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1

    红|袖|言||小|说34、邂逅1

    西天樱红,太阳在浑沌的大气层的作用下,四**舞锯齿形状的火焰,缓缓下落,触淡青色远山。

    小径如蛇蜿蜓群山中。

    王桃花香汗淋漓爬山越岭,手挎着一只编织得很精美的腰形竹篮、竹篮里盛放几包粉、几包白糖、一只瓶和一些给小乐生穿的衣裤鞋袜等物品。

    水渐少,也应该给孩子断了,今天趁母亲来看望她和孩子,王桃花托母亲照料孩子,自己到七八里地的乡供销社为孩子购置这些物品。

    走累了,王桃花选择树荫下一块平坦的岩石坐下休憩,掏出一块香帕,一边擦脸上的汗水一边打量四周。

    这是一个空旷的山,好长好长一段路没有人家,漫山遍野全是茂密的青翠的枞树,枞树下是一簇一簇的矮小的密密匝匝的灌木杂草,山花儿开得闹,红黄紫橙——煞是美丽。

    树林里憩栖着许多鸟类,它们很快乐,衔着草绿、衔着花香、衔着清风、衔着阳光、衔着山岚啁啾。或高枝或草丛,时而只独语,时而二三鸣,时而七八啼,时而群羽合声。长长短短、轻轻重重、声声悦耳,如玉佩叮口当,如珠落玉盘,如长笛弄声,如风抚六弦……

    王桃花被鸟声陶醉了,她合目静听,所有的疲惫都被这吱吱喳喳婉转的鸟语一点点溶化。

    许久许久,王桃花方才睁开自已的双眼,太阳的色彩已经递减,由樱红而曙红而荷花红而珊瑚红了。

    这时,一个青年后生挑一副木工担子,头发凌乱地从山上汗流浃背地走了下来。

    这不是刘文杰吗?

    王桃花怔住了。

    刘文杰一抬头,王桃花尤如一位美丽绝伦的仙子映入他的眼帘。刘文杰也怔住了,他呆呆地望着王桃花。

    “刘文杰!”王桃花大声喊道。

    刘文杰脸色突地苍白如纸,他低下头,一边急匆匆往前走,一边矢口否认:“你认错人了!”

    “你……刘文杰,你为什么不理睬我?”王桃花上前拦住刘文杰,气恼地问。

    “我不是刘文杰!王桃花,我不是刘文杰呀……”刘文杰脸色更加苍白,他的每一句话几乎全是高分贝喊出的,眼里苦涩涩的泪水尤如泉涌。

    “你不是刘文杰?你不是刘文杰怎么知道我叫王桃花!?”

    “我……”刘文杰无言以对,只是深深地低下自己的头。

    “刘文杰,你……你到底怎么啦?你为什么没读书?你为什么成了木匠?……”王桃花气急地抓住刘文杰的一只手摇晃着,连珠炮似的问。

    刘文杰的头勾得更低了,他默默垂泪,脸因痛苦而变形。

    王桃花急迫地说:“刘文杰,你说话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没读书?刘文杰,你别这样好不好!?你说话呀,虽然我们……不再是恋人,但……但至少我们还是同学,你怎么不说话?你说呀!”

    “我……”刘文杰扔下木匠担子,蹲下,痛苦地捧着头。

    看着刘文杰这么痛苦的样子,王桃花知道刘文杰一定发生了巨大的变故,这巨大变故是什么呢?是不是他的家里发生了什么意外?抑或是他因为我而与父亲的矛盾激化,放弃了继续学习?如果是这样的话,那……

    想到这,王桃花的内心极度焦虑不安了,她急切地问。“刘文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刘文杰仰着脸,泪水涟涟。

    王桃花见刘文杰泪流满面的,就用极度不屑的语气说:“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哭哭啼啼的!”

    这句话伤到了刘文杰的痛处,也激起了他的自尊心,他用粗糙的手颤抖地摸掉自己的眼泪。

    王桃花放软语气说:“刘文杰,是男人就能拿得起放得下,你有什么不能说的?”

    刘文杰目光坚毅地看着王桃花说:“好,王桃花,你很好奇是吗?我说给你听!”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 www.hongxiu.com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