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1

    红|袖|言||小|说39、离婚1

    残阳如血。王桃花独坐窗前,木然望着窗外。

    爽风徐佛,窗外那几棵苦楝树,枝叶摇曳,淡紫色的楝花,纷然飘飞,轻盈如蝶,最后悠然复归大地。

    王桃花呆呆地瞅着满地缤纷落英,心想:落花终有时,我和章玉德的婚姻,其实就是这满地缤纷落英,终要曲终缘去。

    章玉德踏着月色回家。

    王桃花做好菜,摆上餐桌。

    今晚的菜,有荤有素,有香有色,特别丰富:红烧鲤鱼、青椒炒鸡丁、末丸子、干溜丝瓜、番茄蛋汤……嗬,满满一桌。

    “桃花,今天什么子,晚餐怎么这么丰富?”章玉德诧异地问。

    王桃花笑一笑:“嘴馋嘛!”

    章玉德摇摇头,不相信。

    “儿子睡觉了,今晚我们自由自在喝点酒。”王桃花斟上酒,“来,我们干一杯!”

    章玉德举起酒杯,狐疑地望着王桃花。

    “干!”王桃花酒杯和章玉德酒杯一碰,将酒一饮而尽。

    “干!”章玉德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章玉德感觉王桃花今晚举止异常,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不错眼地盯着王桃花。

    王桃花妩媚一笑,夹一块鸡放入章玉德碗里:“别光喝酒,这样容易醉酒,来,吃菜。”

    章玉德用右手揉搓着自己的右耳垂想:我瞎猜什么呢?能有什么事呢?我应该开怀痛饮、大快朵颐才是。

    章玉德放松自己,大吃大喝起来。

    吃过晚饭,王桃花收拾餐具。章玉德走进卧室,打开电视机,仰面八叉地躺倒沙发上看电视。

    建好煤窑后,赵章立刻通了电,电视机这玩意就陆续走进脱贫了的赵章人的家庭。

    王桃花收拾好餐具,洗完澡,穿着睡衣走进卧室,在章玉德旁坐下,瞅一眼专心看电视的章玉德,说还休。

    “有事?”章玉德疑惑地问。

    王桃花把额前那一绺下垂的刘海往后捋一捋,说:“我们离婚吧。”

    章玉德以为自己听错了,盯着王桃花问:“你说什么?”

    “我们离婚吧。”王桃花再次重复。

    章玉德瞪着王桃花说:“你说什么胡话!”

    王桃花郑重其事地说:“我很清醒。”

    章玉德是个诚实的男人,虽然经常牵挂照顾赵彩云,但对王桃花他是真心的,对婚姻他是忠诚的。王桃花今天突然提出离婚,这对于没有一丝一缕心理准备的章玉德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

    章玉德惊慌意乱地瞅着王桃花,大声问道:“为什么?”

    王桃花平静如水地说:“我俩过去互不相识,经媒人牵线,伧伧促促结了婚,本来就没感。虽然我们曾经相互努力培养感,但是,你和赵彩云……”

    章玉德激动地抢过话题,“你是不是嫉妒我对赵彩云的关心?不错,我和赵彩云曾是一对恋人,但现在不是。赵彩云是一个苦命人,一个残疾人,我关心她只是出于同。桃花,你跟苦命的赵彩云计较,你也太鸭肚鸡肠了。”

    “我鸭肚鸡肠?”王桃花激动地反驳道,“玉德,你静心想一想,你对赵彩云不仅仅是关心,还是刻骨铭心的!你冒着生命危险为赵彩云上山采药;多少个夜晚,你梦中搂着我,口里呼喊的却是赵彩云的名字。”

    这是真实的。面对真实,章玉德无言以对,只得低下头,满脸的歉意。

    王桃花继续说:“赵彩云也深深着你。她常在你们私订终的楝树下,唱你们曾经最唱的歌;她为你一针一线纳鞋垫;她每次见到你总是心花怒放;当你离去,她又总是郁郁寡欢若有所失。我非草木,我是人,一个懂感的女人,你们的温是一柄剑,能不伤我吗?”。

    仔细想想,王桃花说的并不无道理。章玉德用右手揉搓着自己的右耳垂,心中顿时涌出许多内疚。

    “你知道,我也有一个恋人,他一直深深恋我,我也一直深深恋他。你我各有所,同异梦,这样的婚姻维持下去有什么意义?与其互相承受感的煎熬,倒不如离婚的好。你我各自重新组合,让各自的有所归依!”

    王桃花一席话,犹如一颗巨型炸弹,在章玉德心海“轰”地爆炸,掀起冲天巨浪。章玉德脸色苍白,颤声说:“你让我好好想一想。”

    王桃花斩钉截铁地说:“今晚是我们婚姻的最后晚餐,明天我就带乐生回娘家。”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www.hongxiu.com)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