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终点的约定

    92人生终点的约定

    从乡政府开完会,章玉德背着一个挎包回到赵章,已是太阳西斜,在村煤矿打个转,处理一些事物,回家已是黄昏。

    芳芳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坐在屋门口,神呆呆地望着村办公大楼的方向,她在等着弟弟章乐生回家。上午,章乐生跟随他妈妈王桃花去村办公大楼玩,到现在还没回家。平,芳芳总是和章乐生在一起玩,难得分开,今天分开这么久,她有点心神不宁。

    章玉德老远喊道:“芳芳。”

    居“爸爸。”芳芳闻声站立,高兴地一路小跑着迎接章玉德。

    平,只要一听到自己的声音,儿子章乐生一定会跑着迎接出来的,今天怎么不见他的影呢?章玉德感觉奇怪,便问芳芳:“弟弟呢?”

    芳芳拉着章玉德的手说:“弟弟去王阿姨那里去玩了。”

    赭“王阿姨?是他妈妈王桃花?”章玉德问。

    芳芳说:“嗯,今上午去的,到现在还没回来。弟弟说话真不算话,还说和我做车子比赛的呐。”

    章玉德惊异地问:“上午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芳芳点头说:“是啊,爸爸,你去接弟弟回家吧。”

    章玉德说:“好,爸爸马上就去接。”

    芳芳立刻高兴起来,她高声大喊道:“呵——妈妈,爸爸就去接弟弟了啰。”

    赵彩云闻声迎了出来说:“回来啦?”

    章玉德说:“回来啦。章乐生在王桃花那?”

    赵彩云说:“王桃花上午来教我编织一款新式毛衣,乐生恋她,哭着闹着要跟着去,我没办法,只好让他跟着去,想不到现在还没来。”

    章玉德将挎包递给赵彩云说:“包里有水果,你洗给芳芳吃,我这就去接乐生。”

    赵彩云接过挎包。

    芳芳立刻放下章玉德的手,高兴地说:“妈妈,我去洗,等弟弟回来,我们一起吃。”

    赵彩云将挎包交给芳芳说:“你这死丫头,有吃的,看把你高兴的。”

    章玉德说:“孩子都是这样,彩云,我走了,去接乐生去。”

    赵彩云说:“去吧,早点回家吃饭。”

    章玉德答应一声,就去接章乐生去了。

    赵章村办公大楼王桃花租住的那间房间里,章乐生听完王桃花讲完一个故事,还要求妈妈继续讲故事。

    王桃花说:“儿子,时间不晚了,你该回家了。”

    “不嘛,我不会去。”章乐生撒说。

    章玉德来了,他接声说:“儿子,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不回去?”

    “爸爸,”章乐生见是爸爸,高兴地叫一声说,“我要妈妈给我讲好多好多故事听。”

    王桃花无可奈何地说:“你来了,乐生这孩子缠着我呢。”

    章玉德说:“你别由着儿子。”

    “爸爸,我们今晚在妈妈这里睡吧。”章乐生上前拉着章玉德的手说。

    “我们不能在这里睡,我们回家吧。”章玉德抱着儿子说。

    “爸爸,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睡?你和那个妈妈在一起睡,为什么不和这个妈妈在一起睡?她们都是妈妈呀。”章乐生问。

    儿子不懂事,他不知道爸妈离婚再婚这些概念,当着王桃花的面,也不好给儿子说这些呀。章玉德卡壳了,一时不知道怎么来说服儿子。他用右手揉搓着自己的右耳垂,下意识地看一眼王桃花,想知道王桃花的反应。儿子幼稚的提问,王桃花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将目光向章玉德投去,想探知他这时的表。四目相对,碰撞出心弦的颤抖,也碰撞出许多尴尬。他们立刻将目光游离开去。

    章玉德终于想出了词儿说:“这个妈妈和家里的妈妈不同?这个妈妈你只能叫她妈妈,她不能和爸爸住在一起。家里的妈妈,你不但能够叫她妈妈,她还可以和爸爸在一起。”

    “不嘛,我要两个妈妈和爸爸住在一起。”章乐生撒说。

    王桃花想,再也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和儿子纠缠了。她岔开话题说:“儿子,回家吧,不然妈妈以后再也不给你讲故事了。”

    “儿子,我们回家。”章玉德抱着儿子就往外走。

    “不嘛,我不走,我要在妈妈这里……”章乐生哭闹着。

    听着儿子渐渐远去的哭声,王桃花心如刀绞,她想,儿子长大以后,他当着我和章玉德的面质问自己为什么要离婚,自己该怎么回答儿子。

    王桃花背靠着门框,眼里泪水横流。

    赵章的夜已经很静了,孩子们都已入睡,赵彩云和章玉德穿着睡衣,仰面躺倒上睡觉。

    赵彩云一点睡意也没有,嫂子郑晓蓉的话又在赵彩云耳旁回响:

    “彩云,我可要提醒你,你还是少让王桃花来你家。”

    “王桃花来得这么密切,子久了,难免章玉德不与王桃花旧复燃,到时候你就麻烦了。”

    “哎呀呀,你怎么这么不明白事呀。王桃花现在的丈夫残废了,她很有可能后悔当初和章玉德离婚呐。再者她和章玉德还有个儿子维系着,王桃花走你们家走得这么勤,我看她是有目的的。”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彩云,你真傻,到时候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哟。”

    ……

    赵彩云相信,章玉德是真心自己的,他不会再他的前妻王桃花。她想,章玉德关心王桃花,照顾王桃花,他那只是同王桃花,看着王桃花是章乐生妈妈的份上。但对章乐生她就很不自信了,联想到章乐生白天那么恋王桃花,她对未来就特别担心了。赵彩云想,章乐生现在不懂事,他还和自己亲,如果他长大了,懂事了,他还会对自己亲吗?他会不会不认我?不孝敬我。自己没有了生育能力了,和章玉德没有生育孩子,我怎么办?王桃花到底还会不会想着章玉德?如果她还想着章玉德,我该怎么办?……

    章玉德也是一点睡意也没有,傍晚去村办公大楼接儿子的那一幕景又在他脑海重现。他想,儿子现在还不懂事,如果等他长大了,如果他依然恋着王桃花,要求自己和王桃花重归于好。如果王桃花依然留在刘文杰哪里,这好办,如果刘文杰的病没有好转,王桃花又想和我复婚,我该怎么办?不!不!我不能辜负彩云,我不会抛弃彩云的,但是,如果章乐生因此恼恨彩云,不孝敬彩云,我和彩云又没有另外生育孩子,彩云老了,如果我走在她的前面,她孤零零一个人该怎么办?她还有芳芳,芳芳能负担起她吗?……

    一个睡姿难受,章玉德换了一个睡姿,面向彩云睡着。赵彩云也换了一个睡姿,面向章玉德而睡。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章玉德问:“彩云,你还没睡?”

    “没睡,玉德哥,你也没睡?”赵彩云问。

    “嗯。”章玉德回答。

    “你怎么睡不着了?”赵彩云问。

    章玉德在黑暗中看着赵彩云,他想:我不能把自己刚才的担心说出来,这样会让彩云着急的。

    章玉德撒了一个谎说:“想着村里的工作嘛。”

    “玉德哥,你为村里的事够心的了,可要注意自己的体。”赵彩云关切地说。

    听了赵彩云关切的话语,章玉德心里乎乎的,他把一只手搭在赵彩云的上说:“彩云,我会的,只是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忙村里的事,没时间关照你,真对不起你了。”

    赵彩云听了章玉德抱歉的话,心头也是乎乎,她也用一只手抱着章玉德的手臂说:“玉德哥,你真好!我这一生有了你,就是现在让我死,我都愿意。”

    章玉德责备说:“彩云,你别说傻话,你不能说死,我要你好好活着,我们一齐到老,最后同一天同一个时刻死。”

    听了章玉德这一番话,赵彩云好感动,她想:玉德是真心我的,我不怕王桃花把我的玉德哥抢去了。如果同一天死,我也不用担心章乐生会不会孝顺了。

    赵彩云激动地说:“同一天同一个时刻死最好,我们谁也不必为谁先死而伤心痛苦。”

    这是我们美好的愿望罢了,但愿老天能眷顾我们,能事随人愿,这样我就不用担心章乐生将来会不回孝顺彩云了。

    章玉德想到这说:“好,我们就这样约定。”

    “就这样约定!”赵彩云说完,激动地紧紧地抱着章玉德,并深地吻着章玉德。

    章玉德回应着赵彩云,也紧紧地抱着赵彩云,火地吻着她。

    赵彩云的**因此被撩拨起来,她的手滑向了章玉德的动区,那里已是高涨。

    “你要?”章玉德问。

    “我要。”赵彩云在章玉德的怀里蛇一样缠绕着。

    “好。”章玉德的手也伸向赵彩云的动区,那里已是一片沼泽。

    于是,他们演绎着两相悦的雷鸣电闪。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