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酸的失意

    红|袖|言||小|说76酸酸的失意

    深冬的太阳是个宝。上午,红艳艳的太阳悬浮天空,那温暖的阳光瀑布一般倾泻大地,终蜗居房宇,围绕火炉坐得腰酸背疼、心里发慌的人们,一声欢呼奔出卧室,或选择背风向阳的墙角,端一把座儿,晒出满的舒坦;或急不可耐地从家中搬这搬那到户外烘晒;或挎篮提筛,到溪边井头洗东洗西。

    章玉德端一盆气腾腾的水,放置屋前水泥禾场中的木方凳上,回房拿出洗发水、梳子、毛巾等物品,引着赵彩云的左手,走出房门,走到那盆水前,让王桃花坐下,替王桃花洗头。洗完头,章玉德左手用干毛巾托起赵彩云的头发,右手捏柄梳子,一上一下为赵彩云梳头。

    “不用梳。”赵彩云阻止说。

    “梳一梳,头发干得快。”章玉德温地坚持。

    赵彩云幸福地笑了,任凭章玉德梳头。

    赵彩云的头发很长,乌黑发亮,那黄色的塑料梳子,尤如一条小船,在乌亮的海洋里游弋。

    好久没有看到儿子了,王桃花这些天心里怪想的,趁着今天天气好,王桃花奔赵章来看望儿子。远远看到章玉德为赵彩云梳头,王桃花驻足不前,静静地看着。这时,她脑海里忽然回想起自己过去和章玉德共同生活的时光,其中也不乏这种温馨的场景,王桃花心头莫名其妙地涌出一股妒意和几许酸酸的失意。

    赵彩云的头发差不多干了,章玉德这才住手,去收拾旁的洗发物品,不经意间,他看到了王桃花。王桃花虽然和自己离了婚,但章玉德现在对她没有一丝怨怼。

    章玉德地招呼着:“王桃花,来了”

    王桃花怔了怔,立刻调整自已的心态,向章玉德灿然一笑,说:“来了。”

    “怎么不进屋?”章玉德问。

    王桃花说:“刚来,看你忙呢。”

    赵彩云闻声站起,摸索着转向王桃花的方向,招招手说:“桃花,快进屋。”

    “彩云姐。”王桃花上前拉着赵彩云的手,十分亲地一起往屋里走。

    “听玉德说,你病了,好了吗?”赵彩云关切地问。

    “没事。”王桃花引着赵彩云,说说聊聊走进屋里。

    “坐,我替你倒茶。”赵彩云摸索着要去倒茶。

    “不用。”王桃花赶紧拉着赵彩云,两人在一条长凳上坐下。

    章玉德收拾好脸盆、毛巾等物品,为王桃花倒上一杯腾腾的茶,关切地问“体好了吗?”

    “好了。”

    “刘文杰的病怎样了?”章玉德又问。

    “醒过来了。”

    “好呀。”章玉德十分高兴地说,“你这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醒了就好。”赵彩云也高兴地说,“你苦子到头了。”

    “可是……”

    “怎么啦?”章玉德惊异地看着王桃花。

    “他的腰椎受损,伤了坐骨神经,医生说,他可能永远瘫痪。”王桃花满面忧伤地说。

    “唉……”赵彩云深有体会地幽幽地叹息说,“桃花,服伺残废人一辈子,可不容易。家里家外都要自己动手,你看我……”

    章玉德不让赵彩云丧气话,他打断赵彩云的话问:“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要向你学习,像你照顾彩云姐一样,照顾刘文杰一辈子。”王桃花看一眼章玉德,真诚而坦然地说。

    章玉德盯着王桃花,眼里充盈着敬佩和赞赏。半晌,他点点头说:“应该这样,是没有杂质的,是应该要有艰辛的付出的。王桃花,你今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和彩云,我们一定会帮助你。“

    得到了章玉德的理解和支持,王桃花十分亢奋,仿佛长途跋涉的人们,经过短暂休息和能量补充,又精力充沛了。她望着章玉德,感激地说:“谢谢。”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 www.hongxiu.com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