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山河飘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 )    第三十七章 山河飘零

    (某画没想到笔锋一转,很快下一卷就出来了咩~)

    “不知道下是怎么跟浪弟碰到一起的?”凤崇客气地一笑,问道。 ~

    李亨还没有开口,凤浪就代为答道:“前些子我在京城惹上了一点麻烦,原本是官府是要审理我的,没想到下的人恰巧出现,救了我。”

    凤崇心里一震,心想这李亨果然厉害,连凤浪这么行踪不定的人都可以跟踪得上凤浪相信李亨手下的人是恰巧出现,救了他一命,凤崇可不相信

    “那就多谢下的出手相助了。”凤崇淡然一笑,抱拳施礼道。

    李亨也做戏地摆摆手,示意凤崇不要放在心上。

    “对了,怎么没见到尊夫人?”李亨扫视一圈,没看见祝兰台的影,状似不在意地问道。

    李亨这话一出口,立刻成为众人的焦点,所有人的目光都刷刷地紧盯着李亨,愤怒于李亨说出这么轻佻的话来。其中,数凤崇和凤浪的怒气最盛。

    “内子体不适,在房中休息。”凤崇压住心底的怒火,随便替正在往藏书宝运送财物的祝兰台找了个缺席的借口。

    李亨点点头,大手一挥,很快十来个随从从他后鱼贯而出,每个人手里都举着一个大托盘,托盘里是各种精美的珠宝和华贵的布匹。

    “这些,算作是本下送给尊夫人的礼物,还请笑纳。”李亨随手一指,笑道。

    面对着李亨赤luo的挑衅,凤崇只觉得自己沉寂好久的血液一下子沸腾起来。 ~若是他再年轻个十岁的话,凤崇或许会为了祝兰台当场跟李亨打起来但是肩上担负的整个家族的责任提醒凤崇,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跟眼前的李亨这位贵主子产生什么正面冲突。

    “我代内子谢过下。”凤崇客气地道谢,微微一笑,添了一句:“正好内子心善,说起洛阳城在下的英明竟然还有难民流离失所,朝不保夕的,正好要筹集钱财去救济他们呢下的这些东西要是一起给难民送去,可就真的中了大用了而且,难民们若是知道这些东西是下准备的,肯定会对下感恩戴德……”

    凤崇嘴里赞美的话越多,李亨的脸色就越难看。

    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

    这整个天下的百姓都是君王的子民,可是由李亨坐镇的洛阳城竟然出现了大批的灾民,而他不但没有去解决灾民的问题的,反而送了大批的上等财物来讨好一个有妇之夫,若是让他的子民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会怎样想他这位主子。

    李亨本来就有志于皇位,也想趁来洛阳巡查这段时间好好地累积名声和功名,以便将来有利于自己登极。现在听凤崇这么说,李亨心底也警醒了,虽然前有当朝圣上抢夺寿王妃的事,但是抢寿王妃的是皇帝,而不是像他一样份的某个王子,即使他非常想要得到祝兰台,那也要等他执掌天下之后,到那时,做下任何污秽的事都不会妨碍他行使手中的权利。

    这么一想,李亨立刻面带忧色地忏悔道:“怎么洛阳城竟然有这么多的难民吗?本下为何一直不知?看来这洛阳城的官员,应该要换一批了”

    脸色一变,李亨又是一副民如子的样子:“不过,既然这么些东西是送给尊夫人的,那自然就任由尊夫人处置了。关于流民的问题,本下会在近期内派人解决这件事的,这还要多亏了凤公子的明察暗访,鼎力支持了。本下想,若是灾民知道他们是受了凤公子你的恩惠的话……”

    凤家是洛阳城有名的富户,若是不在这次救灾行动中出一份力的话,只怕会被整个洛阳城的百姓看不起。若是李亨再从中故意散布些什么不利于凤家的传言的话,诸如凤崇明知道洛阳城灾不轻,却不肯出手相助之类的,那凤家将来在洛阳城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只怕凤家几代,都会背上“见死不救”的骂名。

    李亨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想要慷他人之慨,成就自己的美名,而且也顺便给凤崇一个教训,提醒凤崇他到底是皇子,而且极有可能是未来的皇帝,在他面前,凤崇放肆不得即使将来,他想要祝兰台,那凤崇也是无能为力的。

    李亨敲竹杠外加威胁的话还没有说完,凤崇就立刻十分豪爽地说:“若是下有心致力于帮助灾民解决问题的话,我绝对会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的”

    李亨哈哈一笑,说:“凤公子果然是个爽快人这样,择不如撞,我们今天就将解决灾民问题的方案研究一下,以期尽快创造一个太平盛世的洛阳城”

    凤崇松了一口气,比起祝兰台的弥足珍贵来,那些真金白银的在他眼里都不算得上什么。凤崇想,以李亨的志向来看,只怕近期内李亨是不会对祝兰台出手的。只要祝兰台能平安无虞,跟他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凤崇就觉得心满意足了

    一旁的凤浪也松了一口气,虽然明知道他这辈子是不可能跟祝兰台在一起了,但是他也希望祝兰台能够获得幸福,而这个世上能给祝兰台幸福的,只有凤崇

    李亨果然是决心当一个好君主,不出三天,就让洛阳地界儿的各级官员吐出了大笔的银子,并且迅速采取行动,将救灾的物资发给灾民。而敲诈的凤崇的那笔钱财,李亨则通过特殊渠道悄悄地转移了,以备将来万一要起事争夺皇位的军饷。

    当然,凤崇和祝兰台也利用这个机会,将凤家的账面又做的紧一些,结余了大约五千两的银子由祝兰台运到藏书宝里藏了起来。

    救灾行动不出十天,就取得了极大的效果,整个洛阳城面貌焕然一新,真真是一派繁华盛世的景象,而洛阳城的百姓都开始对李亨感恩戴德。

    这个大快人心的消息传到京城之后,在一批李亨的死忠党的努力游说下,朝廷的大批官员开始拥护李亨。但是, 太子一方的支持者同样实力不弱,积极展开了防御,游说君王坚决不废除现在的太子,而另立李亨太子。

    京城里为了夺权争得是个你死我活,而圣主不胜其扰,便跟贵妃和梨园子弟夜夜笙歌,纵极风|流香|艳之事,丝毫没有注意到国家已经是危在旦夕。

    而救灾之后,凤浪又开始了新一回的流浪。

    从凤浪见到清舞和凤舜之时的神自若来推测,凤崇和祝兰台想,只怕单独相处的那几天,清舞并没有告诉凤浪凤舜的真实份,而凤浪也一直以为清舞是凤崇的小妾。虽然对于凤浪和清舞目前这种僵持胶着的状态很是焦急,但那毕竟是别人的家事,当事人不愿意挑明说白了,凤崇和祝兰台自然也不好插手。

    而凤海天,大约是怕凤浪知道凤舜是他的亲生孙子之后,就不会再放任凤舜成为他手中的棋子,便也没有对凤浪说明凤舜的世。

    中秋的时候,出嫁几近两年的凤九仪在巴尔的陪同下,回到了洛阳的大宅。

    亲人见面,免不了一阵唏嘘,相互道明别后的境况。

    凤九仪听说凤海天跟李亨一起设计陷害祝兰台,甚至于凤海天连他自己亲孙子凤舜的母亲清舞也不放过时,很是愤慨,几乎恨不得立马去找凤海天打一架的样子。

    祝兰台笑道:“原本九儿就是个火爆脾气,开始还想着你嫁了人之后就会稳重一些的,没想到你如今的脾气却愈加的暴烈。”

    凤九仪小嘴一嘟,甚是委屈地说:“那人家有什么办法?嫁给了一个刀口上讨生活的人,自己要是不强悍起来怎么办”

    凤崇伸手点了一下凤九仪的额头,笑道:“你就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妹婿如今已然是中原跟西域通途上的有名的镖师,专门负责过往商旅的安全,哪里跟你说的像是马匪一样。而且据我所知,在妹婿的治理下,你生活的方圆几百里的范围内连一个劫匪也没有,你哪里需要过刀口上血的子?”

    众人又是取笑凤九仪一番,便有下人来说,晚饭已经备好了,请众人移步饭厅。

    饭后,凤九仪少不得被兰采儿和祝兰台等一干女眷留下来说话,而巴尔则跟随凤在天和凤崇到了书房,说是有重要的事相告。

    三人到了正院的正书房,刚一坐下,巴尔就重重地叹息一声。

    “你这是怎么了?”凤崇玩笑道:“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却一见我们就叹气。”

    巴尔正色道:“大哥,我现在没心跟你和爹开玩笑。刚才是在饭厅,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也不好说。现在只有我们三个,我也没什么要隐瞒的了。

    我跟九儿这次回来,沿途经过边关的哨卡,就留心了一下,发现最近边疆颇不宁静,再加上前段时间有人从西域定做了大批的铁器运往边关,所以我在想,会不会很快就要有大事件发生了?”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