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银尸内的魂魄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格格冰如焉 书名:妖修成仙
    第二百四十四章 银尸内的魂魄

    “你说呢?难道留着为祸人间?”程乾一声嗤笑的说着。

    “这里厉害的帮手你都不要?我看你是傻了吧!”蓝义的声音有愤愤的传出。

    程乾闻言神一顿,淡淡的开口说道:“这种东西程某根本就不需要,恶心以及,在香的烤我都吃不下去了。”

    “额……烤!”蓝义一听愣了半晌,随后开口说道:“你耍我玩呢?你的修为用得着吃东西么?”

    “蓝老哥,这你就不懂了吧,虽然我们修仙者可以辟谷,但偶尔满足下口腹之,还是可以的,不过这烤嘛,是我最喜欢吃的,改天要不请你尝尝。”程乾一脸调侃之色的说着。

    “嗯,不过,做大哥的怎么能让小弟来请客呢?大哥来请!”蓝义闻言诺的说道。

    “大哥客气了!”程乾面容诡异的笑了笑,开口说道。

    不知那蓝义想到了什么,顿时勃然大怒的说道:“你小子是找刺激是不?老龙我精魂之体,能够吃那些东西吗,就是连水都不能喝!你小子拿我开涮呢?”

    “咦,大哥这是说的哪里话!此言差异,大哥你不是要重生吗?有了不就可以吃了!”程乾微微摇头回道。

    而蓝义闻言后并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反而萎摩了下去,声音低沉的传到程乾耳里:“程老弟啊,老哥我有些想明白了,并不想重生了,夺舍过后,神通天赋都不是原先的自己,要来何用,在说了十几万年已经过去了,东海之极早已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不过在我精魂还在之时,老弟能够将我带到东海之极,到我出生长大以及以前称霸的地方看看,至于那些仇恨,灭杀我的人,估计也堕入轮回了,本是一个已死的人,何必去扰活人的美梦呢?”

    程乾听到此处神色也暗淡了一些,并没有回话,蓝义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蓝义我死后的十几万年,竟能够被你救出而去,还可你称兄道弟,也不枉此生啊,哈哈!”

    “好了,既然大哥如此说了,小弟我一定会尽早带你去东海之极!”程乾坚定的话语传出。

    随后大他手一招,围着那银尸的雷光之剑,顷刻间一闪,同时向银尸的心脏部位,疯狂的刺去。

    咔嚓!扑哧!轰隆!

    无数声音交响而出,在程乾的控制之下,乙木青雷阵蓦然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一道道雷光快速的劈落发出爆响,而那些带着千鸟之声的雷光剑,发出一阵阵轻响,将那银尸的体给狠狠刺穿,无数黑血流出。

    那银尸连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就被穿心而死,尽管这炼尸有多厉害,心脏一毁,就再也没有生气了。

    程乾眉头紧锁,目光紧紧盯着刚刚银尸所在的地方,此时那里被众多攻击给弄得灰尘飞舞,烟雾缭绕,雷光也渐渐的敛去,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之气从烟雾中飘出。

    “这就死了?”在程乾目光紧紧盯着烟雾之时,蓝义的声音又传入程乾的耳朵。

    程乾并没有回话,抬手一扬,一股大风作起,将眼前的烟雾给猛然吹散。

    顿时一幅血腥的画面显现而出,一个黑血模糊的人影,一动不动的躺在黑血泊之中,只见那人全焦糊一片,隐隐还冒着黑烟,而口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洞正在往外冒着丝丝黑血。

    程乾见此连忙将神识放出,仔细的扫着那具一动不动了的银尸,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青芒从银尸前的窟窿的飞掠而出,只是一闪之下,一个绿色的光人,就出显现在虚空之中。

    程乾面色一沉,手中刺啦声大作,一个青色的光球在程乾手中显现而出,遂一脸谨慎之色的盯着空中那青色人影。

    “道友且慢!”

    空中那青色的光人一凝之下,瞬间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容颜显现而出,一脸惊恐之色的望着程乾说道。

    “嗯?”程乾闻言一惊,双目微微一眯盯着那光人。

    “程贤弟,这光人是一缕魂魄而已,先勿动手,且先看看再说!”蓝义的声音传入程乾耳朵。

    随后程乾面色一沉,双目中爆出杀人的精光,盯向空中的光人,开口说道:“道友何人?”

    “道友切勿冲动!老朽有一番话想说!”那光人的一脸惊恐之色的盯着程乾手中那颗雷球,对那雷球中毁灭的力量惊恐无比,连忙急道。

    “嗯,说!”程乾见他并无敌意,遂缓缓点头说道,不过虽然如此,程乾还是一脸谨慎的盯着前方,对方只要稍有动作,他会毫不犹豫将雷球给抛出去。

    “老夫李天阳,尸宗第四十二代弟子,一直掌管着尸宗历代炼尸秘术的功法,在藏经阁中做执事。”老者见此连忙开口说道。

    尸宗?程乾一听疑惑了一下,暗道又是一个尸宗的人,随后又看了看那银尸,联想到了那灰袍青年先前叫师傅,便猜出其中必然有故事。

    “程贤弟,从他的话听得出来,似乎还是尸宗的重要人物,一般在宗门中掌握藏经阁里面功法的人,基本都是在宗门里说的上话的大人物。”蓝义提醒的声音有传入程乾耳朵。

    随后程乾手中的刺啦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双手秉拳对着绿光中的人影开口说道:“原来是尸宗的李前辈啊,不知前辈为何会在这具银尸里面呢?”

    “哎,这个说来话长,不知小友名讳是?”老者闻言叹了一口气,便开口问道。

    “晚辈乃玄清宗的弟子,名为程乾。”

    “嗯,原来是玄清宗的弟子啊,看来现在玄清宗人才辈出啊,观你筑基后期,竟然能够将银尸灭杀,不得不令老夫惊讶啊!”

    “呵呵,前辈谬赞了,不过这具银尸乃是你们尸宗的,虽然我不懂你们的控尸术,为何前辈会从我击杀的炼尸中冲出,观前辈对我并无敌意,晚辈颇为好奇。”程乾微微一笑,然而这笑容中多少带着谨慎之色,自己杀了对方一个门人,竟然还对自己示好,这一看就有问题。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老者闻言点点头,随后又开口说道:“其实老夫对你,并无任何恨意,然而还对你颇为感激!”

    “咦?”程乾一听顿时疑惑了,还感谢自己,莫非对方失心疯了?

    “呵呵,程小友不用疑惑,老朽之所以会在银尸里面都是那不孝徒儿干的!”

    青光中的人形虚影,扭头看了一眼那具躺在地上的银尸眼中闪过一丝不舍,遂又扫了一眼旁边的泥,苦笑的开口了。

    “程贤弟啊,依我看啊,刚刚那小子肯定将他师傅的魂魄给封印在这炼尸之中了。”蓝义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程乾一听神有些抽搐,连忙传音给蓝义回了过去:“我看不像,怎么看他师傅也是个结丹期修士,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筑基期修士给捉住了,莫非结丹期的修士都是泥捏得不成?”

    “哼,修仙界的事千奇百态,筑基期弄死一个结丹期有什么好奇怪的?虽然本龙并没有在修仙界呆多长时间,这种事还是知道了,只要你有那个本事,就算你是炼期气一样搞死结丹期的修士,但是方法就不一样了。”

    程乾闻言也默认了蓝义的说法,自己筑基后期,还不是一样搞死了一具银尸?须知一只银尸要比普通的结丹期修士还要更胜一筹。

    程乾没有说话,静静等待老者接下来的说话,程乾和蓝义的对话都是用的传音之术,外人根本听不到。

    “哎,说起老夫那徒儿,一直以来都很是乖巧,深的老夫厚,然而突然的有一天,老夫将他带到我们尸宗的地化尸血池,去让他观摩将一具结丹期修士的尸体转换成银尸的秘术过程。”

    “他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于是就在学会后的三年里,他对铜尸不满足了,然而那时候他才刚刚进阶筑基中期,不过他筑基中期的实力,秒杀一位后期修士那是绰绰有余。”

    “然而有一天,他突然很乖巧的,请师尊我喝茶吃饭,要知道我们修仙者偶尔满足一下口腹之,也是正常不过了,见他如此乖巧,老夫我自然不拒,于是就随他吃吃喝喝,他是我徒儿,我也不会有什么防着他的,就在吃过饭食之后,他提出要去血池看看的要求,老夫诺,那地不是宗门核心人物,并没有那制令牌,根本进不去。

    “等进了地之后,我那徒儿,见就只有我们二人,突然暴起向我偷袭,我顿时勃然大怒,想要回击然而全法力仿佛凝固了一般,提不起丝毫,当即就知道我被那畜生给下了圈,就是一餐饭将自己的命给送了。”

    “结果很简单,老夫被那畜生直接推入血池进行炼化了,老夫连魂魄都未跑出,直接和那银尸炼制成了一体,那银尸就是老夫生前的,那血池的力量太恐怖了,直接将我修炼了数百年的金丹给练成了血水。”

    老者脸上满是愤愤之色,悔恨的对程乾说出这么一段故事。www.

重要声明:小说《妖修成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