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冤家路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 )    (谢谢本本童鞋和洁洁童鞋滴粉红票票~摸摸~推荐期正在加更~所以晚些时候再把粉红加更奉上~群摸摸)

    没有任何的悬念,来年开的时候,巴尔就向凤九仪求了亲。 ~当然,在请媒人到凤在天出求婚之前,巴尔就已经先知会过凤九仪了,而且也得到了凤九仪的默许和支持。

    凤崇和祝兰台自然是为凤九仪能够找到一个心心相印的夫婿而高兴,但是想到垂头丧气的凤博,便不由地担心起来。

    凤博之于凤崇,跟黄志的重大意义差不多,如果说黄志是替凤崇的商业王国开拓疆土的开疆大吏的话,那么凤博就是帮助凤崇守住已经开辟的疆土的忠诚卫士。

    虽然说起来很自私,但凤崇还是希望,即使被凤九仪拒绝了,凤博还能留下来辅助他。

    幸而,也许当初凤博对凤九仪迷恋的同时,就知道自己的一片痴是不可能会开花结果的。所以,虽然得知凤九仪最终决定嫁给巴尔之后,凤博很难过,但还不至于崩溃。

    因为巴尔要赶着回西域照看生意,因此经众人商议决定,巴尔和凤九仪的婚礼一切从简。

    提了亲之后,凤家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替凤九仪准备了丰厚的嫁妆,然后便快速地宴请亲友,宴会后的第二,便要送凤九仪和巴尔离开洛阳,前往西域。

    原本,凤在天和兰采儿这几年在外面游历自在惯了,早就在回来的这短短一段时间里对凤府的明争暗斗、波诡云谲厌烦透顶了,便想要趁着这次送凤九仪出嫁的机会亲自去西域,一来是为了怕凤九仪初次离家孤单,二是为了摆脱繁重的家事,到外面逍遥快活。

    但是,凤崇和祝兰台对此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凤在天和兰采儿已经把重担全部交给他们这对家斗菜鸟很多年了,如今好不容易他们俩回来了,凤崇和祝兰台怎么肯轻易再放他们出去逍遥快活,然后自己在凤府累死累活的

    在多方的协调之下,最终决定由凤在天去送宝贝女儿,而凤崇则要跟去照看凤家的商队和凤九仪出嫁的队伍,因为巴尔的部下传信给他说,最近大唐的西边边境颇不平静,凤崇怕凤九仪带着那么多的嫁妆上路,被恶人盯上了。

    多年的患难与共,让凤在天相信,兰采儿是那种即使只有她一个人掌管着整个凤家的内外大小事务,也有能力将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的人,更别说现在还有祝兰台这个优秀的儿媳妇做帮手了。

    因此,凤在天和凤崇父子俩离开得非常安心,只是将黄志和凤博留下来辅助兰采儿和祝兰台婆媳。

    留下黄志,那是因为黄志精通生意之道,能代替不方便出面的兰采儿和祝兰台婆媳,跟各种各样的人周旋,为凤家谋取利益;留下凤博,则是怕凤博一路上看到巴尔和凤九仪新婚燕尔浓蜜意的,受不了那刺激。

    选了一个光明媚的黄道吉,凤九仪一行人便出发前往西域了。

    因为有了巴尔的相伴,兰采儿和祝兰台在家里也待得很安心,只是凤九仪的出嫁,让两人心底都觉得失落。但是,长大了的女儿终究都有嫁出去的一天,因此兰采儿和祝兰台相互安慰扶持着过了月余,等到凤九仪来信说是娶亲的队伍和凤家的商队已经过了玉门关时,最初的那股子强烈的“吾家有女初长成的”的心酸已经减淡了不少。

    虽然家里没有了主事的男人在,这让兰采儿和祝兰台都觉得有些失落,但她们婆媳俩终究不是只能完全依赖男人才能成活的小女人,婆媳两人相互安慰,扶持度,这子过得倒也不算是顶慢的。 ~

    落,眨眼,夏风吹过,荷花盛开。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

    原本祝兰台是和清舞带着凤舜和凤新两个孩子到街上玩耍的,没承想出门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的,这刚走到半道儿上,就碰上了雷雨交加的鬼天气。

    祝兰台和清舞咒骂几声,各自将孩子护在怀里,被随行的影卫裹挟着飞过几波屋檐,一路朝凤府飞去。

    到了凤家大宅门口,影卫将祝兰台和清舞放下,眨眼间便又隐形起来了。

    祝兰台和清舞两人因为有影卫遮挡,除了发梢和衣角被雨水打湿之外,别的地方倒还算是干爽,至于被她们这两个子心切的母亲护在怀里的小孩子凤舜和凤新,则是浑上下一丁点儿水珠都没有沾到。

    清舞牵着凤舜,跟祝兰台辞别之后便要先回竹园重新梳洗一下,而祝兰台也打算先带着凤新去德馨院加件外衣,免得凤新被雨中的凉气给冻感冒了。

    谁知,清舞这脚刚抬起来还没走几步呢,就见来喜匆忙地奔过来,向祝兰台禀报说是凤家来了一位稀客,自称是兰采儿的本家侄女儿。而此刻兰采儿却恰巧还在庄子上视察业务,便让祝兰台先去替她接待一下客人。

    见祝兰台抱着凤新犹疑不决,清舞便笑着抱过凤新,跟祝兰台说:“你要是忙的话就先过去,我那儿正好有舜儿小时候的衣服,一会儿先给新儿加一件,等你忙完了我再把新儿给你送过去。”

    祝兰台还没决定呢,就见凤舜一边扯着清舞的裙角,一边笑眯眯地抬头对她说:“大娘还是先去忙,我正好也想跟新儿弟弟多玩会儿呢”

    祝兰台摸摸凤舜的头,夸赞了一声“乖”,又跟清舞道了谢,最后在凤新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便跟着来喜急匆匆地朝正院的正厅奔去。

    “吕夫人,我们家主母来了。”来喜当先一步走进正院的会客正厅,微笑着朝端坐在椅子上的人打招呼。

    祝兰台随后跟进去,先扯起一抹微笑,这才抬头和善地说:“吕夫人您好,您……”

    刚打完招呼,见原本坐着的盘发妇人站起来,抬起头朝她回问好,祝兰台不由地惊讶地瞪大眼睛。要不是左手已经先一步在自己的右手腕上狠狠地掐了一下,祝兰台只怕自己真的会被眼前的,吓得当下就尖叫起来。

    因为祝兰台眼前的这个,正是兰云,那个抢了祝兰台前夫吕氓的青女子。

    好半天,祝兰台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得宜地微笑着,祝兰台神色如常地说:“娘她还在庄子上,这外面风疾雨骤的,只怕娘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就让我先来接待吕夫人。”

    兰云笑笑,有些局促地说:“没关系。”

    “坐。”祝兰台微笑着招呼一声,然后在兰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在正院会客的正厅时,凤崇和祝兰台从来都不坐首座,因为那首座是专属于凤在天和兰采儿这对父母长辈的。

    祝兰台见兰云神色紧张,坐立不宁的,双手还捏紧衣角,脸上挂着不自在的微笑,还以为兰云是认出了她来,心便跟外面翻滚着涌来的乌云一样晦暗不明。

    抢了自己前夫的兰云竟然是自己现在的婆婆的本家侄女儿?这世界何其小啊,竟然让她和兰云这对路窄冤家以这种方式碰上了

    那接下来呢,兰云是打算像以前一样地装无辜来嘲讽自己吗?

    祝兰台心底自嘲,不管她现在有多么地坚强,可是曾经的伤疤却永远都搁在那里,难以泯灭,即使她一直努力地想要忘记。

    “额,嫂子……”坐定之后,半晌,兰云突然局促地冒出这么一句来。

    “咯……”正在喝茶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平静的祝兰台,突然听兰云这么称呼自己,一时惊讶过度,一口茶便噎在嗓子眼儿里,差点没把她的气给堵住。

    在来喜帮忙拍背顺气的同时,祝兰台猛烈地咳嗽了几声,将堵在嗓子里的茶水兼闷气都咳了出来,这才做出一脸歉然的样子说:“不好意思,我只是一时间听到这样的称呼,有些惊讶。”

    兰云闻言,脸上更是没有光彩,面子几乎挂不住地想要哭出来。

    祝兰台心底冷哼一声,心想,怎么又要装可怜装无辜了吗?这一次,兰云又想借机让谁讨厌自己?

    “兰妞你这是在做什么?”

    一听见外面威严的一声责备,祝兰台叹息一声,看来自己这一辈子都要败在兰云无辜的哭泣里了呢……

    “娘,刚才吕夫人突然喊了我一声嫂子,因九儿已经出嫁很久了,这府里已经没有人再称呼我一句嫂子了,所以我一时惊讶,喷了茶,倒是显得在吕夫人面前失礼了。”祝兰台站起来,顺手接过来喜拿来的帕子,一边帮兰采儿擦拭被雨水打湿的头发,一边解释道。

    如今的她可不再是当初那个软弱可欺的小女子了,祝兰台发誓,她再也不会莫名其妙地背上一些无辜的罪名,然后替别人的罪孽担责任。

    兰采儿神色稍缓,趁祝兰台给她擦拭上的雨水的时候,在毛巾的遮掩下,轻轻地捏了捏祝兰台的手。

    原本,兰采儿语气严厉地责备祝兰台就是做给兰云这个外人看得的,如今见祝兰台给了自己台阶儿下,兰采儿便顺势不再追究。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