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信

    红|袖|言||小|说10、来信

    前看是山,后看是山,左看是山,右看是山,中间看也是山,……赵章就是这么一个山村。

    赵章的山,除了鸡鸣山,其余的山,不高也不矮,就像一锅蒸熟的馒头,重叠绵延。赵章有300多户人家,所有房屋,依山而建,背北面南。

    因为贫穷,赵章的房子绝大多数低矮破旧。只有村子左边有一栋房子,尤如一群满脸灰垢的乞丐婆中,站立一位白雪公主,格外醒目,格外漂亮。这栋房子四间三层,全部红砖水泥预制结构。外墙镶嵌白色瓷砖,在阳光里熠熠闪亮。房子里面,腻子灰墙,水磨地面。这在当时当地,可是超一流建筑。房子的主人是章玉德,这是他漂泊外乡8年的心血。

    小洋楼的房门打开了,一位年轻美貌的女主人袅袅婷婷走了出来。女人二十岁左右,高高的个子,苗条的材。鸭蛋型的脸儿,红里透白白里透红。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黑白分明水汪汪的大眼睛……这是一位漂亮的女人。她叫王桃花,章玉德新婚不久的妻子。

    王桃花走到屋前一棵苦楝树下,抬头向村口张望。

    章玉德昨天进县城去看望一个病人,说好昨天回家的,怎么到现在还没见影子?

    微风徐拂,几朵楝花悠然飘落王桃花头顶。王桃花扬手拂掉头顶上的楝花。紫色的细碎的楝花,星星一样从眼前划过,一股王桃花说不出的怪味儿扑鼻而来。王桃花心中难受起来,胃里“咕咕嘟嘟”折腾得十分厉害,她张开嘴,忍不住白的、绿的、红的、黄的、喷了一地。呕吐了好一阵才停住。王桃花满口苦酸,两眼汪汪。她喘喘气,掏出手帕抹抹眼泪,揩干净嘴角,倚着楝树杆喘息。

    月经己经推迟了一个多月了,难道我……我怀孕了?

    王桃花的心跳陡然加速,一种从没有过的慌乱密布全,随即女特有的那种甜甜的眩晕猛烈地冲击着她。

    孩子,我有孩子了!?

    王桃花合上双眼,沉浸在即将做妈妈的兴奋和幸福之中。

    一位四十余岁,着绿色邮服,肩挎邮袋的汉子,走到王桃花旁,掏出一封信给王桃花:“王桃花,你的挂号信。”

    王桃花接过挂号信,看着信封上那十分熟悉的漂亮的字迹,王桃花怔住了。

    这封信是刘文杰写来的。

    王桃花快步回家,迫不及待地拆阅:

    桃花:

    近好!

    我犹豫了好久好久,但是最终还是用笔蘸着泪水写下这封信。

    你知道吗?那天早晨,我从父亲钱包里偷走了5000元,准备资助你。但赶到你家时,一切都太晚了,你出嫁了,门前是满地鞭炮炸响后的纸屑,那时,我的心尤如地上的纸屑一般碎了,我喊着你的名字昏厥了。

    昨,因为共同语言成为心湖的小恋人。那时,你是幸福的人儿,我也是幸福的人儿。但也许天意,我们断了缘,如今,你成了人家的妻子,成了我伤口永远的痛。只好在无人的课堂,一次次掀开你过去赠我的篇篇动人的诗笺,重温那早已读过千遍的诺言。一颗心便在颤栗的瞬间,获得永恒的温暖。只好在孤独的黄昏里,咀嚼我们曾经拥有的那一段真和你的每个生动的微笑,每个默契的暗示。只好在梦乡那片暗蓝深邃的河岸默颂《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白露未唏,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我明白,我们的一切也许都已成了过去,但我愿保持我心灵的激,我愿朝朝暮暮为你的所伤,为你的所累。我愿意过去的那段化做天边那颗亮晶晶的星星,照亮我漫漫的人生路。

    你既然选择了他,就好好珍惜吧!我痛苦的,却是真诚的祝福你,太阳永远环绕你,亮丽你的人生,灿烂你的生活……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www.hongxiu.com)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苦楝树下苦恋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