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米做成熟饭

    红|袖|言||小|说82生米做成熟饭

    这又是一个朗月的夜晚。夜空很高很蓝,星星很稀很淡,一轮皎洁的圆月悬挂天空,将银色的辉光,撒向大地。

    鸡鸣山卧虎石旁,涌波站立在那儿,焦躁不安地向山下翘首张望。一阵微风吹拂,刮得山上的树木沙沙作响,也将涌波的头发吹乱了。涌波叉开手指,梳理一下散乱的头发,依然向山下张望。

    涌波在等待着香,他已等了三个多钟头了,一直没见香的影子。

    涌波脖子都望酸了,双腿都站得无力了,他只好在卧虎石左边那块平整光滑的石板上坐下,背靠着卧虎石,幽幽地叹口气,然后掏出烟袋,一边卷烟丝抽,一边休息。

    涌波接连抽了四支烟,当他抽第五支烟时,香终于出现在涌波的面前了。

    香急切地问道:“涌波,问清楚了吗?”

    涌波扔掉烟头,立马站立,急促地说:“问清楚了,你爸嫌弃我家穷,拿不出很多彩礼,你爸要把你嫁给山外家里能拿出很多彩礼的人家。”

    香拉着哭腔说:“他这不是卖女儿吗?为什么这样啊?”

    “你爸说了,为了你两个哥哥能娶上亲。”涌波说。

    香扑上前,抓住涌波的手说:“涌波,我们该怎么办呀?”

    “我家穷,拿不出那么多彩礼,我也没法?”涌波说。

    香说:“去借呀,以后我们再还。”

    涌波摇摇头说:“我也这么想,我试着向我的亲戚借了,没门呀。”

    香急得流着泪说:“涌波,我你,我不愿意嫁我不喜欢的男人。可是我爸不同意我们好,我们怎么办呢?”

    涌波无奈地说:“香,我也你呀,我也不愿我们分手!可是你爸不同意,我也没办法……”

    香跺着脚,一股坐在卧虎石上说:“烦死了,我们怎么办呀?”

    涌波犹豫着说:“香,不过……”

    香望着涌波,急迫地说:“不过什么,你说呀,别吞吞吐吐。烦死了!”

    涌波依然犹豫不决地说:“不过……我们可以……生米……煮成熟饭,只是你……有不有决心。”

    香看着涌波说:“你是说……我们……”

    涌波上前拉住香的手,满怀希望地看着她。

    羞地低下头。

    涌波惴惴不安地追问:“香,你同意吗?”

    香下定决心,猛然抬起头说:“涌波,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把子今晚就交给你。”

    涌波紧紧地抱住香,流着泪说:“香,我你!我一生一世都你!你!你……”

    香没有说话,只是流着泪。

    又是一阵微风吹拂过来,树叶哗啦啦地响着,它们仿佛在为这对恋人在欢唱,在祝福。

    涌波和香就在鸡鸣山卧虎石那儿,以天地为媒,以左边的那块大大的平整的石块为,完成了从男生到男人、女生到女人的历程。

    第二天,香对她父亲说:“爸,昨晚我已成了涌波的人了,你就别阻止我们,让我们成亲吧。”

    “不行!你这不要脸的。”

    香爸火冒三丈,他把香“扁担”“荆条”好好招待一顿,然后锁牢家里,自己和老婆轮流守着,然后打着灯笼挑婆家,强迫香嫁给了山下一位能出得一大笔彩礼的驼背……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www.hongxiu.com)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