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卷 幻天之巅第九百一十章 不识泰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格格冰如焉 书名:妖修成仙
    这天邪神剑灵光扭曲之下,就立刻幻化成了一名老者模样,他全依旧蓝光朦胧显得一片透明,只不过没有原先那么耀眼。<-》先前被孽龙门炮轰杀了一些,险些让他灵体溃散,如今出来也是强撑着而已。

    “你们这群小王八蛋,如今人界危机,你们还管不管,如何对得起百万年前那些牺牲的幻天英烈?”天邪剑仙怒瞪几个老怪物。

    在天邪神剑一出来的那一刻,所有老怪物都眼冒精光,但随着天邪剑仙幻化而出,嘴里辱骂着他们均都一愣。

    被一个剑灵劈头辱骂下,几个老怪都有些莫名其妙的一怔,难得的是没有一个人暴怒。

    项少卿疑惑下,神色微微扫向了天邪神剑,心中不由得有些心惊,竟是一个化神期的剑灵,而且修为高过在场说有老怪物。大主宰

    程乾和冰玲珑两样瞪得老大,惊奇的看着这些老怪物,被人骂的不敢还口。

    “在下不难看出你是天邪神剑的剑灵,不过区区一个剑灵也敢如此放肆,莫非你的原主人没有教过你礼貌待人?”鹤灵宝心中虽然有些诧异,但转念一想,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剑灵,想必是百万年前天邪原主人淬炼出来的,虽然心中忌惮剑灵的修为,但如今他们人数众多,他也不会忌惮剑灵了。

    其他老怪物一听,均都是一怔,随后转念一想,都觉得有些道理,不由得暗中点头认同了鹤灵宝的话语。

    这些老怪物并不知道,天邪神剑的剑灵就是天邪剑仙本人。在场的唯有程乾一人知道,面对这样的况,程乾也是从未想到过,他不由得的暗道一声‘糟糕’。

    “混账,当年幻天第一人也不敢对老夫如此放肆,你区区一名化神初期。也敢这般对老夫不敬,莫非真以为我不敢劈死你?”天邪剑仙一听就感到了诧异,脸上面子有些挂不住,立刻暴怒起来。

    “你以为你是谁,区区一个剑灵而已,竟敢如此猖狂,幻天第一人多了去了,换了不知道多少代,莫非你以为我们这些老怪物都是白痴不成?”鹤灵宝依旧不以为意,狠狠的喝道。他原本就在修仙界名声并不太好。只不过因为修为的缘故,就养成了这种天地不怕的格,因为在人界他是巅峰,谁敢对他不敬?

    其他的老怪物虽然认同鹤灵宝的话,但同样看的出现在况有些不妙,也不出言说什么,各自心中都有打算。

    颜无忌看到气氛有些不对,不由得拉了拉鹤灵宝,让他压住自己的火气。

    “拉我干嘛。难道老夫说的不对,区区一个剑灵还这样放肆!完全不讲人族放在眼里,如果没有人族炼宝,何来剑灵诞生?”鹤灵宝一把推开颜无忌。似乎越说越气愤恶狠狠的说着。

    天邪剑仙目光可以要杀人一般,凶恶的望着自顾自说的鹤灵宝,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体内的灵力蓄势待发。只要愤怒达到一个顶点,似乎立刻就会施放出一剑将对方击杀。

    程乾似乎看出一些不妙,别人不知道剑灵是谁。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有些担忧起来。

    “看什么看,说了就是你,别以为用这种杀人的目光看着老夫就会怕了你!”鹤灵宝依旧喋喋不休的开口说着,此刻根本已经忘记来时的初衷。

    “你这是在找死!”

    天邪剑仙咬牙切齿的狠狠开口,全灵光流转,蓄势已久的灵力轰然爆发而出,一道充满魂力的剑气施放而出,庞大的剑流如同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这一剑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不可察觉的速度直奔鹤灵宝而去。

    “不好!”

    鹤灵宝一惊,心头警兆突起,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他体内精纯的法力全部调动之下,引动了附近的天地元气。

    天地元气瞬息幻化成了一面聚光之盾,仿佛感觉到做些不够,前突然灵光一闪,一面银色的蛟龙盾牌浮现而出,无数符文闪烁间就滴溜溜一转的挡在了前。

    其他老怪物皆是一惊,可那剑光来得太过突然,他们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反应过来,眼睁睁的看着凌厉的剑芒狠狠刺向了那元气所化光幕。大主宰

    “轰隆!”

    一声低鸣的闷响,元气之盾如同纸糊一般轻易破碎开,紧接着余势不衰的冲着银光盾牌而去,不过一个眨眼功夫,盾牌瞬间布满了无数裂纹,剑芒直接钉在了盾牌表面,灵光一闪显现出了天邪神剑的本体。

    

    “咔嚓!”一声脆响传入耳朵,银光盾牌表面灵光一闪,裂纹瞬间蔓延开来,整个盾牌随之碎的稀里哗啦。

    “噗嗤!”鹤灵宝顿时一惊的喷出一口热血,脸色瞬息苍白,惊怒间恐惧布满了整个脸上,那件盾牌不说别的,好歹也是一件仿制灵宝,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斩破,令他心中极为后悔起来。

    但后悔已经没有时间,天邪神剑在盾牌破碎的那一刻晃动间,就冲着鹤灵宝的头颅而去。

    准备放弃肉身的鹤灵宝身前白光骤然大作,一个白色光影骤然浮现而出。

    “轰隆!”

    一声巨响下,白色光影还未稳住的情况下,竟然硬生生将天邪神剑的余威给抵挡下来,接着白光一敛,显现出一件白色大鼎。

    不远处的程乾顿时脸色一白,喷出了一口鲜血,双手不停的掐诀将通宝诀催发到了极致。

    整个事情看起来繁复,实则只是在一瞬之间发生。

    对于天邪剑仙的性格,程乾有些了解,他知道对方会忍不住出手,所一早就将白龙鼎的通宝诀催暗地催动起来,还好那银光盾牌为他争取到了一丝时间,才能让他缓过劲来救鹤灵宝。

    在场无不是人精的老怪物,也在那一刻觉得鹤灵宝的肉身保不住了,但当惊险过后,看到白龙鼎硬生生的将天邪神剑抵挡下来,全都在这一刻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死里逃生的鹤灵宝,大松了一口气,脸上满是余惊的望着帮自己抵挡住天邪神剑的白鼎。

    “小子,你竟敢帮他?”

    钉在白龙鼎上的天邪神剑,一个晃动重新幻化成了人形,目光怒瞪一脸苍白的程乾喝道。

    众人惊讶之余,一时间并未想到这白鼎的出处,经过天邪剑仙这么一说,均都用诧异的目光望向修为只有元婴期的小子。

    “呼!”程乾微微叹了一口气,暗地通宝诀一催下,白龙鼎滴溜溜一转一个闪动,重新就回到了他的体内不见踪影。

    “这是可以收入体内的通天灵宝!”

    赵天一原本就是一个商人,对于许多宝物都有些研究,看到程乾将白龙鼎收入体内,他不由得大感诧异起来。

    “天邪前辈,如今魔劫未过,这位前辈虽然有所不对,但还是要以大局为重,都是化神期修士,还是化干戈为玉帛的好,古剑修的传人,程某心中早有人选,就是我玄清宗的忘情道友!”程乾被天邪剑仙怒瞪,有些颇为无奈。

    天邪剑仙吹胡子瞪眼的惊怒,好在刚刚一击过后,体内的灵力已经不足了,他原本就受了重创,如今只是强撑着而已:“哼,别拿传人来wēixié我,这混账太不把老夫放在眼里了,好歹老夫也镇压了魔族两百万年,竟然如此吐槽老夫,岂有此理!”

    程乾淡淡的望了天邪一眼,他使用过天邪神剑,清晰的知道剑灵受到了重创所以,现在他根本不怕天邪再次攻击鹤灵宝,巩固了一下体内的法力。大主宰

    “哼,老夫不搀和了,气煞我也,你们这群王八蛋,往后大战之中休想老夫出力!”天邪剑仙冷冷喝了一声,身形灵光一个流转就化为一道光丝重新没入程乾的袖袍。

    老怪物们都大眼瞪小眼,似乎感觉到了一丝莫名其妙,梦貘老怪心中不由得有些嘀咕起来了:“这老家伙真是剑灵,为何如此跋扈,莫非……”

    梦貘似乎想起了些什么,目光不由得转向了鹤灵宝,有些怜悯的望了他一眼。

    “程小友,那剑灵是谁所化,你不放直说,若是我们冲撞了哪位前辈高人,还要仰仗你了”项少卿比较稳重,看着程乾说道。

    其他老怪心中全部都没底,目光都转向了程乾。

    鹤灵宝尽管脸上惊慌,但心中却是将那老东西记在了心里。

    此刻所有的人都对程乾另眼相看,并不觉得他是元婴期修士而小看他,刚刚天邪一剑之威他们都看在眼里,若非这小子机灵迅速出手,恐怕鹤老怪在劫难逃。

    “唉,诸位前辈,实不相瞒刚刚那位前辈正是天邪神剑的主人,两百万年前他为了挽救幻天的安危,把自己硬生生炼成了剑中之灵,镇压魔族,这才存活到了现在,他就是当年大名鼎鼎的天邪剑仙!”程乾叹了一口气,如今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话音一落,在场老怪物瞬间变得沉静起来,他们眼中都有思索之色闪过,似乎在考虑着什么事情。(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妖修成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