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无赖吕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 )    虽然跟兰采儿比不上跟母亲刘氏亲近,但是长时间地相处下来,祝兰台跟兰采儿配合得倒是默契的。 ~因此,即使兰采儿不暗自向祝兰台解释她责备祝兰台的缘由,祝兰台也明白,兰采儿责备她不过是在做做样子,做给那些外人看的。

    这么一想,祝兰台原本晦暗沉重的心稍稍轻松了一些。

    “是云儿。”兰采儿也没有换衣服,直接坐在首座上。

    “姑妈,正是云儿。”兰云站起来,拘谨地答道,眼神躲闪,感觉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的样子。

    祝兰台这下算是明白了,敢这个兰云刚才根本不是故意装作惊慌和无辜的,而是处在凤家这样胜过十个吕家的富贵之家,兰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而已。

    “这亲戚时间长都不走动,我倒是记不大清了呢。不知道云儿是从哪里排行论辈,称呼我一句‘姑妈’?”兰采儿试探地问。

    早先一接到下人禀报,说是有位自称是她的娘家侄女儿的来访,兰采儿心底就犯嘀咕,虽然她兄弟众多,侄子侄女也多,但是除了逢年过节的亲戚之间走动一下,平里也没有见哪个娘家人来走动啊。而且即使真的是她的娘家人来走亲戚,那些下人也认得是她的哪个侄女儿,也不至于禀报说是不认得那。

    左思右想,兰采儿终究是按捺不住,急匆匆地赶了回来,谁知一回来,看到的就是祝兰台喷茶,而那陌生几乎却哭出来的场景。

    “我的爷爷,称呼姑父亲一声大伯。”兰云讨好地说,“爷爷先前是在兰家做长工的,后来得到老爷的赏识,便被赐姓兰。后来我的父亲辞别家人,到了长安做学徒,又在长安娶妻生子,安了家落了户,便渐渐地跟兰家断了联系。 ~”

    “听你这么说,我倒像是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听说,那被赐姓兰的人,并不是我家的长工,而是我族里的三叔家的长工。”兰采儿微笑。

    话说到这里,兰采儿“不认亲”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任谁都听得出来,只怕此次兰云来,是想要跟凤家攀亲戚,讨好处的。

    祝兰台却犹豫了,按说要是真的有这门亲戚的话,兰云应该早就上门求助了,更不会沦落青,那为什么兰云开始没有开口求助,却在嫁给吕氓做正室之后,衣食无虞了,这才前来攀亲戚?吕氓在这中间,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还有,以兰云的表现看来,似乎完全没有她来,而且也不像是知道她嫁到凤家的样子,祝兰台可不相信祝良武没有到处显摆他家妹子嫁给洛阳巨富家主凤崇的事,那为什么兰云会一点都不知的样子?

    “吕夫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祝兰台笑笑,悄悄地冲不解地砍过来的兰采儿做了一个安心的手势。

    “我,我知道凤家家大业大的,或许看不上我们这种小商贾。”兰云颇为窘迫地说,“但是,吕家在长安虽然不如凤家在洛阳一样出名,但是多少还是有些脸面的,那些商业巨贾,也有跟吕家关系不错,而且……”

    “有什么话,你就直。”兰采儿颇不耐烦地打断兰云的话,她最讨厌人拐弯抹角的,还一副伏小做低的姿态。在兰采儿看来,即使是求着对方跟自己合作,也该有一副不屈的傲骨

    “是,姑妈。”兰云羞窘地点点头,将话引入正题,“是这样的,我夫君调查过了,说是长安的药材市场不错,但是凤家却一直没有将药材生意扩展到长安。正好我夫君有一个不错的方案,想要跟凤家合伙做生意。”

    见兰采儿和祝兰台都没有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兰云连忙说:“我夫君说了,他这次为了表示诚意,愿意免费提供凤家五间铺面,并且会在长安代为宣传,只要凤家将药材生意扩展到长安就行”

    兰采儿犹豫了,吕家开出的条件实在是太人,一般有点野心和脑子的人都不会拒绝。不过,兰采儿坚信,这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

    “难道,你夫君没有提出一点有利于他的条件吗?”兰采儿问。

    “有。”兰云刚一开口,见兰采儿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的不屑表,便赶紧开口解释道:“我夫君说了,只要凤家在做生意的时候,稍稍地提及吕家就好。”

    兰采儿和祝兰台了然,原来吕氓想要的,只是凤家的威势和名气。

    “兰妞,这药材生意一向都是由你负责的,你去跟他们谈。我庄子上的事还没有处理完,趁着这会儿雨点小了,得赶紧去一趟。”兰采儿说着,便跟兰云点头示意,出了门。

    祝兰台看着松了一口气的兰云,眉头越皱越紧,按说吕氓要是真的想从跟凤家的合作中获利的话,那他应该选择的不是药材生意,而是丝绸生意。药材生意从很久之前,一直都是自己在监管,为什么吕氓会偏偏弃大的利润而选择这个冷门呢?

    当然,祝兰台不会自恋到认为,吕氓是想借机见见她这个现今掌管凤家药材生意的前妻,只不过她猜不透吕氓的心思而已。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当祝兰台还是吕家妇的时候,每要做的不过是帮助婆婆料理家务,对于自己那个常年在外做生意的丈夫,除了青梅竹马之外,祝兰台还真的说不出什么来。

    祝兰台想,是不是兰云嫁给吕氓之后,也被迫剪去了双翼,每在家中守候?不然,何以兰云一直都没有认出自己来,在自己那显摆的大哥祝良武,到处宣传他唯一的妹妹以弃妇的份嫁给凤崇,成为凤氏一族当家主母之后?

    “吕夫人,我看着你,倒是觉得有些面善。”祝兰台试探地说。

    兰云闻言一喜,激动地说:“是吗?那看来我们真的是有缘了,这桩生意和这门亲戚,是跑不了了”见祝兰台一脸的讶异,兰云怕祝兰台反悔跟吕家合作药材生意,便赶紧地趁打铁道:“这样,我夫君就在外面等着呢,不如嫂子现在就跟我出去?”

    祝兰台一怔,没想到来的竟然会是吕氓。转念一想,吕氓为吕家的独子,本来就该继承家业的不是吗,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听闻兰云这话之后,祝兰台脑子里第一个冒出的念头,是逃避,就如当初她跟凤崇在长安的一起度过的那次中秋一样,偶然看见对面阁上调戏花娘的吕氓,便下意识地逃开。

    但是,那念头一闪而过之后,祝兰台便微笑着对兰云说:“还劳烦吕夫人带路。”

    说完,见来喜要跟上来,祝兰台便止住她,吩咐道:“来喜,你就留在家里。记得等娘回来,跟她说一声,我在望江接待吕夫人夫妇,洽谈双方合作事宜。”

    来喜点头应承下来。

    望江,凤崇一向专属的兰苑里,祝兰台正和吕氓面对面地坐着,至于兰云,则早在到达望江的时候,就被吕氓以妇人不得插手生意为由给打发走了。

    “以上,就是我关于双方这次合作的构想,不知道吕公子还有什么补充没有?”祝兰台笑容得宜、公事公办地问。

    吕氓一笑,眉眼间堆积的全是柔:“你决定就好。”

    祝兰台冷笑一声,吕氓这是把自己当成当初那个任他摆布的傻丫头了,还来这虚假意的一

    “吕公子这话说得可就不大对了。”祝兰台一脸郑重,公事公办地说,“合作是双方的事,怎么能由一方说了算?难道我要你吕家所有的家产,你也无所谓吗?”

    吕氓脸色丝毫未变,一脸的毫不在意,“只要你喜欢,我随时都可以送给你”

    若是旁的女人,或者是时光倒流到祝兰台重生以前的话,或许会被吕氓这番“深厚谊”打动。但是,早就已非吴下阿蒙的祝兰台,怎么会轻易地就上吕氓的当。祝兰台明白,吕氓之所以这么大方,是因为笃定她不是个贪心的女人。

    “吕公子说笑了。”祝兰台笑笑,意有所指地嘲讽道,“我夫君拥有的远比吕家的数十倍还要多,吕家所有的家产,只怕也不会比我负责的,只是凤家家业的细枝末微的药材生意多很多。”

    至此,吕氓一直以来不变的深脸色终于变了变,眸子里添了一股怒气,咬牙切齿道:“祝兰台,你是如今找到了新的靠山,所以就这么目空一切了吗?”

    见祝兰台脸色丝毫未变,只是杏眸里的嘲弄更盛,吕氓勉强压抑住满腔的怒气,换了个策略。

    只见吕氓老神在在朝后面的椅背上仰去,双手的手指随意地叩打着桌面,一副无赖像地威胁道:“你想,若是你婆婆知道你私自跟我这个前夫见面,还是在你丈夫专属的雅间里,她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祝兰台,你以为到时候,你这凤氏主母的名号还能保住多久?”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