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来生

    93如果有来生

    这些天,刘文杰的心境特别好。

    过去的那段子,残的包袱,犹如蚕茧束缚刘文杰的视野和灵魂。现在,刘文杰犹如破茧的飞蛾,轻盈盈飞向蓝天白云。他的心开阔,视野恢宏。

    刘文杰倚坐头,夕阳从窗户入,灿烂明亮。他凝望这一小片灿烂的阳光,一种绪潜滋暗涌。刘文杰拿起头小桌上的纸和笔,“刷刷刷”把自己的绪挥洒成一行行文字。一首诗一气呵成。刘文杰默读一次,润色删修一翻,满腔激地诵读:

    居活着就好

    我上半每个细胞都在痛,

    这感觉像文字一样真实;

    赭我下半每个细胞都失去了记忆,

    这感觉就像在睡梦里。

    没有一种药能够治好这种病,

    只有亲才是最好的医生;

    只有自己才是最好的手术刀,

    只有振作才是最佳的疗效。

    我上半每个细胞都在痛,

    这种感觉很好;

    它说明我还活着,

    能知觉痛的活着,这就好。

    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回家了,王桃花牵挂着刘文杰。上午,王桃花忙完厂里的事,下午便搭煤车回家。未进家门,远远听到刘文杰朗诵诗歌的声音,王桃花快步奔入卧室,笑呤呤地说:“文杰,你写诗了?”

    “桃花,回家了?“刘文杰笑笑着说。

    “我看看。”王桃花抢过刘文杰手中的诗稿。读完诗,王桃花评点说,“好诗!尤其是最后一句‘能知觉痛的活着,这就好。’它表达了对生命的和礼赞,还有,歌颂了奋发进取的精神。”

    刘文杰笑了,欣欣然说:“得到你的表扬,比在报刊上发表,我更快乐!更幸福!”

    “真的!?王桃花歪着头,含脉脉地看着刘文杰。

    刘文杰真诚地回答说:“真的。”

    “这首诗一定会发表的。”

    刘文杰从头寻出一张报纸递给王桃花说:“这是我刚刚在省报上发表的诗,请你指导。”

    王桃花笑着接过报纸说:“哟,我的诗人很客气嘛。我马上拜读。”

    刘文杰被王桃花的俏皮话逗乐了。

    王桃花展开报纸读刘文杰的诗:

    听刨

    我对着窗微笑

    窗外有一种声音

    是我久违的音乐

    我听到了锯木机的

    刀片与木头结合的韵律

    以及碎屑的飞落

    如同昭示某种**和变化

    疙瘩刨掉了

    岁月的皱纹以及细小的

    梭角刨掉了

    一刻又一刻

    木头在露出自已的本质

    一刻又一刻

    木头又在失去了自己的原形

    不停地刨呀

    刨去了时间

    刨去了一个人的经历

    刨去了一个沉甸甸的故事

    从这首诗里,王桃花读出了刘文杰的心——苦闷、沉痛和向往。王桃花把刘文杰的头揽入怀里,脸温地贴着刘文杰的头顶:“文杰,你的诗写得很不错,希望你写出更多更好的诗篇。”

    “我会努力的。”

    “这就好。”王桃花捧着刘文杰的头,在他额头上轻轻地吻了吻。

    刘文杰不敢回吻,他怕撩起王桃花心中的**。因为自已不能给予王桃花一个丈夫应尽的义务。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对于王桃花来说,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正是**如虎如狼的时期,却要守活寡,这多么残酷啊!

    刘文杰低下头,满怀内疚。

    “怎么啦?”看着刘文杰瞬息变幻的脸,王桃花不解地问。

    刘文杰尴尬地笑一笑说:“没什么。”

    王桃花继续谈论着诗:“文杰,我希望你拓宽诗路,少写格调沉闷的诗作,多写欢畅的题材。”

    刘文杰点点头,问:“你怎么不写诗?”

    “没时间。”王桃花停停说,“待我完全熟悉了毛衣厂的业务,我会写的。”

    “工作很忙?”

    “很忙。”

    “那你还经常回家?”

    “牵挂你嘛。回家看看,哪怕一会儿,心也踏实。”

    刘文杰十分激动地说:“桃花,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文杰,如果有来生,就一定有前生,我们的前生,一定是……”王桃花说到这,突然感觉自己这话说下去会伤害刘文杰的自尊,赶紧转变话题说:“文杰,不管前生与来生,最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好好过好今生,我请求你不要辜负我的希望,像你的那首诗一样,好好的活着。”

    诗人的心是敏感的,也是脆弱的。刘文杰早就从王桃花的话里听出王桃花对他的自尊心的小心维护,虽然他对这种特别的维护有点逆反,但他没有表露出来,他笑着说:“桃花,你别担心我,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的。”

    王桃花从刘文杰闪烁不定的眼神里,读出了他的所思所想,她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她点点头说:“好,这就好。哟,屋内的光线好暗。”

    刘文杰望一眼窗口,幽幽地说:“已经黄昏了。”

    王桃花从刘文杰的话里听出了一种抑郁的心,她没有再去纠缠这话,她想:只要刘文杰能有信心战胜病魔就行了,自己不该去纠缠他每一句话每一刻心的对与错。

    王桃花走到窗前。

    西边天空的云霞一片桔红,头顶的天空已经有了几颗稀疏的星星,像人的眼睛,明亮而温

    一位陌生年轻人,在刘文杰堂伯的陪同下,急匆匆走来。那位年轻人汗流满面的,堂伯则一脸的慽然。

    陌生年轻人是来报丧的:今天上午,一台装石料的卡车倒车时,刹车失控,把刘父撞倒,卡车后轮从刘父上辗过,他当场亡。

    父亲的噩耗突如其来,犹如惊天巨雷,把刘文杰炸呆了。他半晌没言语,只是愣愣地望着某个地方,眼睛一动也不动,整个人仿佛一尊泥塑。

    “我可怜的孩子他爸呀……”刘母听到丈夫的恶噩,悲痛绝,用金属一般坚锐刺耳的声音大喊一声,嘴里喷出一口鲜血,子歪倒地上。

    王桃花心如刀绞,想到刘父平对自己的关怀,顿时泪如雨下。眼见刘母昏厥地上,她吓坏了,慌忙奔上前,抱着刘母哭喊:“妈妈——妈妈……”

    “别哭了,快去叫医生。”堂伯说。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大伯,我看护妈妈,你去请刘医生。”王桃花和堂伯把刘母抬上一张竹椅上躺着,然后请求说。

    堂伯答应一声,风一样跑出了门。

    一会儿,刘医生来了。他检查完后说:“她是悲伤过度,打镇定剂就行了。”

    刘医生替刘母打针。

    “桃花,你爸的后事怎么安排?”堂伯问。

    王桃花哭着说:“大伯,我已经六神无主了,一切拜托您了。”

    堂伯点点头,又风一样地跑了出去。

    王桃花看着刘文杰那个样子,担心他扛不过,病加重,她抓着他的双臂说:“文杰,文杰,你别这样!文杰,你别吓我……”

    刘文杰从痴呆中醒了过来,想到父亲本该是坐享清福的年纪,但为了替自己挣药费,为了维持这个家,强撑着子去石料场干那繁重的货,最后惨遭横祸。刘文杰悲从心生,泪如雨下。他哭着喊着:“爸爸,您死得好惨啊!爸爸,是我害死了您!是我害死了您!天啊,为什么不把我这半死不活的废物要去,我要换回我的爸爸……”

    刘文杰越哭越伤心,他拼命地捶打自己,借助肌肤的刺痛来减轻内心的痛苦。

    王桃花担心刘文杰的子,赶紧上前抱住他的双手劝道:“你不能这样,你是病人……”

    “让我死!让我和爸爸一起去死……”刘文杰哭喊着,奋力摔开王桃花的手,由于用力过猛,他从上摔了下来,额头摔破了,鲜血淋淋的。

    王桃花心疼得不行,赶紧去抱刘文杰。刘文杰突然不哭了,双眼紧合,浑抽搐。

    “刘医生,他他他……”王桃花急得语无伦次。

    刘医生号号刘文杰的脉搏说:“没事。”

    王桃花和刘医生一起把刘文杰抬上

    王桃花担心地看着刘文杰,害怕他再次成为植物人。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