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产的协商离婚

    105流产的协商离婚

    赵涌波收回了自己迈出悬崖的那只脚,他转缓慢地,一步一挪地走回卧虎石坐下,将头依靠在卧虎石上,两眼紧紧地闭着,内心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我赵涌波再不能这样活下去了,但是,我又该怎么活下去呢?

    赵涌波很茫然地张开双眼望着天空:老天,告诉我,我赵涌波今后该怎么活下去?

    苍天无语,只有一群小鸟在天空中欢快地鸣叫着,快乐地飞翔着。

    居我赵涌波比不上天空中那群小鸟啊。赵涌波再一次闭上自己的眼睛,流下痛苦绝的泪水。

    这时,香的话又在耳旁回响:“去勇敢地开创自己的未来……”

    赵涌波想:香说,去勇敢地开创自己的未来?我的未来是什么?我的未来应该是……是——斩断过去,去重新追寻一个自己的人,自己的人!对,就应该这样,我要与王菊花离婚,我要重新找一个两相悦的人!

    赵涌波想到这,他的感冒顿时好了,他站了起来,对着天空大声喊道:“我要离婚!我要找回自己的!我要好好的活着——”

    第二天,赵涌波约来了王菊花娘家的长辈和村干部,自己家族的长辈和村干部赵得贵、段海蓉、赵得宝他们,要求协议离婚。

    赵涌波最先发言,他先向大家鞠一躬,然后说:“各位领导,各位长辈,今天我赵涌波约请你们来我家,是给你们添麻烦的。大家都知道,王菊花是个傻子,她每天除了吃喝拉撒,既不会持家务,又不会知暖疼人,而且还不会生孩子,因此,我认为我和她的子是没法过了,我要求和她离婚,希望各位领导,各位长辈,今天能协商解决好我和王菊花的离婚问题。”

    赭说完,赵涌波向大家再鞠一躬,然后坐下。

    现场气氛顿时凝重起来,一时全场鸦雀无声。

    静场了片刻,赵得贵说:“赵涌波说的事,这的确是个事。呵呵,你们娘家人说说看,你们什么态度?”

    王菊花的娘家人纷纷站立,跑到一旁商量去了。

    赵得贵问赵涌波:“真的要离婚?”

    赵涌波点头说:“我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段海蓉同地说:“是啊,你这么一个英俊的男人,娶了这么一个又丑又傻的女人,搁谁也不愿意呀。”

    赵得宝说:“赵涌波,这事只怪你娘,强迫你娶上王菊花。”

    赵得贵挥挥手说:“过去的事算了,不要说了,要怪只能怪我们赵章过去太穷了,否则……”

    赵得贵住了声,王菊花的娘家人已经返回来了。

    王有理代表娘家站立发言。王有理,六十余岁,是王菊花的堂伯伯,也是赵涌波母亲的堂弟弟,是他们那个地方德高望重的人物。

    王有理不急不忙地说:“赵涌波刚才说我们的王菊花傻,她的确是傻,她的确每天除了吃喝拉撒,既不会持家务,又不会知暖疼人。她的确不能般配你赵涌波。但当时,我们并没有想把王菊花嫁给你的,我们知道她配不上你。是你的母亲央求我们将王菊花嫁给你的,当时你也是同意的,如果你不同意,我们不会将王菊花嫁给你的!王菊花傻是傻,但当时要嫁个男人还是不会太难的。赵涌波啊,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想知道这个原因,我只想问你,你现在嫌弃王菊花傻了,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嫌弃王菊花傻?王菊花嫁给你赵涌波也有近十年了,这近十年你为什么能与她朝夕相处?赵涌波啊,你现在想抛弃王菊花,但我们王家历来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要想送回来,没门。”

    王有理说完坐下。

    赵涌波站起来辩解说:“我的确知道王菊花傻,我的确当时答应娶王菊花,但我当时是在母亲的迫下才答应的。我的母亲为我三十岁打单,我不忍心她死在我的面前。我的确和王菊花生活了将近十年,但这近十年,我是在母亲的迫下才与王菊花生活下去的。你们知道我这近十年是怎么过的吗?我是度如年啊!”

    赵涌波说着说着,两眼泪水滂沱,在场的人没有不为之动容的。

    赵涌波继续说:“为了我的母亲,我也曾想认命,和王菊花生个孩子,凑合着过完下辈子,但王菊花没有生育能力,现在我的生活连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你们说,这子怎么过!?你们知道吗?昨天,昨天,我差一点就跳崖自尽了。”

    所有的人都用惊异和同的目光看着赵涌波。

    赵涌波说:“我昨天放弃了死亡,我想好好的过好自己的下辈子,为了这个愿望,我请求和王菊花离婚。王菊花跟了我将近十年,我愿意补偿她。”

    王菊花的娘家人沉默了。

    赵得贵问王菊花娘家人说:“况就是这么一个况,你们表态啊。”

    王菊花娘家人商量了一会儿,仍然由王有理表态说:“我们还是那句话——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王菊花生是你赵涌波的人,死是你赵涌波的鬼,我们是不会将王菊花接回娘家的,我们走。”

    王菊花的娘家人全部离开回家去了。

    赵涌波愣愣地发呆。

    赵得贵晃着空的左袖子,安慰说:“赵涌波,这事别忙在这一时。”

    段海蓉建议说:“像章玉德一样,上法院离婚。”

    赵得宝建议说:“等章玉德回来了,找他商量怎么离婚。”

    赵涌波默然地点点头。

    王菊花这时闯了进来,她高声嚷道:“我……哦(饿)……了……我……要……”

    赵涌波看着王菊花,浑一阵阵发冷。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