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

    红|袖|言||小|说32、知否

    省报的文艺版上登有刘文杰的一首诗,王桃花迫不及待地读了起来。

    知否

    刘文杰

    你知否

    我病了

    常沉溺一堆过时的

    打开抽屉

    翻出一叠发黄的纸片

    失神你往的微笑

    一颗相思的心

    绽放你刀刻的花

    借助美丽的黄昏之神

    遐想你冉冉走来

    飘曳那紫色的长裙

    亲切拥抱我的灵魂

    不毛的荒漠

    疯长健朗

    你知否

    你是我的一剂良药

    读完这首缠绵忧伤的诗,王桃花哭了,为自己和刘文杰不能百年秦晋而痛苦而心如刀绞。但在自己特别孤独失意的时候,读到这首诗,知道有人在关心着自己,在深深的着自己,王桃花心头不涌出了一股甜甜的幸福的暧流。王桃花醉了,她仰望窗外,她仿佛听见悠扬清越的笛声,袅袅地飘在平静的湖面,岸上有细软如茵的草,远处是似曾相识的柳荫,她和他肩并肩走去,走去……这一切,似烟?似雾?似梦?似真?

    “呜哇——呜哇……”孩子醒了,泪眼汪汪扯着嘹亮的喉嗓大声啼哭。

    王桃花赶忙奔向头,抱着孩子,一边拍抚着,一边喃喃地说:“我的乖儿子醒了,嗷嗷嗷,妈妈抱了,不哭不哭,嗷嗷嗷,我的乖儿子,嗷嗷嗷……”

    小乐生住了声,睁开眼睛望着妈妈。小瞳仁精气神儿十足,乌亮乌亮的,小双眼皮,令人神醉的长长的黑黑睫毛。这是一双美丽的没有杂质的眼睛。

    “我的乖孩子。”王桃花长长地吻了小乐生一口。

    小乐生被宠委屈了,口一张,又呜哩哇啦地哭了起来。

    “嗷嗷嗷,不哭不哭,是妈妈不好,来来来,妈妈喂你,嗷嗷嗷……”

    王桃花撩开衬衫,露出一只封。那儿雪白如玉,胀胀臌臌的,微颤着女人的骄傲。那暗褐胀成粉红色的近乎透明的汝头,就像一个彩烟灵动的火山口。王桃花将汝头塞入孩子口中,小乐生便不顾一切的含住汝头**。小嘴一张一弛的,咕唧咕唧做响。酥痒的感觉,尤如电流传遍全,顿时五内俱化,浑酥软,化入无我梦境。

    喂完,端着孩子屙了屎尿,把孩子放到上,忙着收拾好孩子的脏污。

    小乐生很乖,他望着母亲忙乎着,他不哭也不闹,不时还张开嘴傻傻的乐。

    王桃花忙完一切,走到孩子面前,见孩子笑,她心里乐开了花,她拿着一个小手鼓玩具递给孩子,小乐生拿过,胡乱地摇着,手鼓发出声响,小乐生嘎嘎地笑着。

    小乐生自顾自地玩着,王桃花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再一次转向那张省报,她贪婪地重读起那首诗来,泪水盈满双眼。

    王桃花心醉地说:“刘文杰,你知否,其实我不是你的一剂良药,你倒是我的一剂良药啊!”

    小乐生手中的玩具丢了,他抓了几次没有抓住,便嗷嗷哭了起来。

    王桃花马上把孩子抱了起来,她心头自责地想:我怎么啦,我已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我怎么还这样心猿意马呢?我怎么对得住我的儿子乐生呢?我真不是一个好妈妈,我该打。

    王桃花收拾好自己的绪,一边哄着乐生,一边匆匆走出这沉闷冷清的房子,她生拍自己在那首《知否》里迷失自己。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www.hongxiu.com)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