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们成亲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第五章 我们成亲吧!

    起初大家以为清舞的病只是普通的风寒,吃几贴药,好好地休息一阵子就会转好。谁知眼见着随着一场又一场大雪的飘落,清舞的病也越来越严重,这才引起大家的重视来。

    凤崇和祝兰台自然是不必说,就连一向很少跟清舞往来的凤浪也开始出入清舞母子的房间——若不是有清舞盛一地沉绵病榻的话,凤浪的这种表现会让人忍不住为清舞高兴。

    一,祝兰台正打算找去再替清舞寻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没想到刚出门就碰上了熟人——陈大夫一家

    原来,当初因为念及胡冰有一双年迈的父母需要照顾,所以陈大夫和来喜便陪着胡冰留了下来。谁知没过多久,原本就体弱多病的胡冰的父母,在一个寒夜相拥离开人世……打理完父母的丧事,胡冰强忍着悲痛,带着陈大夫和来喜一路行一路问地寻了过来,要继续为凤崇和祝兰台效力,以报答当初凤崇和祝兰台对陈大夫和来喜父女的撮合之恩。

    陈大夫的到来让祝兰台很高兴,因为当初遍观整个洛阳城,医术能够胜过陈大夫的还没有几个人,有了陈大夫,清舞的病一定会治好的

    也没等及通知还在外的凤崇和凤浪,祝兰台领着陈大夫就先到了清舞的屋子,让陈大夫替清舞把脉看病。

    陈大夫仔细地给清舞望闻问切了一番,最后得出结论,清舞的病只是普通的风寒,不过是外寒内,而以前的那些大夫开的都是些外内寒的方子,自然是不但没有任何的药效,反而拖垮了清舞的子。

    正好陈大夫随携带了不少的药材,便开了方子让胡冰抓了药材,又吩咐来喜去煎药。

    祝兰台现在还怎么好意思让来喜他们做这些下人做的事,她和凤崇本就是在别人家里做工,又怎么能再找人替自己家做工。

    怕耽误久了徒惹得陈大夫三人误会,祝兰台便决定当即把话说清楚:“陈大夫,我知道你们效忠的一片心意。不过,现在凤家今非昔比,而夫君他也早就不是什么家主了,只是丁员外家的小小管事而已,我也要伺候丁夫人。这样的我们,怎么可以把你们留下来,让你们陪着我们受苦?”

    来喜一听,眼圈就红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哽咽道:“要不是主母,我和爹也不会父女相认,更不会有如今的幸福子主母对我们父女恩同再造,我们怎么会因为凤家没有了昔的荣华,就没有良心地冷眼旁观呢?”

    一旁的胡冰蹲下子劝慰妻子,也帮腔道:“主母,娘子她说的有理,还请主母成全。”

    祝兰台上前跟胡冰一起扶起来喜,略一思索,建议道:“莫不如这样,你们买下一间门面开药店,一是为了生计,毕竟来喜不久也可以准备做母亲了;二就算是替我们摸清这里的生意场上的秘经,以便于我们后重振凤家昔的声威。你们看,怎么样?”

    见陈大夫一脸的不甘愿,清舞也气若游丝地劝解道:“其实你们留下来做下人,不过是大家一起吃苦,倒不如你们一边把自己的小子过好了,一边还可以帮助家主复兴家业来得划算。”

    见清舞说的不错,陈大夫这才勉强答应下来。

    先将陈大夫一行三人安排在后面的家塾里,祝兰台这才派人去通知凤崇和凤浪一声——因为家塾里的孩子需要照顾,清舞一个人忙不过来,于是祝兰台又另外请了名叫吴当地妇人来帮忙,这才算是有了自打他们到成都之后第一个婢仆。

    其实平里凤浪极少跟凤崇一起出去的,即使是在家塾放假之后。回想起凤崇和凤浪出去的时候一脸凝重的样子,祝兰台想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不久,吴妈就回来了,后却只跟着凤崇一个。

    祝兰台迎了上去,朝后看了看见没有凤浪,有些焦急地问道:“浪弟呢?”

    凤崇揽住祝兰台的肩头,转跟她一起朝外看去,半晌,才怅惘道:“他,是有事还没有想清楚吧。别急,给他一点时间,毕竟要做出他那样的决定,不管是谁,都需要时间。”

    祝兰台心底一震,抬头问:“什么决定?”

    “彻底撇开自己的心中所,然后坦然正视自己应尽的责任。”凤崇低头看向祝兰台,微笑道。也许是觉得气氛太沉闷,凤崇又嬉笑着加了一句:“这下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因为再也不用担心有人想要兄弟阋墙,跟我抢娘子了”

    祝兰台可没有心跟凤崇开玩笑,叹息一声,期盼道:“只是希望,这下子清舞和舜儿母子的苦子就到头了。”

    “会的”凤崇重重地点头,揽紧祝兰台的肩头,说:“也幸好清舞这下子病得这么严重,让浪弟开始学着正视清舞。真希望浪弟的决定,能够让清舞心好起来,快一点康复”

    祝兰台这才想起来,她还没有跟凤崇讲陈大夫一家人千里投奔的消息。当即,祝兰台便将陈大夫一家三口的到来,还有清舞病无虞的事告诉了凤崇。

    凤崇一听,眉头一皱:“怎么偏偏赶到这个时候来。万一浪弟知道了清舞的病很快就会治愈,突然转变主意了怎么办?就算是清舞等得,已经十岁的舜儿也急需一个父亲啊”

    祝兰台灵机一动,说:“不如我们现在就给陈大夫一家找座房子,让他们先躲着浪弟一阵,先让浪弟认了清舞和舜儿母子再说?”

    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凤崇只得同意。幸好凤崇一直都在留意当地的地段、店面什么的,也相中了不少家,因此很快便出资替陈大夫买下一片带着两进小院的店面,送给陈大夫。

    向陈大夫解释清楚了原因,凤崇便请了脚夫帮忙挑着陈大夫一家的行李,很快地将他们一家三口安置妥当。

    听闻了清舞和凤舜母子的事,陈大夫一家三口不胜唏嘘,表示会绝对不让凤浪发现他们的

    夕阳隐没,夜幕低垂,等到满天星子的时候,凤浪终于微醺地从外面步履有些不稳地回来了。

    怕上前一打断会让凤浪好不容易堆积起来的勇气消散,凤崇和祝兰台藏在自己的屋子里,透过窗户的缝隙朝外看。因为清舞的房间正在对面,因此凤崇和祝兰台隐约可以看出个大概。

    只见凤浪摇摇晃晃地一下子冲到了清舞的房门前,却在伸手推门的那一刻停住。大约是斗争了很久,责任感终于占了上风,只见凤浪伸手推开了门。

    房里的清舞大约以为是祝兰台或者是陈大夫去而复返,并未在意,声音还算响亮地说了一句:“有事吗?我已经吃过药了,可能明天就好了,别担心。”

    说了话,见没人应声,清舞这才觉得来人的气场跟祝兰台等人有很大的不同,倒像是……

    凤浪

    一有这种体悟,清舞觉得自己全的神经瞬间都紧绷起来,连呼吸都几乎忘记。用被子裹紧自己,清舞侧睡着,双眼紧盯着内侧的墙壁。

    一步,一步,又一步。

    终于,凤浪停在了清舞的前。

    低头凝视着那僵硬的躯,凤浪心想,清舞大约也觉察到是自己了吧。

    这一刻,看着那坚强到有些僵硬的躯,凤浪才觉得内心的愧疚喷涌而出,就是在他亲生父亲的设计下,他侮辱了一个纯洁美好的女子,给了那女子一个孩子,却对她们母子一直都不闻不问,甚至还因为误以为她们母子破坏了自己心的人的幸福,对他们不屑一顾、怨恨不已。

    如果是今天突然得知事的真相,或许凤浪的愧疚不会这么深,因为他可以劝慰自己说,不知者无罪。可是,偏偏他很久以前就得知了真相,也因为此独自一人赶来了浣花溪畔,但是面对昔的心的人,面对那不敢碰触的责任,他竟然回避了这么久

    凤浪不否认,若不是清舞突然生了这一场大病,他是不会选择负起责任的,因为他一直都没有斩断自己对祝兰台的念想,即使明知祝兰台是凤崇的妻子,还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凤新。

    可是,清舞的病让凤浪意识到,若是清舞就此去世的话,那她的一生会多么地遗憾和悲楚,而被母亲抛弃的凤舜又会多么的孤单

    所以,在跟凤崇一番敞开心扉的长谈之后,凤浪决定不再回避自己应尽的责任

    “你没睡着是吧?”凤浪开口问,也没等躺在上假寐的清舞回答,就直接说道:“既然这样的话,等你体复原了,我们就成亲吧”

    躺在上的清舞,闻言浑一震,半晌,才颤声问:“为什么?”

    为什么一直以来你都选择了沉默,却在这个时候要跟我成亲?

    清舞心底自嘲道,难道一场大病真的实现了她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吗?那自己还真是因祸得福呢。.。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