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抢险1

    红|袖|言||小|说49、煤矿抢险1

    章玉德看着强和晓亮慌急慌忙跑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心一凛,赶紧问道:“什么事?”

    “不好了,副井的水越积越多,向主井渗透得厉害。”强见到章玉德,仿佛见到了救星,他抹掉满脸的雨水,心急如焚地说。

    “渗水!?”章玉德感觉不妙,早抛了儿女长,他拿过晓亮的矿灯矿帽,“晓亮,你和大牛马上抬抽水机抽副井的水,我和强下井。”

    晓亮和大牛答应一声赶紧跑了。

    章玉德和强向矿井火速跑去。

    一道闪电划过,接着是一串震耳聋的雷声。“唰唰唰……”雨下得更大更猛了,地面积水横流。

    鸡鸣山上,山洪尤如一条毒蛇猛兽,一路狂呼咆哮,从山顶肆虐而下,势如破竹,冲毁了副井的引水渠。回流倒灌副井。

    副井的水位骤然上涨。

    章玉德赶到井口,眼见这一切,脸都吓白了,赶忙和强冲上前抢修引水渠,想把山洪导引开去。

    修好引水渠,章玉德和强往矿井里跑。

    渗水的是距井口200米远的主副井相间层。水越渗越大,相间层的泥土“扑扑”往下掉,况异常严峻,相间层眼看就要坍塌。

    章玉德心急如焚地问:“井下有多少人?”

    “二十二人。”

    “你去井口等候,维护好引水渠,等抽水机一到,马上抽副井的水。我去通知井下人员马上撤离。”章玉德说完,发疯似的往作业层跑。

    暴雨倾盆,山洪越来越大。引水渠又被山洪冲毁。洪水尤如脱缰的野马,疯狂地倒灌入副井。

    强冲上前,拼命抢修引水渠。

    副井的积水越涨越高,向主井渗漏越来越大。相间层的泥土,越掉越多,越掉越大,旋继冲出了一个小洞,副井浑浊的污水箭似的向主井。

    强修好引水渠,赵大牛和晓亮已经抬来了抽水机。

    “快,马上安装!”强慌忙上前帮忙。

    “轰——隆隆……”

    被副井积水冲出小洞的那段相间层,不堪重负,突然坍塌,水流倾泻,泥石滚动,大地震颤。

    “不好,出事了!”听着井下沉闷恐怖的巨响,晓亮惊叫一声,跌坐地上。

    强心头一颤,脑海霎时一片空白。好一会才缓过神,他吼道:“晓亮,你去通知村里的青壮年男女抢险。”

    晓亮答应一声,爬了起来,跌跌撞撞跑回村去。

    “大牛,你守着井口,我下去探探况。”强说完,扭头往井下跑。

    “危险!”赵大牛拦住强。

    “别管!”强甩开赵大牛的手,不顾一切地往井下跑。

    一米、二米、三米……强走过100米,主井被阻塞了,满眼是浑黄的积水,上面漂浮几截断了的窑撑木……

    子凉了半截,他想:困在井下的人可能凶多吉少了。

    强不敢耽搁,立刻跑出矿井组织抢险。

    村里的人闻讯蜂拥而至,亲人困在井下的号啕大哭,其他人则如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乱转,一时井口乱哄哄一片。

    赵彩云听说煤井出事了,马上为章玉德赵大牛担心起来,拄着竹棍,拉着芳芳,冒雨跑到井地探问况。听说章玉德困堵井下,赵彩云万箭穿心,眼泪扑簌簌往下坠。子晃几晃,差点跌倒。

    芳芳赶紧扶住赵彩云:“妈妈,你怎么啦?”

    “孩子……”赵彩云抱着芳芳哭说:“你玉德叔叔被堵在井下了。”

    芳芳年幼不懂事,天真地说:“妈妈,别哭,我去把叔叔叫上来。”

    赵得贵正在家修箩筐,听说矿井出事了,扔掉手中篾条,疯狂跑向矿井,看见强,赵得贵气喘如牛地问:“怎么啦?”

    “副井浸水,冲塌了主井。”强说。

    “井里有人吗?”

    “有。“

    “多少?”

    “22,不,包括章玉德23人。”

    赵得贵听说章玉德也困在井下,惊呆了,浑颤抖,空的左袖子不停地晃动着。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www.hongxiu.com)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