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命悬一线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格格冰如焉 书名:妖修成仙
    ( )    对于看到整个过程的程乾来说,早有防范形一闪,竟以普通凡人武功躲过剑气。

    老者只是微微一惊,随后双眼通红地望着程乾,惊怒地吼道:“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区区练气期居然给我玩偷袭?”

    程乾站稳形,面露微怒之色,单手储物袋一拍,一道蓝芒一闪,前立刻化出一道水墙,做好防御之后程乾才开口解释道:“这事其中定然出了什么差错,晚辈只是托人送来此物,并不知,还请前辈消消火气,一起商量对策?”

    修仙界血雨腥风并不在乎什么仁义道德,之所以程乾这么说,只是心存一丝缓解之意。

    老者闻言,随即发出一声冷哼,激动的吼出:“哼!你以为如此说,老夫会相信你?就算如你所说一般,老夫也损失了一条手臂,既然抓不到真凶,那么就用你的命来换取我的手臂。”

    也不见老者有其他动作,单手一挥从袖袍里飞出一道火焰,火焰瞬间化为一条火焰巨蟒向程乾扑去。

    玄火化形术!

    这是筑基期修士才能修炼的高阶法诀,见此程乾并没有多少吃惊,自就有此法诀的修炼之法。

    既然此事不能善了,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程乾也不掖着,对方虽然比自己高出一级,但自己并不是没有对战过筑基期修士,所以程乾并不慌张,蓝芒又一闪,一柄蓝色飞剑鱼游而出,直直斩向火焰巨蟒。

    噗!一声两者相遇一时间,竟然相持不下,火焰巨蟒死死缠住蓝色飞剑,剑电弧跳跃,火蛇居然毫不惧怕,张开大嘴咬住剑柄。

    老者见此也是微微一愣,随后也就释然了,一看就知道是一件顶阶法器,居然和自己的化形之术相持不下,随后想也不想袖袍一拂一柄仙剑飞出,狠狠斩向程乾前的蓝色水墙。

    万宝里的一名小厮,在听到上一声惨叫之后,就急忙上查看,一看到房间外制打开了,就觉得事不对,急忙跑出万宝,直接找市坊之内的执法者,这名小厮之是一个在此赚取点灵石为生的修士,遇到此事,自然是找执法来处理。

    只见水墙之上,一个凸起来的锥形直对程乾,老者见此脸容有点讶然,区区练气期居然能够抵挡住我的法器攻击,这传出去只怕会落得他人笑柄。

    老者满脸霾之色,涨红双眼恨不得把程乾给生吞,手诀又是一掐,嘴里吐出朴涩的咒语,只见斩在水墙之上的仙剑瞬间化为一张白色大手死死的拉住水墙,竟一副要把此水墙给扒掉的样子。

    程乾看这扒水墙的白色大手,满脸惊异之色,从未涉及过类似的高阶法术,还是轻视了面前的老者,现在程乾有点暗自后悔,当时见形不对应该立刻离去,本来有把握对上筑基期修士,对于先前击杀一名筑基期修士,自信满满的,不想自己却有点托大,既然事已经到此地步,程乾虽然后悔没逃走,但也绝对不是胆小之人,正好程乾刚购置一攻击法器,还没有试过,程乾微微定了定神,手摸向了储物袋。

    程乾前的水墙似乎已经遥遥坠,突然程乾腰间金光出,金光到空中之后,瞬间一分为八,化为八道金光,其中七道金光向老者激而去,做完这些之后,程乾面色一脸苍白,程乾现在只有练气期而已,神识有限,控两件法器刚刚自如,现在又加一件成法器,已经越过了程乾的极限。

    老者先见金光色出之时,满脸诧异之色,随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喃喃自语道:“自寻死路!”

    只见老者手中多出数张符篆,轻描淡写的往前一抛,顿时五颜六色的法诀向七道金光迎击而去。

    对于程乾的蓝色飞剑已经是穷途末路,在火焰巨蟒的持续攻击之下,势衰已成定局,对此程乾毅然选择放弃对蓝色飞剑的控制,同时手中也多出数张符篆,注入灵力往前狠狠一抛,向火焰巨蟒那只白色大手砸去。

    五颜六色的法诀如狂风骤雨般击打在白色大手之上,只是眨眼间,白色大手瞬间陨灭,从新化为一柄白色仙剑。

    此时七柄金刃还在与雷火闪电持续抗衡之中,老者见自己的化形之术被破微微一惊,随即冷哼一声:“小子,手笔很大嘛,中阶符篆!”老者异常烦躁,对付一区区练气小子,居然耗时如此之久,恐怕在耗下去会惊动此地执法修士。

    七柄金刃攻防一体,一柄快要被法诀打到,另一柄瞬间而至,斩灭那道法诀,彷如彼此相惜一般,对此程乾微微一喜,果然是顶阶法器,每柄金刃都起到互补作用,一柄失利,再来补过。

    见此老者本来惊怒之色,转瞬即化为满脸的贪婪之色,此子上顶阶法器倒是不少,虽说自己失去了一只手臂,如击杀此子,换取众多宝物,实也不亏。

    想到此处,老者脸上化为兴奋之色,准备动手一击灭杀程乾。

    只见老者腰间红芒一闪,一条红线以惊人的速度出向程乾飞去,只见红线瞬间来到水墙前,视如无物般的一穿而过,程乾大惊失色,红线速度太快,躲开已经来不及,狠狠向程乾心口去。

    在此时程乾仿佛感到四周突然变得异常安静,只剩下自己一般,满脸的惊恐之色,随后脑海里流淌过许许多多的事物,从懂事开始,一直和父亲在一起,父亲教他习武,每饮妖兽之血来充饥,既果腹又健体,然后自己的成长经历都历历在目,一直到父亲坐化之时,突然觉得口一疼。

    程乾从幻境中惊醒,一口血喷出,形猛的一退,坐在了地上,右手狠狠的捂住口,感觉到自己疼痛,心里就不由的想到自己没死,随后眼瞳恢复的清明,一睁眼就看到前,一根红色的绣花针,闪烁不停。

    叮!红色绣花针一声哀鸣,坠入地上发出一声轻鸣之声。

    老者满脸不敢相信,居然没有刺穿程乾的体,然而这还是次要的,就在刺中程乾时,自己与那针型法器神识连接居然被切断了。

    轰!响声一起,只见笼罩整个房间的光幕毅然瓦解,重新恢复原来的样子。随后数道人影夺门而入。

    “市坊之内不得动用武力,难道你们把我们这些执法者视如无物吗?统统给我抓起来。”

    一声浑厚有力的声音吼出,一行人迅速的围住老者,老者见此袖袍毅然朝地上一挥,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放弃了抵抗。

    而程乾此时虽然清醒,但劫后余生想起刚才的事都一阵后怕,右手捂住口上的凸物。

    玉佩!

    当时红色绣花针向程乾心口之处,正是到了玉佩之上,程乾的玉佩是一直待在脖子上的,玉佩正好挡在心口处,这才让程乾躲过一劫,虽说伤不致死,然也被冲击之力,震伤脾胃。

    随后一名穿着云剑门服饰的年轻修士,此人有着筑基期修为,憋了一眼程乾和老者,有点惊异地喃喃开口道:“一个筑基期,一个练气期,你们还真是选择了个好对手。”随后大有深意地望了望程乾,心里想着,这名练气期的修士,居然没被高他一阶的修士给宰了,竟然还让其失去一条手臂,而且坚持如此之长时间。

    随后程乾下意识的收了自己的法器,云剑门的执法者见此也不以为意,随后这名年轻的修士用异常严肃的口吻命令道:“带走!”

重要声明:小说《妖修成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