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中心医院

    102市中心医院

    王桃花和婆母天刚蒙蒙亮就起了,轮流背着刘文杰,去坐通向湘资市的客车,他们是去市中心医院给刘文杰治病的。

    居年轻女人的幸福是与福紧密地连在一起的。这次,王桃花是满怀希望把刘文杰送进医院的,她相信医生能医治好刘文杰的功能,能让刘文杰重振雄风,能让自己得到福,能使自己生个孩子。她希望孩子的到来,使这个充满寂寞和痛苦的家庭,能弥漫着闹和欢乐。

    王桃花汗水津津地背着刘文杰走进医院的挂号大厅,此刻,正是医院看病挂号的高峰时期,各个挂号的窗口前排满了挂号的人们。

    王桃花把刘文杰放到挂号大厅的塑料椅子上,喘一口气,用手帕擦擦满脸的汗水,然后让婆母守候着刘文杰,自己去排队挂号。

    足足排了一个小时,这才挂上了号。王桃花把挂号票据和医疗手册往衣袋里一塞,背着刘文杰上三楼的门诊室去替刘文杰看病。

    专家门诊室里,老专家是一位男,将近60岁了,戴一副金边眼镜。老医生给刘文杰初步诊查过后,开出一系列检查报告单,王桃花和刘母将刘文杰楼上楼下地背着去做各种检查,待最后一项检查做完,再将刘文杰送到医院挂号大厅里休息,王桃花和刘母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刘文杰看着王桃花和母亲累成这个样子,实在不忍心他们再这样累下去,他心疼地提议说:“把你们累坏了。桃花,我和母亲就在医院这挂号大厅里休息等候,你去拿那些检查报告吧。”

    赭王桃花喘喘气说:“这样好,不用背上背下的。拿检查报告也许要很长时间,你和妈妈要耐心地等着。”

    刘文杰挥挥手说:“这个我知道,你去吧。”

    王桃花转走出医院大厅,去拿各项检查报告。

    走到医院大厅外面甬道的转角处,王桃花迎面碰上手里拿着医生开的处方的章玉德。

    王桃花惊异地问:“玉德,你……你在医院干什么?”

    “彩云病了,我陪彩云来治病。你这是……”章玉德看着王桃花,很关切地问。

    “我陪刘文杰检查体的。”听说赵彩云病了,王桃花忙问,“彩云姐哪咳嗽是什么病?”

    章玉德的脸顿时郁了:“病很严重。”

    王桃花问:“到底什么病?”

    章玉德摇摇头,直叹息。

    王桃花顿时明白过来了,赵彩云患的一定是一种很难治愈的疾病。她左右打量,没见赵彩云,便问:“彩云姐呢?”

    章玉德说:“在住院哪。”

    王桃花想:我得去看看彩云姐。

    王桃花问道:“住哪?等我取回检查报告就去看看彩云姐。”

    “别客气。”章玉德不想说,但架不住王桃花反复询问,最终还是说了住院的病室。

    王桃花匆匆离开章玉德,转去拿检查报告。

    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拿齐了各项检查报告。王桃花急切地看那些检查报告,但检查报告上的专业术语很强,她看不明白,但她隐隐约约感觉到刘文杰的病不那么好治疗,她的心里闷得很,十分难受。她拂拂自己的口,稳稳自己的绪,就大步往医院挂号大厅走去。走到医院的挂号大厅门口,王桃花想到刘文杰的心理承受能力差,再也经不住打击了,于是她多了一个心眼,转向三楼的门诊室走去,独自一人将检查报告交给医生。

    老专家接过检查报告认真看了起来。

    待医生看完检查报告,王桃花问道:“医生,我家刘文杰的病能治好吗?”

    医生边在病历本上写着边说:“病人属于外伤引起腰部和颈部脊髓损伤合并高位截瘫,过去的手术只是恢复了椎管口径免使神经再度受损,已完成了它的治疗使命,但受损的神经仍处于麻痹休克状态。要想受损的神经恢复功能,除了自修复外,还可以采用中药、发磁共震等方式进行治疗。”

    “什么时候能治好?”王桃花急迫地问。

    医生摇摇头说:“病人受损神经时间过长,已经发生缺血变,因此这个很难说,治愈的希望只有10%。”

    王桃花满怀希望而来,听说治愈的希望只有10%,她很失望。

    医生又说:“先治疗一段时间,然后再观察吧,希望能创造奇迹。”

    医生的话又让王桃花振奋起来。好强坚毅的她,希望能够再度创造奇迹,就像刘文杰从植物人状态中苏醒一样。

    王桃花问:“医生,需要住院吗?”

    医生说:“这是慢病,不需要住院,先做一次发磁共震,然后开一些中药回家治疗就行了。”

    王桃花点点头。

    医生开处方。

    拿了医生的处方,王桃花跑到医院门口,在那里买了水果,就去看望赵彩云。

    走到肿瘤科住院部门前,看到入口处那高悬的“肿瘤科”蓝底白字的牌匾,王桃花的脚步迟缓了,她心中感慨万千:彩云姐,我们都在追求自己的,我们也都得到了我们想要得到的,但是命运却是这般捉弄人,不让我们圆满,只让我们守住残缺呀。

    病室里,赵彩云满脸病容倚坐头。章玉德把药片放入赵彩云左手,再递上一杯温开水。

    赵彩云哆哆嗦嗦把药塞进嘴里,喝着温开水,艰难地吃药。

    病房虚掩的门被推开了,王桃花出现在病室的门口。

    “彩云姐。”王桃花提着一网袋水果走近赵彩云。

    “桃花,你来了?”赵彩云拉着王桃花的手,十分感动地说。

    看到赵彩云那般憔悴,王桃花就忍不住流泪了,她哽咽着说:“彩云姐,你的病……”

    章玉德害怕王桃花泄露赵彩云的病,赶紧摇手,岔开话题说:“桃花,彩云患的是肺心病,需要慢慢治疗。”

    王桃花心领神会,擦掉眼泪说:“彩云姐,我早劝你到大医院看病,你总不当回事。这次你一定要安心住院,把病彻底治好才回家。”

    “我担心家里的孩子。”赵彩云说。

    “我已经嘱托赵大牛夫妇了,有舅舅、舅妈照顾,你还不放心?”章玉德说。

    “过几天我就回赵章上班了,我去照顾孩子们,彩云姐,你放心住院。”王桃花说。

    赵彩云握住王桃花的手说:“桃花,谢谢你了。”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