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一般滚烫

    红|袖|言||小|说78火烧一般滚烫

    王桃花背着胀鼓鼓沉甸甸的挎包,迎着曙,匆匆从赵章往刘家赶。她的脸红扑扑的,鼻翼上冒出细碎的小汗珠子。

    王桃花在赵章住了两天,学会了赵章手工毛衣厂规定要编织的十几个花样。鉴于王桃花需要护理刘文杰,赵章手工毛衣厂特许王桃花可以带毛线回家编织。于是王桃花从厂里称了二十公斤毛线,背着回刘家。

    王桃花推开堂屋大门,放下那沉甸甸的挎包,顾不得喘气,便急不可待地跑入卧室去看刘文杰。

    刘文杰伏倒在沿上,探头外,翻江倒海般地呕吐。刘母一旁搀扶着刘文杰,满脸的焦虑和无助。

    王桃花奔上前,扶住刘文杰,急急地问:“妈妈,他怎么啦?”

    “感冒了。”刘母哭丧着脸说。

    “没请医生?”

    “没有。”刘母垂下头说,“我们欠下刘医生五千多元了,不好意思再去赊帐。”

    “病几天了?”

    “三天。”

    刘文杰腹内的食物已经吐尽,只能吐黄色的苦水。

    王桃花摸摸刘文杰的额头。呀,火烧一般滚烫。

    “妈,文杰的病不能再拖,我去请医生。”王桃花对刘母说一声,扭转子,一路飞奔,去请村诊所的刘医生。

    这个村的诊所是刘医生自家的房子,空出一间,置一大大的木货架,摆上一些药品,放上几条木凳和几把竹躺椅,条件十分简陋。

    王桃花气喘嘘嘘跑进诊所,见了刘医生,急急地说:“刘医生,我家文杰,上吐下泻,烧得很厉害,请你快去看看。”

    “你家赊的太多了,唉……”刘医生看着王桃花,皱着眉头,嘴里慢慢地说,子钉子钉着似的站立那里,纹丝儿不动。

    “我现在在赵章手工毛衣厂找了份工作,等领了这个月的工资,这次的医疗费保证一分一厘不欠,全付给你,刘医生,快,我家文杰真的病得不轻,都已经拖了三天了,再拖……”王桃花忍不住哭了起来。

    刘医生感动了,他叹气说:“你也不容易,别哭了,我去。”

    刘医生慢吞吞收拾药箱。王桃花看着刘医生那缓慢的行动,心急得猫抓似的。刘医生终于收拾好药箱,往肩上一背,从容不迫地往外走。

    “刘医生,能不能快一点?”王桃花忍不住了,催促说。

    “看你,怎么这么急。”刘医生看一眼王桃花,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加快了脚步。

    走进刘文杰家,刘医生立刻替刘文杰检查。检查完毕,刘医生收拾好听诊器说:“重感,吃几粒感冒药解决不了问题,尤其高烧,需要输几瓶液……”

    “输吧。”王桃花毫不犹豫地说,“你不要考虑省钱,该怎么治就怎么治。”

    刘医生点点头,开始施治。

    输完液,天已经黄昏,刘文杰不再呕吐和腹泻,体温也恢复了正常。

    送走医生,王桃花赶紧为刘文杰熬米粥。熬好米粥,喂了刘文杰小半碗,接着打来温水,为刘文杰擦洗子,服侍刘文杰睡觉。忙乎了一整天,王桃花累得实在不行了,她草草吃完饭、洗完澡,上倒头酣睡。一觉醒来,王桃花感觉刘文杰子又火炭一样烫人。她赶紧爬起,穿好衣服,打**门去叫刘医生。

    天已经亮了,东山岗露出了一抹鱼肚白。晨光熹微,一幢幢犬牙交错的村舍尚很模糊,那曲曲弯弯、凹凹凸凸、窄窄宽宽的泥道更是很不明朗。

    王桃花急之中忘却了拿手电,只得磕磕碰碰摸索着前行。几只狗被王桃花的脚步声吵醒了美梦,狂燥地乱吼乱叫。王桃花终于摸到了刘医生门前,她举手急急地敲打着房门。

    “谁?”刘医生睡眼矇昽地问。

    “我。”王桃花答道。

    刘医生穿好衣服,打**门,疑惑地问道:“刘文杰的病?”

    “现在又炭火一样高烧了。”王桃花焦急地说。

    刘医生背着药箱,立刻随王桃花走。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www.hongxiu.com)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