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动的心

    红|袖|言||小|说80驿动的心

    今天,是黑皮结婚的大好喜子。涌波吃过喜酒,独自一人来到鸡鸣山腰一块名叫卧虎石的地方坐下,默默地抽烟。他那嘴中喷出的烟雾,一团一团连连绵绵的,就好像他此刻的心

    黑皮今年三十五了,过去因为赵章太穷,个人问题总是得不到解决,三年前,他还被骗子骗过婚。现在赵章富裕了,附近村子的姑娘大多喜欢嫁赵章的男子了。黑皮的新娘,是邻村的一位大龄姑娘,人还长得不错,他真是好福气啊。涌波想到自己,在母亲的迫下,虽然比黑皮早早地结了婚,但女人是个傻子,原指望传宗接代,可是结婚十年了,那肚皮依然扁扁的,治疗的钱花了不少,吃的药要一皮箩,但一点作用也没有。如果自己像黑皮一样等到现在结婚……

    涌波又忧伤地吸了一口烟,狠狠地吐出。

    他妈的,这就是一个人的命运啊,我生来就是一个苦八字。

    涌波的目光向脚下这块石头投去。这石头形状像一头卧虎,左边是一块平整光滑的大石块,足有一块席子大。涌波有什么烦心事,总喜欢跑到这里,坐在这里默默地吸烟。因为这里有他的,也有他的遗憾。透过烟雾,他又仿佛回到了十年前。

    那时,香才十八岁,水灵灵的,十分漂亮,是赵章村当时的第一美女。涌波一米七五的个子,长得很帅气,是赵章村当时的第一美男子。那时村里(当时叫大队)组织文艺宣传队,香能歌善舞,是大队宣传队里的台柱子。涌波音域宽广优美,演技也很好,写作水平也不错,编个小节目什么的,信手拈来。涌波和香经常饰演男女主角,一来二去,这对俊男美女擦出了的火花。

    涌波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皓月当空的夜晚。赵章村的大队部就在鸡鸣山脚,宣传队在大队部排完节目后,涌波急着赶写一个对口词节目,就一个人留下编写。香本来已经和大家离开了大队部,走了一长段路,突然发现剧本的台词遗落在排练场了,香就一个人匆匆赶回取。

    涌波正写着对口词,听得香在门外喊:“涌波。”

    “香,你还没有走?”涌波诧异地问。

    香说:“我的剧本台词遗落在排练场了,明天早晨要背呐,所以我就回来取了。”

    涌波打开门,帮助香找到了剧本台词。

    涌波问:“香,你一个人回家怕吗?”

    香点点头。

    涌波说:“等我写完台词,我就送你回家吧。”

    香轻声嗯了一声。

    涌波的对口词只有一小段没有写好了,他沉思片刻,立刻动手写了起来。

    香坐在涌波的对面,柔和的煤油灯光映照在涌波那青俊秀的脸上,香凝眸久望,一颗少女的心在驿动。

    涌波写好对口词,抬头见香痴痴地盯着自己,他问道:“香,你老是看着我做什么?”

    香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像喝醉了酒似的。她将目光移开,撅着嘴说:“你不看我,怎么就知道我看你呢?”

    涌波望着香那羞红的脸说:“嘿嘿,我是看你呀。”

    香瞄一眼涌波说:“你为什么要看我?”

    涌波呆了呆说:“你说说,你为什么要看我。”

    香心中慌乱地低声说:“你漂亮呀。”

    涌波心中甜蜜蜜的,望着香傻傻的乐:“嘿嘿,真的吗?嘿嘿……”

    香的脸更红了,她低着头问:“涌波,你为什么看我?”

    涌波说:“你漂亮呀,比电影中的李铁梅还漂亮。”

    香看着涌波说:“你骗我?我哪有电影中的李铁梅漂亮。”

    “在我的心目中,”涌波说,“你是世界最漂亮的女孩子。”

    “你说的是真话?”香歪着头问。

    涌波说:“真话。”

    香痴痴地看着涌波说:“你在我心目中,你也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男子。”

    涌波上前抓住香的双手问:“真的?”

    香羞涩地点点头。

    涌波紧紧抱住香说:“香,我你!”

    香将头埋在涌波的口说:“涌波,我你!”

    此时此刻,时间与空气都被这东西凝固了。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www.hongxiu.com)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