉德老侄,这些天我想了许多,但我想得最多的是对不住你,如果我不劝你在村里担任村长,你到外面开店,说不定你的财产已经有了几百万,几千万了。再者,你和王桃花也不会离婚,你也不会受我的牵连,到这监狱里受苦……”

    “得贵叔,”章玉德打断赵得贵的话说,“你不要这样想,有些事说不准的,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运,我到外面开店,我也许会一败涂地呀?我和王桃花离婚,这怎么能责怪你呢?我和她都是在追求自己的。至于到这看守所蹲着,命运注定我有这么一劫的。得贵叔,其实我现在的心态很好,我只想把问题交代清楚,把问题解决好,争取尽快出去。得贵叔,你也要像我这样才行。”

    赭赵得贵担忧地说:“玉德老侄,我的儿子替我请了律师,律师说,我们也许会判刑。”

    “判刑就判刑,得贵叔,既然进来了,就别想那么多,我们是为公事,不是为自己个人,我们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后代,中间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章玉德坦然地说。

    赵得贵点点头。

    一名狱警走了过来说:“章玉德,你的前妻来看你。”

    听说王桃花来看望自己,章玉德有点喜出望外地问狱警:“容许探监了?”

    狱警说:“从今天开始,你俩容许探监了。”

    “得贵叔,这么说,我们的事就要有结果了!”章玉德万分高兴地对赵得贵说。

    “是啊,这就好。”赵得贵点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章玉德摇摇赵得贵的手说:“得贵叔,我走了。”

    赵得贵挥挥右手说:“你走吧。”

    探视室里,王桃花怀里抱着一个包裹和章玉德面对面坐着。

    王桃花问道:“玉德,听说监狱里有牢头狱霸,他们没有伤害你?”

    章玉德摇头说:“没有啊。”

    王桃花放心地说:“这就好,我还担心着你呐。”

    章玉德感激地说:“桃花,谢谢你第一个来看我。”

    王桃花十分意外地说:“我是第一个来看你?他们……”

    章玉德解释说:“因为是从今天开始,才容许探监的。赵彩云他们前几天来过,但不容许他们探监,只是送了衣服什么的进来。”

    “我来的真是时候,”王桃花说,“自从毛衣手工编织厂停产后,我就回了刘家,昨天我从报纸上看到你和得贵叔被抓的新闻,所以今天就赶来看你了。”

    “谢谢你。”章玉德从心底感激说。

    王桃花低下头说:“你给我的帮助还不多吗?我都没说谢谢。”

    “嘿嘿,”章玉德换个话题问“刘文杰的病好点了吗?”

    王桃花遗憾地说:“嗨,他只能这样了。”

    “那你今后怎么办?”章玉德关心地问。

    “就这样过吧。”王桃花说,“赵章的企业都垮了,过几天我想上广州深圳那里打工,请原谅我,不能再来看你。”

    章玉德点点头说:“桃花,你也很不容易的,能来看我一次,我已经很满足了。”

    王桃花将怀里的包裹递给章玉德说:“这里是几本企业管理的书和几条烟,还有一点点心,你拿着。我相信,你的问题一定会很快解决的。”

    章玉德接过包裹说:“谢谢你。”

    狱警走过来说:“探视的时间过了。”

    王桃花说:“我走了。”

    章玉德点点头。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