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山雨欲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 )    (回家给玉米施肥去了~所以剩下的粉红加更晚些时候再送上~群摸摸~O(∩_∩)O~)

    “娘,不好了”祝兰台大老远地就喊着,一脸惊慌地奔到正书房。

    搁下笔,见祝兰台露出极少的几乎是彻底的惊慌失措,脚步不稳地奔跑过来,兰采儿面色凝重起来。

    从椅子里站起来,兰采儿快速地绕过桌子走到祝兰台边,一边伸手拍着祝兰台的背替她顺气,一边开口安抚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慢慢说。”

    祝兰台急促地点点头,伸手在心口拍了几下,顺了顺气,这才以极快的语速汇报事的进展:“娘您还记得运往长安的那批药材吗?”

    兰采儿点点头,说:“记得啊。那批药材可是我们凤家所有药材的精华,是我们凤家打开长安药材市场的第一步,还是经过陈大夫几番检验合格了才发送出去的,绝对的价真货实……”

    讲到这里,兰采儿猛地从祝兰台的问话里意识到了什么,惊讶地问:“难不成是那批药材,出了问题?”

    祝兰台点点头,焦急地说:“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明明是合格的药材,却在分售到各大药铺,被那些买药的人拿回去治病之后,不但没有缓解病人的症状,反而出现了集体病恶化,药物中毒的现状娘,你说,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啊长安那边,可是已经有人将所有的况都给上报官府了只怕这会儿,都已经有主事被抓进去去问审了”

    兰采儿这会儿沉默了,脑海里却在急速地翻滚着储存的信息,想要知道到底是谁对那批药材动了手脚。虽然,兰采儿第一个想到的敌人就是凤海天,但是她怎么想不通,一路上都有她的心腹押运的药材,怎么会让凤海天钻了空子,有机会对那批药材动了手脚。

    沉思半晌,兰采儿觉得敌人到底是谁,现在还不是盖棺定论的时候。 ~

    “这件事,有点棘手。”最后,兰采儿叹息道,忧虑的目光看向西方,心里想着为什么偏偏会在凤在天和凤崇去送凤九仪,只有她和祝兰台在家的时候发生这件事,也不知道凤在天和凤崇什么时候才能赶回来。

    祝兰台也是叹息,抬头看向遥远的西域。

    “娘,你看会不会是凤海天呢?”祝兰台问,下一刻,又自我否定地补充道,“娘,我想在洛阳,还有在洛阳去长安的路上,都有我们的人负责看管,凤海天应该没有机会。这样看来的话,若是这件事真的是凤海天做下的话,那应该就是在药材到了长安之后才被人偷梁换柱的了。

    可是娘,即使是在长安,不是都一直由您信得过的心腹经营药材生意吗,那些人都懂得药理,知道识别药材的好坏,又怎么会被别人钻了空子?”

    兰采儿点点头,说:“也就是因为此,所以我才担心呐。到底是谁,竟然有本事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动手,还做得干净利落?”

    “会不会是吕氓他……”

    祝兰台还没有说完,就被兰采儿摆手打断了推测。

    “吕氓那人虽然不厚道,也没什么道德价值观念,但他终究是个什么事都为自己打算的人。跟我们合作划算,还是跟凤海天狼狈为所获得的好处多,我相信他是能够分得清楚的。”兰采儿解释道。

    祝兰台仔细一想,觉得兰采儿分析得也不无道理,便泄了气,耷拉下小脸,问道:“娘,那到底是谁在找我们的麻烦?”

    兰采儿摇摇头,说:“这件事,我暂时也没有个头绪,目前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过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尽快通知你爹和崇儿,让他们赶紧回来,正好路经长安,查明整件事的真相,争取早查出这次集体药物中毒事件的幕后黑手,还凤家一个清白,给敌人一个教训”

    说到最后,兰采儿目光灼灼,闪烁着复仇的火焰,一拳头狠狠地砸在了边的水墨山水的折叠木质屏风上,硬生生地将屏风打倒在地。

    “这个娘不用担心。”祝兰台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暂时松了一口气,强打起精神说:“我一得到这个消息,就派影卫夜兼程地去西域通知爹和夫君了,相信不出十天,详细的形爹和夫君就会知道了。”

    “嗯,做得好”兰采儿微笑着赞赏道。

    像是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兰采儿对祝兰台说:“这件事,多多少少都会波及到清舞。你记得想办法保住清舞和舜儿母子的安全,不管这件事是不是凤海天做下的,就当是为了你浪弟。”

    “这个我省得。”祝兰台应承下来。

    原本兰采儿和祝兰台以为长安的这次药材违规意外,只是一次普通的药物中毒,只要赔偿受损病人和商户的损失,然后再花钱打通上下关节,就可以平安度过这次意外。至于这件事幕后的主使者,兰采儿和祝兰台打算等凤在天和凤崇父子回来,再做定夺。

    谁知一向是有钱就放行的主审官,这一次竟然十分地清廉,不但将凤家送去的财物全部退了回来,甚至还将凤家派去送礼的人关押起来,以示警告和惩戒。

    一直在洛阳等待消息的兰采儿和祝兰台这才意识到事的严重,只怕那陷害凤家的人不但有钱,更或者可能还有权,或者是跟京城里的某些权贵关系甚好。

    坐立不安的兰采儿决定亲自去趟长安,在凤在天和凤崇父子赶回长安以前,快速地将事的真相调查个清楚。

    担心有人会对兰采儿不利,黄志还特意带足了人手一起跟去。

    临行前,兰采儿神色凝重地将祝兰台叫到边,说是将洛阳的一切都托付给了祝兰台,让祝兰台好好地守护好凤家的大本营。

    听见兰采儿像是交代遗言一般,吩咐她如何掌好凤家这艘大船的舵,祝兰台心里一慌,眼泪就不由地流了下来。心知自己上的担子有多重,也为未来感到恐惧不安,还担心兰采儿在未来在长安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祝兰台心里比之前几天,更是惶恐不安。

    原本祝兰台是想要替兰采儿到长安走一趟的,但是在见到兰采儿有条不紊地准备离开的相关事项之后,祝兰台才深切地体会到,她跟兰采儿还有着很大的差距,即使她真的代替兰采儿去了长安,对解决那件集体药物中毒时间,只怕也未必会有什么作用。

    几经思量之下,祝兰台决定留下来,解决兰采儿的后顾之忧,让兰采儿能够专心处理长安集体药物中毒的事。

    所幸的是,当初跟吕氓洽谈生意虽然是清舞和祝兰台出的面,但是其实兰采儿对于合作的每一步计划都很清楚,因而将来到了长安,也不会被人从凤家和吕家的合作上做了手脚。

    兰采儿前脚一离开,凤海天后脚就开始向祝兰台发难。

    凤海天这么做,无非是想趁着凤在天、凤崇和兰采儿都不在,欺负祝兰台势单力薄;再加上是祝兰台亲自负责的药材生意出的乱子,凤海天便想趁着这个**难逢的机会,一举登上凤氏家主的宝座。

    祝兰台原本就已经被长安的药物集体中毒事件弄得焦头烂额了,如今还要小心地应付凤海天,不觉有些力不从心。

    想祝兰台虽然是从一个善良软弱的小小的商贩之女,一步一步地登上凤氏一族当家主母的宝座,但是之前的凤家一直算得上是风平浪静,而且还有凤崇的一路保驾护航,所以祝兰台还能做到游刃有余。

    但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挑起一个家族的担子,对外要面对长安凤家药铺集体药物中毒事件的余波影响,对内还要应付凤海天步步紧的争权夺利,祝兰台几乎恨不得将自己一个人掰成好几个用。

    因为忙碌,祝兰台已经好多天都没有跟凤新好好地说说话,甚至是安静地吃上一顿饭了。一生下来就是含着金汤匙,被万千宠包围着的凤新,心底的落差十分之大,而祝兰台又没有时间听他诉说,凤新便只好跑到清舞处诉苦。

    其实自打凤家在长安的药材铺突发的集体药物中毒的事件传到洛阳凤家大宅起,清舞就略有耳闻了。只不过兰采儿和祝兰台婆媳不想让清舞心,便有意封锁了部分的消息,再加上清舞以为事不会很严重,便没有放在心上。

    谁知没几天,兰采儿竟然就带着黄志一行人,急匆匆地赶去了长安,准备亲自去查探集体药物中毒事件的真相。

    见此,清舞便猜测,只怕长安的那件集体药物中毒事件不是一般的严重,不然兰采儿也不会亲自出马。

    后来,清舞见祝兰台越来越忙,每次见面都是匆匆地打一句招呼就又匆忙地奔往各处处理事务,甚至于祝兰台现在的贴侍婢兼最佳助手来喜,为了帮助祝兰台都将原本已经订好的婚期无限期地往后挪,清舞便知道,事真的是闹大了。

    后来,凤新来跟清舞抱怨,说是祝兰台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跟他一起安安静静地吃完一顿饭了,清舞便更是忧心。

    一边将凤新留在自己边亲自照看,清舞一边替奔波得止不住脚的祝兰台担忧。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