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此时此刻难为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第十八章 此时此刻难为

    先前撞上秋冰成带领的贼匪并且被抓的时候,凤崇特意在被抓的地方给影卫留下了危险的信号,但是清风寨和周围的地形影卫们并不清楚,因此祝兰台打算趁着难得的出行机会,给影卫留下后营救的线索。

    “好的,主母”来喜爽快地应下来,立刻手脚利落地收拾起一些“必需品”来。

    自打来福给祝兰台下堕胎药的事暴露之后,来喜便一直在祝兰台边伺候,为人锻炼得精明干练,是祝兰台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这些年来,来喜又管理着一个家,人早就锻炼得稳重老练了。是以祝兰台一吩咐,来喜立刻就行动起来,很快就了很多适合做线索的材料,并且将这些材料隐秘地隐藏在一些食物和衣服中间。

    收拾好之后,来喜出去找了一个老实一点的山贼来带路,跟祝兰台一路朝门口走着,一路故作漫不经心地打探着清风寨的各处布置和机关。

    祝兰台和来喜在领路的贼匪的带领下走近清风寨门口的时候,大老远就看见秋冰成焦躁不安地等在那里,仿佛正陷网的少年,因为佳人的“暧而不见”而苦恼焦急地“搔首踟蹰”一般。

    一看到祝兰台的影,秋冰成立刻收起心里的焦躁,欢喜地迎上来,伸手想要上前拦住祝兰台的肩膀,却在半途中改为挥手示意领路的贼匪先行离开。

    “准备好了吗?”秋冰成关切地问,“是要走路,还是要骑马?又或者,我给你找一顶轿子来……”

    秋冰成还没有说完,祝兰台就摆摆手,微笑道:“我想要好好地看看这里的湖光山色,就步行吧,正好这几我在房间里都闷坏了,觉得子一不如一似的。”

    祝兰台原本只是为了方便给影卫留营救线索而随意找了个借口,谁知秋冰成却很是紧张的样子,几乎想要抓起祝兰台的手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祝兰台一番。

    “那个陈大夫的医术不行吗?要不你怎么会觉得子一不如一?”不待祝兰台回答,秋冰成立刻就焦急地接道,“不然我下山给你抓一个大夫来,那陈大夫既然那么不中用,让你地不如一的,留着也没用,干脆砍了算了我再给你找好大夫……”

    祝兰台一听,就急了,赶紧说:“要是陈大夫不行的话,只怕这世上就再也没有厉害的大夫了”

    “就是就是”一听说要砍自己父亲的脑袋,来喜也急了,说:“除非是秋寨主您去皇宫里把御医给抓了回来,不然这世间还真的没有比我爹更厉害的大夫了”

    “御医?”秋冰成凝眉,竟然真的思索起来他去皇宫打劫御医的可能来。

    “我没事的”怕耽误时间,祝兰台赶紧将话题岔开,“我不舒服是因为在屋子里闷得久了,以后多出去走走就没事了”

    秋冰成闻言,也收起到皇宫打劫御医的念头,笑道:“那以后我会多陪你出来看看的。你以前就是风风火火的子,不喜欢被拘在屋子里闷着,还说会把咱们的孩子闷坏闷傻的。”

    祝兰台一怔,这秋冰成是把她当成他的发妻了……

    之后,秋冰成带着祝兰台和来喜走遍了清风寨方圆十里的好去处,在他们两人赏花赏水的同时,来喜也趁机将给影卫的求救信号留在不同的地方。但是不管是哪一个地方的标志,最重指向的都是清风寨的方向。而秋冰成大约是真的把祝兰台当成是他的发妻于小姐了,一路上都很高兴,忙着伺候祝兰台,根本就没有留意来喜的举动。

    当斜西坠的时候,秋冰成让来喜先离开,带着祝兰台一个人来到了清风寨的最高处——瞭望楼的楼顶。

    当晚霞染红了整个西边的天空,也将整个清风寨包裹在一层橘黄和金色交融的绚丽里的时候,秋冰成将目光放在那辽远的远方,几不可闻地叹息一声,而后轻吐出一句话:“谢谢你。”

    祝兰台一怔,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要说谢谢的话,也该是我谢谢秋寨主你才是。”祝兰台尴尬地笑笑,说,“是秋寨主的宽宏大量,才让我有机会饱览这霞光山色。怎么秋寨主反倒朝我道起谢来了,真是让人愧不敢受用。”

    “你不是青青,这一点,我一直都知道。”秋冰成依旧没有看向祝兰台,也没有再纠缠到底他和祝兰台之间是谁该感谢谁的问题,只是盯着那绚丽到有些嗜血的残忍的夕阳晚霞,呢喃道,“可是,我想青青,想的心里都发疼了,想的我一直不愿意面对青青和我们的孩儿早已离开尘世这件事。”

    祝兰台一怔,心里无限感慨,即使是再凶悍蛮横的山贼,内心里都有温柔的一面。那个秋冰成心心念念的青青,应该就是他那不幸早逝的发妻,于小姐吧。

    “我,我很抱歉。”祝兰台说这句话的时候,倒是有些真心了,觉得自己将秋冰成内心某个不愿意别人看见的角落,晾晒在太阳底下,让当事人再痛苦一次。

    祝兰台想,大约秋冰成非常困难地勉强将妻于青青和他早逝的孩子封存在内心的某个角落里,用残忍和嗜血忘记孤独的痛苦,但是她的到来,她那跟于青青一样坚强的子,还有同样怀有的孕,生生地撕裂开了秋冰成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让秋冰成再一次被迫面对那些曾经他难以接受的过往吧。

    “这不是你的错。”秋冰成朝后仰去,双手撑在楼顶上,仰面看向那辽远的天空,微眯起眼睛,语气竟然十分和善温柔地说:“我反而要感谢你,是你的到来,让我可以去正视那些我不愿意面对的事,让我至于一直活在那些冰冷的没有任何感的子里。”

    祝兰台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这样和善的秋冰成,便只有低头默然不语,双手在广袖的掩盖下,写写画画。

    “我一直以为,有些事是要我内心不接受,便可以在幻想里存留一辈子,就像是我跟青青那短暂的夫妻缘,还有我们那可怜的没来及出世的孩子。”也不管祝兰台有没有在听,秋冰成压抑多年的感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急切地倾吐着:“我用打打杀杀来麻痹自己,告诉自己青青和还在还陪在我边,我要为他们母子的衣食无忧而努力。”

    夕阳给秋冰成上度上了一层柔软的金色,竟然将他那崎岖不平到很是吓人的面庞变得柔和了许多,那柔和里流露出来的,是浓重的化不开的伤感。

    祝兰台想,若是有一天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离开了人世,让凤崇再也找不见了,凤崇肯定也会急得发疯吧。

    这么想着,祝兰台手下的动作不由地加快了。

    “每晚入睡,我都不敢开灯,因为只有在黑暗里,我才能幻想,青青就躺在我边,跟以前一样轻颦浅笑,或是乖张跋扈。”一滴泪,就这么顺着秋冰成的脸颊滑下,一路坎坷地流到了他的下巴处,然后在夕阳里闪动着金色,一路跌落在祝兰台有广袖掩盖着的手上,湿润一片,灼一片。

    心里陡然生出浓浓的同来,祝兰台决定,若是后影卫真的把他们救出去了,她会尽量饶秋冰成一命,不为别的,只为那一份深,为了那一对苦命的母子。

    “我也一直以为,青青和孩子是真的陪在我边的,但是,”更多的眼泪滑下,秋冰成哽咽无声地哭泣片刻,猛地伸手抹去眼泪,很是激动地道,“但是你出现了,你让我看到了青青的影子,让我想起那些我一直不敢面对的真相,也让我看到了希望见到你为大家而出的那一刻,我真的以为是青青舍不得我一个人受苦,又回来找我了青青青青我是多么地想你”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秋冰成坐直子,转头看向一脸惊慌地僵住的祝兰台。丝毫没有察觉祝兰台的手在广袖的遮掩正在慌忙地掩盖着什么,秋冰成双手握住祝兰台的肩头,有些激狂地说:“青青,既然你回来,那就永远都不要走了我是怎么也不会放你走的”

    祝兰台体僵住,半天没动,心想真秋冰成还真是妻成狂,所以才在明知她不是于青青的况下,依旧不敢面对现实,硬是把她当成于青青,来慰藉他的妻子的相思之苦。

    不知道该说什么,祝兰台只好沉默着,任由秋冰成一脸狂躁地看着她,深无限。可是在秋冰成看不见的背后,祝兰台的双手丝毫没有停下来,努力地在楼顶上留下给影卫的清风寨的守卫重点和凤崇他们被囚的地方。

    最多,祝兰台想,她一定要饶秋冰成一条命,看在秋冰成对亡妻的一片深和因为于青青而特别优待她和肚子里的孩子的份儿上。。.。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