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一日杀一人的威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第十四章 一杀一人的威胁

    对于秋冰成的了解都是凤崇从那些小喽啰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来的,凤崇并不认为这些都足以完全采信,因为秋冰成手下的人,似乎对秋冰成都有着深深的不满,言语之间,便难免有失偏颇。

    就在凤崇和祝兰台一行人苦思逃脱的计划未果时,自从他们被关进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的秋冰成,竟然意外地来到了清风寨的死牢里,一脸诈嗜血的亲切。

    “听说,你们姓凤?”秋冰成眼睛里闪烁着火花,那是猎人看见猎物时的兴奋。

    凤崇一怔,下意识地以为秋冰成跟“京贵绸缎庄”有关,迟疑了一会儿,知道骗不过去,这才勉强地点点头。

    “哈哈哈果真是只大肥羊啊”秋冰成笑得难以抑制,不满在脸上的伤疤挤在一起,像是蟾蜍的皮肤一般,再加上那两颗咕噜咕噜转的眼睛,还有那沙哑难听的声音,真的很让人在毛骨悚然的同时,忍不住想要呕吐。

    祝兰台自认为不是个以貌取人的人,甚至在面对肮脏的乞丐时都没有觉得有什么好犯呕的,但是现在看着这样的秋冰成,祝兰台竟然一时忍不住,直接捣着嘴巴,朝地面干呕起来。

    祝兰台的这一嫌恶的举动无疑惹恼了秋冰成,只见秋冰成眼里贪婪的火苗顿时变成了熊熊燃烧的怒火,仇恨地看着祝兰台,像是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凤崇将祝兰台牢牢地护在后,以防秋冰成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了疯地要对付祝兰台。

    “你还好吗?怎么会突然间干呕?”凤崇没有回头,低声问藏在自己后的祝兰台。

    祝兰台深呼吸几口气,努力忘却秋冰成的样子,勉强压抑住胃里干呕的冲动,低声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真的长得太恐怖了吧……”

    在这个时候,难得凤崇还轻松地低笑几声安慰祝兰台:“既然如此,那我一会儿就让你再也看不到他。”

    祝兰台瞬间明白了凤崇的意思,只怕凤崇是想借由制伏秋冰成来逃离清风寨,而凤崇之所以决定这么做,恐怕跟那些看守他们的小喽啰的说辞少了不了干系。

    “暂时还是别这么做吧。”祝兰台担忧地说:“虽然那些人看似很恨秋冰成,但是既然他们在秋冰成手底下干了这么多年,只怕也有感了。

    而且,那些人虽然说他们恨秋冰成的残酷,但是同时也表露出,秋冰成并不曾在物质上短少了他们的。即使是在生存尚且艰难的时候,秋冰成有了任何东西,不都还是平均分给了他们吗?这样看来,解决秋冰成并不能彻底地解决问题。”

    祝兰台的顾虑,凤崇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是眼见着秋冰成带着嗜血的微笑,一步一步地接近囚他们的牢房,凤崇不由地暗自握紧双拳,蓄势待发。

    但是,秋冰成并没有打开牢门,惩罚祝兰台对他的无礼,他只是站在牢房门口,盯着凤崇可命地看了一阵,这才森森地笑道:“既然你这么护你的妻子,那就乖乖地把你们富可敌国的财富交给我,这样的话,我会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不然的话……哼哼”

    秋冰成冷笑两声,那干哑的笑声里全是冷的威胁。

    凤崇闻言,却蓦地松了一口气,原来秋冰成只是贪图曾经声名显赫的凤家的财富,目标并不是祝兰台。

    “我很抱歉。”凤崇摊开手,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微笑:“我们凤家早就不复先前的繁华,而且族人也散落在各处,所以,恐怕不能给秋寨主你什么富可敌国的财富。”

    秋冰成闻言虽然失望,但也知道因为安史之乱,很多名门望族都衰败下来,凤家作为洛阳曾经最富有的商贾,只怕也难逃厄运。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把你那一份财物交出来吧。若是数目能让我满意的话,我会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秋冰成退而求其次。

    凤崇再次无奈地笑了,指着囚牢里的其他人说:“秋寨主你也看到了,我们一行人除了被你们搜去的那几包药材和一些散碎银子之外,并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又哪里找得出钱财来孝敬您和各位好汉呢?”

    秋冰成嗤声道:“别以为我只是一个贼匪的头领,就不知道你们名门望族的那点小心思凤家四分五裂的时候,你会没有想方设法地替自己捞什么好处?我知道带着钱财上路不方便,你说出来你把钱都藏在哪儿,我派兄弟跟着你去取”

    凤崇心底叹息,只怕就算是他说出来钱财,也许秋冰成派人跟去拿,他们也没有办法跟祝兰台进入藏书宝去取吧。

    “看来,他们只是知道你姓凤,并不知道你就是凤氏家主呢。”躲在凤崇后的祝兰台小声对凤崇说。

    上路的时候,因为怕那块象征凤氏一族当家主母份的凤凰羊脂玉徒惹上什么祸患,祝兰台变特意将那块玉和一大包的衣服装在一个包袱里,交给专门负责跟凤在天和兰采儿联络的影卫收藏,让他送去给兰采儿暂时代为保管。

    想到影卫,祝兰台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有些兴奋地压抑道:“若是影卫来的话,摆平整个清风寨都不是难事”

    凤崇小声地掐灭了祝兰台萌芽的希望:“抱歉,娘子。那些影卫都被我派去做别的事了。”

    那些影卫有被凤崇派去通知凤在天和兰采儿,他和祝兰台等人已经一路南行前往番禹的;有被凤崇护送凤浪一家安全回往洛阳的;有被凤崇留下来保护那两户凤姓人,以免找不到他和祝兰台的“京贵绸缎庄”去找他们的麻烦的;有被凤崇派去先一步前往番禹,通知大姐凤来仪和大姐夫慕容旦的;还有被凤崇派去前往长安一块寻找,祝兰台的母亲刘氏的……

    凤崇将什么都想到了,唯独没有算到,他竟然还没有等到影卫办完各自的差事回来,他们一行人就先被秋冰成请进清风寨“做客”了。

    被凤崇掐灭希望的祝兰台,无力地垂下了双肩。

    凤新虽然只是十一岁的小孩子,但是见这阵势,也知道况万分危急,便悄悄地走到祝兰台边,握住祝兰台的双手,给与她无声的安慰。

    见凤新如此懂事,祝兰台双眼一,将凤新揽在怀里,说:“新儿乖,别怕,你爹会想办法救我们出去的。”

    祝兰台这厢安慰着凤新,秋冰成那边却早就按耐不住了。

    快几步走到囚牢跟前,秋冰成眼刀飞,威胁凤崇:“怎么样?你是想要保住你的银子,还是想要保住你的女人?”

    秋冰成看得出来,祝兰台对于凤崇来说有多么地重要,所以他才直接略过其他人,拿祝兰台威胁凤崇。

    “钱财嘛,也不是没有。”凤崇一边摸着下巴,一边飞速地想着借口,“只不过,秋寨主也知道我姓凤,而凤家本家在洛阳,那钱财自然是就藏在洛阳了。川南跟洛阳相隔千里万里之遥,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到达,我只怕秋寨主等不及……”

    凤崇还没有说完,秋冰成就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只见秋冰成笑得一脸诈地说:“多远都没关系,因为尊夫人,会带着我们慢慢去寻宝……”

    眼见着秋冰成笑得一脸的猥琐下流,傻子也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卑鄙无耻”凤崇也懒得跟秋冰成虚与委蛇下去,扯下一脸伪装的屈服和无奈,咒骂道。

    秋冰成干哑地笑了几声,森森地说:“怎么?终于露出真面目了?洛阳?哼你以为我是傻瓜吗?会信你这样的鬼话要是钱财真的都留在洛阳,那还不早就被安史叛军给抢了?哪里轮得到我去拿”

    “你也不傻嘛”凤崇冷笑一声,“说了这么多,你为的不过是钱财。像你这么贪婪成的人,只怕不论我们给你多少财宝,你都不会留下一个活口”

    “聪明”秋冰成如夜鸦一般恐怖的笑声再次响起,“我就喜欢跟聪明人交易你听好了,从现在起,你若是不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的钱财都藏在哪儿的话,那我就一天杀一个人,直杀到你愿意说为止。”

    顿了一下,秋冰成眼里嗜血的光芒更深。一边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秋冰成低声嘲弄道:“又或者,你愿意为了钱财让你边的所有人都枉自送命,甚至是你自己也为钱殉葬的话,那我也无花可说。”

    “你”凤崇恨不得立马拆了这囚牢去把那秋冰成给大卸八块,但是当他看到周围那些同样用贪婪的目光紧盯着他们一行人的山贼时,努力忍下了心底的冲动。

    被秋冰成这一撩拨,只怕即使他杀死了秋冰成,其他的贼匪也会为了秋冰成口中的金山银山,痛下杀手的。既然如此,那凤崇愿对手只是秋冰成一个,而不是清风寨一窝贼匪。。.。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