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药1

    25、采药1

    天刚蒙蒙亮,章玉德带上饼干、水壶、柴刀等必须用品,孤一人上深山老林替赵彩云采“还魂草”去。

    早晨,粘稠浓滞的白雾,恣肆地拥吻着山林。

    爬山越岭,走了四个多小时,便来到了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章玉德在一块岩石上坐下,掏出饼干和水壶,一边吃着饼干一边喝着水,补充自己的能量,同时也是休息,恢复自己的体能。半个小时后,体能得到了充分的恢复,章玉德从岩石上站立,向深山密林走去。

    山林,满是高高低低密密麻麻的树木,根本就没有路。必须开辟一条路来,章玉德挥舞柴刀连挑带砍,脚下缠来绕去的枝枝蔓蔓,便湿湿津津地断裂崩开。

    时间已经半晌了,火炉般的太阳悬挂在半空中,将那粘稠的火辣辣的辉光喷洒大地。林雾愈淡愈稀,愈白愈薄,终于消失。饱沾恩泽的山林,清新妖妍,抖擞起精神,卖弄风,惹得虫们鸟们沉不住气。有一搭没一搭地叫唤起来。

    “嘎嘎嘎……”

    “突突突……”

    山鸡野兔被章玉德这位不速之客惊起,扑腾腾远遁。

    章玉德爬上一座大山顶,了望四周,左边山下是绵延数十里的树林,右边是一条不大不小的峡谷。峡谷像一把壶儿的内部,底部平阔,四周全是陡峭的土坡石壁,望得见对面老柏古松露的粗根,扭曲盘绕。峡谷口有一条小溪,潺缓地流淌,蓝宝石般闪亮。

    这是一条迷人的峡谷,它洋溢着丰满的潮润。

    这里面一定有老草药郎中所说的“还魂草”,章玉德想。他心头胀痒,一种攫获的希冀尤如头顶那轮红艳艳的太阳。他亢奋,在他的幻觉里,他采到了大把大把的“还魂草”,赵彩云吃了“还魂草”,她的眼睛明亮了,她笑哈哈地向他奔来……

    章玉德坐下,摸出饼干,就着水壶里的水,再次大口大口地嚼着。

    谷底的浓雾全部散去,树叶阳光下泛出银亮的光斑,随风闪烁。

    章玉德找到一条可以进入峡谷的土坡,挥舞柴刀,连砍带折,艰难地走入峡谷。峡谷里树木茂密,潮湿昏暗。待眼睛适应了林中的翳暗,章玉德才小心翼翼地往峡谷中走去。

    风,一丝儿也没有,太阳毒的力量,在树林里潮地浮

    愈往里走,树木愈密愈粗壮。阳光被树冠阻挡,没有多少缝隙,偶尔有几缕细弱的光挤进来,瞬间又被茂密的枝叶扼杀。个子矮小的树拼命想挣出绿的囚,面孔挣得腊黄,板歪驼也无济于事。所有的树干差不多都失去了本来的颜色。近地丈许的躯体上,长满各种各色的苔衣,红黄黑灰绿蓝白橙棕青,驳驳斑斑,深深浅浅。有几株曾是高大无比的枯树,如今只剩秃秃的粗干,兀立地上,不肯倒下,那气势轩昂,似乎冷冷地展示自己过去的辉煌。

    积久的腐叶铺成厚厚的地毯,酿造难闻的气味,向空气中散发。熏得章玉德眼睛多少有些儿痛和花,泪水总往外涌,脑袋也胀起来,浑疲乏无力。章玉德扶着树干喘口气,又继续往峡谷深处艰难地挪去。

    前面树下有一簇碧绿的草本植物,很象老草药郎中所说的那种“还魂草”。章玉德立刻亢奋起来,他快步向草丛走去。来到近旁仔细端详,正是老草药郎中所说的那种药草。章玉德高兴得真想唱,左手迫不及待径直去扯药草。左手刚刚接触到还魂草的一刹那,左手食指头被尖利的东西咬住了。

    “蛇!”

    章玉德大惊。

    这是一条颈部很粗,上面有一对白边黑心的环状斑纹,二尺多长的,毒很大的眼睛蛇。

    章玉德不假思索,立即挥舞柴刀猛削猛剁,眼睛蛇片息断成好几截。

    伤口肿胀有个较深的划痕,皮向外翻开,有黑血流出。

    章玉德知道眼睛蛇的毒,他不能吝啬自已的手指,否则就会把自已的命也搭上。章玉德挥动柴刀,断掉了那根手指。

    断指掉于地上,瞬息变黑。章玉德左手伤口的血,汨汨的往外流,那新鲜的血腥味徐徐飘逸,溢漾游开去。

    伤口异样地疼痛,章玉德从上撕下一块布条,用牙和右手将伤口紧紧包裹。章玉德明白,峡谷不可久留,右手迅速扯下那蓬药草往回走。

    突然,死寂的林中,“嗦嗦”声四起。

    章玉德回首一看,恐惧立刻攫获了他。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www.hongxiu.com)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