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重新开挖煤窑

    116决定重新开挖煤窑

    一辆红色出租车,在秋寒黄昏的悠悠雨帘里,缓慢驶进赵章村委办公大楼。车内坐着的是香。香透过车窗,远望赵章村委办公大楼在雨霭里隐隐绰绰、模模糊糊地矗立。汽车越近赵章村委办公大楼,香的心越难平静。

    亚洲经融风暴,使得近段毛衣编织厂的业务很不景气,销售锐减,库存积压严重。还有,赵章太偏远,原材料和产品的运输成本太高,压缩了厂子的利润空间,严重地制约了产品目前的竞争力。老公对香说,停产是目前唯一的选择。此次回赵章宣布停产,处理善后事宜,香感觉自己很难跟乡亲们启齿……

    出租车“嘎”的一声在村办公大楼停下。

    香付过车费,提着行李,推开车门。料峭的秋寒令衣衫单薄的香打了一个寒噤,也令她痛下决心迁厂。于是她加快步子,向村委办公室走去,准备向村干部通报毛衣编织厂停产的消息。

    居香走到在村会议室门口,听到村干部们开会的声音,她又改变了主意,决定明天先召开厂务会议,邀请村干部列席参加,先摆出厂里目前的困难,然后停产。这样乡亲们能够接受停产的现实,自己也心安理得。

    香转离去。

    会议室里,赵得贵说:“章玉德外出调研投建葛根粉厂的新项目去了,季计划生育突击工作就由我们三人完成。”

    段海蓉说:“只要能把投建葛根粉厂搞成功,以后村里的村务工作就都由我们做得了吧。”

    赵得宝说:“咳,你们别先高兴,这新项目未必就能成功。”

    “呵呵,你赵得宝还是天师了,能掐会算不成!?”赵得贵讽刺嘲笑说。

    赭“是嘛,我认为能成功,章玉德是个有眼光有才华的人,我绝对相信他的抉择。”段海蓉对章玉德很有信心的。

    “可是……”赵得宝摇头说。

    赵得贵右手抓着空的左衣袖说:“得得得,赵得宝,你别卖关子,有话快说。”

    赵得宝说:“这一次亚洲经融风暴很厉害的,我听说我们沿海很多厂子都受到了影响,拿我们的建材厂来说,也受到了影响,已经一个月没有接到新的订单了,现有的生产任务,也只能维持两个月的生产。”

    “这一次亚洲金融风暴,的确使我们中国沿海地区的一些工厂企业受到了影响。”段海蓉附和说。

    赵得贵不明白地问:“呵呵,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和我们上新项目没有关系呀!”

    赵得宝问道:“我问你,我们的新项目是不是要生产产品?”

    赵得贵说:“是啊。”

    “产品要不要卖出去!?”赵得宝又问。

    段海蓉说:“得贵叔,赵得宝的意思是,新项目会受亚洲经融风暴的影响,产品卖不出去。”

    赵得贵拍拍自己的头,自嘲地说:“呵呵,老了!真的老了!不中用了,连这话也听不明白,呵呵,这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我得退休了。”

    段海蓉说:“得贵叔,你不老,你还不能退休。”

    “60多岁了,还不老!?要不是你们非得要我留任,我早退了。”赵得贵说,“等章玉德回来,我就撂担子了。”

    段海蓉着急地说:“别别别,得贵叔,这修千万不能退!”

    赵得宝说:“得贵叔,我们村的企业就要全部倒闭了,这个时候,你这老九不能走,你得给我们掌舵。”

    “千万别说掌舵,”赵得贵摇摇右手,然后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我这一脑袋的浆糊,不能使唤的。”

    赵得宝说:“我建议重新开挖煤窑。”

    “呵呵,这个……”赵得贵犹豫说,“得等章玉德回来再说。”

    赵得宝说:“得他回来?这事绝对办不成。”

    赵得贵问:“为什么?”

    “他这个人太老实了,没有上级的批准,他是不会同意开挖煤窑的。”赵得宝说,“只有乘他没在家,我们先挖着,造成既定事实,我们再劝劝他,他也许会同意的。”

    赵得贵晃晃左手空的衣袖说:“呵呵,你小子,这不就是戏文中说的先斩后凑吗?呵呵,你这鬼点子……”

    段海蓉想想赵得宝说得很有道理,对赵得贵说:“我赞成赵得宝的意见。你呢?”

    赵得贵摸摸自己的脑袋说:“别忙别忙,先让我这满脑袋浆糊搅动搅动一晚再说。”

    第二天上午,村委列席参加的毛衣手工编织厂的厂务会召开了。神形憔悴的王桃花也赶来参加了,她是接到厂里会计妮子的电话赶来的。

    开会了,香首先向各位通报了厂里目前的艰难处境:“由于亚洲经融风暴,我们毛衣手工编织厂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产品积压,估计一年半载没法销售出去。”

    大家的心顿时忧悒起来。

    赵得贵沉痛地说:“香,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香犹豫着:“这……”

    赵得宝心想,香肯定是要关停厂子了,只是抹不开面子直接说,我为什么不直接点出来,然后再劝赵得贵重新开挖煤窑?

    赵得宝说:“我知道,香是想关厂停产。”

    香接过赵得宝的话题,满脸无奈地说:“是啊,目前唯一的办法是暂时停产,等待市场有所转机再开工。”

    王桃花站起来说:“我认为等市场不如积极去寻找市场。”

    赵得贵眼睛一亮,看着王桃花。

    “你说说看。”香惊喜地看着王桃花,催促她说出个“启死回生”的妙方。

    王桃花说:“既然毛衣市场渐趋饱和,为什么不以退为进发展新项?例如转产做其它服装?先从低中档做起,占领了市场后,再瞄准高档,创自已的名牌,把企业做强做大。”王桃花和盘托出自己的设想。

    香听了喜形于色,连连点头说:“王桃花说得好,应该转产,这样吧,我先停产,然后再谋划转产。”

    “好吧,香,就这么办。我们走了”赵得贵说完,率先退出会议。

    赵得贵走进自己办公室。赵得宝和段海蓉跟了进来。

    赵得宝问:“重新开挖煤窑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挖吧,现在我们村里只有重新开挖煤窑这一条路了!”段海蓉劝道。

    “好,这回我做主了,重新开挖煤窑!”赵得贵痛下决心说。但这次他的决心下错了,给赵章和章玉德带来了巨大的祸患。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