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萍

    红|袖|言||小|说42、浮萍

    皓月当空,夜如白昼。

    赵彩云心烦意乱地拄着竹棍,独自一人,悄悄地摸出山村。

    今夜的天气十分闷,流萤提着绿色灯笼,满世界“闲庭信步”。孩子们则唱着儿歌,欢乐地追逐着那些流萤。

    赵彩云踉踉跄跄摸索到鸡鸣山腰清水塘畔。她抱住塘畔的一棵楝树,这颗楝树,可是曾经见证了她和章玉德那段窦初绽的时光的呀。她的脸贴着凉丝丝的树杆,咀嚼过去的欢乐,回味过去的痛楚,她心海打翻了五味瓶:甜、酸、苦、辣、咸一齐翻涌。

    清凉的晚风,吹动四周的树叶,发出“沙沙沙”声响;吹拂赵彩云蓬松的秀发,飘飘忽忽。

    自己这一生,最的是玉德哥,最愧对的也是玉德哥。当初为哥哥换亲,自己背叛了玉德哥,辜负了玉德哥,伤透了玉德哥。玉德哥呀,为了我,你付出的太多:你曾经奋不顾救过我的生命;你曾经上深山老林采药,残掉了一只手指,差点断送了自己的命。现如今,你为了我,被妻子猜疑,几乎离婚,家庭破碎……玉德哥啊,我欠你的太多了,我拿什么来还你?玉德哥,我是一个苦命人,我是一个不祥的人,也许,我只有远远离开你,才是对你最好的报答。我一个瞎眼的人,怎么才能远远的离开你呢?死?对,只有死,才能结束眼前的一切,让玉德哥得以解脱,再也不会因为我而引起他们家庭不和。让大牛哥得以解脱,不用照顾我这瞎眼的累赘。怎么死呢?上吊?不,那样会很难看的,听说尸体,舌头会伸出老长,脸色还发紫。吃农药?那农药找不到,大牛哥常常防备着我哪,那农药都藏得老严实老严实的。跳水,对,就跳入这清水塘里,让这清凌凌的水永远地结束自己的生命,让自己的灵魂在这儿永远守护着过去那段美好的时光

    赵彩云想到这,她放开楝树,摸索着一步步向清水塘走去。

    再见了,玉德哥。再见了,大牛哥。再见了,晓蓉嫂子。再见了,我的女儿我的芳芳。再见了,所有的亲人……让自己的灵魂保护玉德哥一家,保护所有的亲朋好友,心想事成,平安吉祥。

    赵彩云的脚即将迈入池塘。

    “妹妹。”赵大牛远远地喊道。

    赵大牛这几天看着赵彩云精神恍惚,闷闷不乐,担心妹妹想不开,做出傻事来,便时刻看护着,他见赵彩云摸出村子,便一路跟了出来。

    赵彩云怔住了。

    赵大牛快步跑上前,拉住赵彩云的手,心痛地说。“妹妹,你不要做傻事呀!芳芳不可能没有你啊!”

    “哥哥!”赵彩云潸然泪下,泪水在银白的月辉里晶莹闪亮。

    “妹妹,你心中有什么苦,哥知道,你给哥哥说说吧,或者哭出来也行,这里没有人,要哭你就大声哭,这样心会好些的。妹妹呀,一个人闷着不好,会闷出病来的,会闷出傻事来的。”赵大牛劝慰着赵彩云,“妹妹呀,你知道吗?一个人的命只有一条,没了就永远没了,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世上没有迈不过去的坎,等你芳芳长大了你就好了。”

    赵彩云赶紧抹掉眼泪,十分冷静地说:“我没什么。哥哥,我没事。”

    “傻妹妹,你还说没事,刚才我都看见了。”赵大牛说。

    死又死不了,我该怎么远远地离开玉德哥呢?对,离开赵章,改嫁他乡,这也许是对玉德哥唯一的报答!

    赵彩云说:“哥给我寻个人家,我要嫁人。”

    “你要嫁人!?”赵大牛惊异地问,“是哥哥慢待了你?”

    赵彩云摇摇头:“我真的想嫁人。”

    “好妹妹,别胡思乱想,哥哥养你一辈子!”赵大牛心痛地安慰着。

    “一个女人没有自己的家,就像没根的浮萍。”赵彩云摇晃哥哥的手说。

    “妹妹,我苦命的妹妹,哥哥不许你嫁人!”赵大牛紧抓赵彩云的手,鼻子发酸,双眼发红,真想号啕大哭。但他不能,他不能在妹妹受伤的心上再插一刀,他努力克制自己的感

    田野的蛙们鸣叫着,无序又刺耳,更令人心烦意乱。

    赵大牛、赵彩云兄妹静立月色里,许久许久都默然无语。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www.hongxiu.com)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