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留下后遗症

    115再一次留下后遗症

    天已经大亮,两个小时的急行,王桃花汗流浃背,终于赶回了刘家村子,远远看见自已家大门紧闭,联想到自己昨晚做的那个噩梦,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涌向心头。

    “妈妈!文杰……”王桃花加快脚步,远远地扯开喉咙大喊。

    家中没有人应声。

    “妈妈!文杰……”王桃花急了,心里惶惶的,她双手笼在嘴角,尖利着声音大声呼喊。

    居家里还是没人应声。

    莫不是真的应验了那个噩梦?王桃花没命地奔跑,气喘咻咻跑到自家大门,她用力拍打着房门,拼尽全力呼喊:“妈妈!文杰……”

    屋子空寂无声。

    王桃花踉踉跄跄跑到卧室窗前,透过窗玻璃向里张望。

    屋内景象惨不忍睹!刘文杰躺倒上,左手腕上的伤口依旧有血流出,上地下到处是血渍。婆母悬挂在卧室的木梁上,子还在晃动着。

    “妈——文杰!……”王桃花天崩地裂似的哭喊一声,发疯似的推打房门。

    赭左邻右舍的邻居们听到王桃花的哭声赶来了,帮助王桃花把房门打开,从房梁上取下刘母,平放在地上。

    王桃花踉踉跄跄奔进房,哭喊着:“妈——妈……”

    婆母一动也不动的,浑发紫。

    “文杰!文杰……”王桃花又奔向刘文杰,她双手死劲地卡住刘文杰左手伤口的上半部,不让鲜血流出。

    刘文杰也是一动也不动,右手臂冰凉冰凉的。

    王桃花一腔幽怨满腹愁肠地哭喊着:“文杰啊文杰,我想不通,你的心怎么就这样硬?你说你我,你就不要抛下我到另一个世界!文杰呀,你好不明白,我别子离婚为的是什么?我含辛茹苦为的是什么?我为的是你啊!我为的是我们的!文杰啊,你好自私,你贪图安逸,你抛下我一个人走了,在无边的黑暗里永眠。可是我呢?我的无所!我的无所归!我的灵魂无所栖!文杰啊文杰,你走了,可你知道吗?我会好孤单好寂寞,我会是一只小小的孤雁,在冷风苦雨里孑然独行!文杰,我恨死你了!我恨死你了……我念着你,呼喊着你,你为什么不答应我?你快说话呀!你快回答我呀……”

    左邻右舍听了王桃花这一番发自内心的哭诉,莫不伤心流泪。

    村里的医生被邻居请来了。他背着药箱跑进房间,他首先把一把刘母手臂的脉搏,惊喜地说:“没死!”

    一位邻居说:“医生,快抢救啊。”

    医生说:“别急,先让她这样躺着,等她缓过气来再说,我去看看刘文杰。”

    “把她移到上。”另一位邻居说。

    “不行,这样还好些。”医生摇手说。

    “文杰,你别走!你回来!你快说话呀!你快回答我呀!文杰……”王桃花依然在伤心绝地哭喊着。

    医生快步走到旁,探探刘文杰的鼻孔,已经感觉不到他的呼吸,医生神色凝重,赶紧施行人工呼吸,然后再用手指触触他脖子上的脉搏,惊喜地说:“好,有脉搏了!”

    “真的!?”王桃花惊喜交加地说,“医生,快救救他!”

    “王桃花,你别哭了,我先包扎好他的伤口,止住流血再说。”医生说

    王桃花哽咽着喉咙,点头应答着:“嗯。”

    医生说完,赶紧打开药箱,有条不乱地包扎着刘文杰的伤口。

    看来是有惊无险了。王桃花心里宽慰了不少,赶紧擦掉自己的眼泪。

    医生给刘文杰包扎好伤口,立马给刘文杰输上液。然后对王桃花说:“刘文杰失血太多,必须到上级医院输血,否则……”

    王桃花才放回的心又提到了嗓子口了,她急迫地说:“医生,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医生赶紧向县人民医院拨打急救电话。打完电话,医生立马去看刘母,王桃花也急跑着去看婆母。

    “妈!妈……”王桃花拉着婆母手呼喊着。

    医生再一次摸摸刘母的脉搏说:“王桃花,你别喊了,你婆母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让她慢慢地缓过气来就行了。”

    “嗯。”王桃花听这么说,悬着的心答应着。

    两个小时后,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把刘文杰接走了。

    十天后,县人民医院急救病房里,刘文杰躺在病上正在输液,他傻傻地看着王桃花,王桃花坐在病前,神抑郁地抓住刘文杰没有输液的那只手,凝望着刘文杰。

    一旁坐着已经康复了的刘母,她抽噎着,泪流满面。

    医生过来查房。

    王桃花着急地问:“医生,为什么我丈夫全瘫了。”

    医生查看了刘文杰后说:“失血过多一般会造成大脑缺氧改变,它的严重程度取决于缺氧时间的长短、有没有心跳呼吸骤停,还有,心肺复苏术施行是否及时。心跳呼吸骤停时间短,一般不会造成神经系统损伤,问题不大。如果心跳呼吸骤停时间超过6分钟的话,肯定就会造成神经系统损伤。神经系统损伤后遗症的主要表现为智能障碍、运动障碍等,再者,病人原来就有外伤造成神经损伤,所以……”

    “这么说,他没得治了。”王桃花几乎绝望地问。

    医生遗憾地说:“恐怕只能这样了,你们出院吧,在医院住着也于事无补。”

    “文杰,我的儿啊,你这样,叫我今后怎么活啊。”刘母捶打自己的部,失声痛哭。

    王桃花此刻倒很坚强了,她安慰婆母说:“妈,事已如此,再哭也无济于事。妈,你放心,我不会抛弃你的,只要我王桃花有一口饭吃,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母子饿着!”

    刘母感激地抱住王桃花,哭着说:“桃花,我的好媳妇,你是我前世修来的菩萨呀……”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