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孩子3

    30、生孩子3

    雨依然下得很大,大篷车在公路上发疯似的狂奔疾驰。

    王桃花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她感觉四周的黑暗汹涌而来,要将她整个儿吞没。她的眼皮十分沉重,一点一点合拢,合拢……

    桃花妈不住失声痛哭“孩呀,你可别丢下我们了……”

    医生的神色更加严峻,她不停地打手机。

    在雨帘里,王桃花被从大篷车里转换到从县城里火速赶来的另一辆救护车上,救护车呜叫声尖锐刺耳,那车轮滚滚向前,疾驰如飞,公路上积聚的雨水,被车轮挤压得溅起一长多高……

    这是现代化的工具和死神的一场惊险的赛跑,王桃花的生与死,就取决于它们哪一方的胜利。

    救护车风驰电掣般地奔驰入医院,王桃花被火速抬入抢救室抢救。

    第三天,躺在县医院急诊病上的王桃花,她终于缓缓地睁开双眼,她看到章玉德神憔悴地呆坐边,再打量打量四周。

    王桃花懵懵懂懂地问:“玉德,这不是医院吗?”

    “桃花!”章玉德见王桃花苏醒了,紧紧抓住王桃花的手,激动地喊道。

    王桃花依然问:“玉德,我怎么躺在医院里了?”

    在妻子生死攸关的时刻,自己却不在她的边,关心她,照顾她,章玉德十分内疚,他紧紧抓住妻子的手,垂下头,眼里含着泪水。

    章玉德万分愧疚地说:“桃花,我对不起你,在你生孩子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失约,不能陪伴在你旁;在你生命最危险的时候,我却不能陪伴你闯过难关。桃花,你狠狠地打我吧,你狠狠打我吧……”

    章玉德抓起王桃花的手,狠狠打自己的脸。

    王桃花这时终于回想起了,自己是刚刚从死亡线上侥幸活过来的人啊。王桃花百感交集,她一边捶打着丈夫,一边放声大哭。

    哭够了,王桃花的绪稳定了,她默默地抹脸上的泪水。

    章玉德温地用手指梳理妻子凌乱的头发。

    王桃花这时想起章玉德被蛇咬伤住院的事。

    王桃花问:“玉德,你被蛇咬了,伤一定很严重吧?”

    章玉德露出伤口给王桃花看,说:“桃花,我也是刚从死神那儿转了一圈。我们住在同一所医院”

    “还痛吗!”王桃花心疼地问。

    章玉德摇摇头。

    “你怎么被蛇咬了?”王桃花问。

    “我上深山老林采‘还魂草’……”章玉德述说那场惊心动魄的场面。

    王桃花听得惊恐万分,紧紧抓住章玉德的手,生怕失去了章玉德。听完章玉德的讲述,王桃花的泪珠子已经掉了一地。

    章玉德替王桃花擦去泪花说:“好啦,我们夫妻都是大难不死的人,有一句俗语说,大难不死必有厚福,往后的子,我们会很好过的。”

    王桃花点点头,她忽然有些疑惑地问:“玉德,你上那危险的地方采‘还魂草’干什么?”

    章玉德说:“一位老草药郎中说,‘还魂草’能治好赵彩云的眼病。”

    自己生死攸关的时候,丈夫可是在为他的初恋人出生入死呵,他的心中可没有自己多少空间啊。

    王桃花心里酸酸的,仿佛打翻了五味瓶。对于那场惊心动魄的场景,她一点感觉也没有。失望、孤寂、痛苦……犹如坚冰,冷却着王桃花的心。

    王桃花凝眸窗外,蓝莹莹的天空上,有一大片乌云在飘动。

    看着妻子突然变冷的脸,憨厚的章玉德,用右手揉搓着自己的右耳垂,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他问道:“桃花,你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不用,我很疲倦了,我想睡觉。”王桃花不冷不地说。

    “是啊,失了那么多的血,受了那么多的罪,你弱弱的子,怎么能承受得了呢?你睡吧,我守着你。”章玉德说。

    王桃花拉上被子蒙着自己的头,她的心在流血。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www.hongxiu.com)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