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攘外必先安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 )    “崇儿这几年,有劳你照顾了。”凤在天温和地说,但是那微笑看起来却没有几分温度。

    祝兰台心底一颤,不明白凤在天这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客气疏离的表是做给她看的,还是做给厅里其他别有用心的人看的。但祝兰台还是恭敬地答道:“爹您过誉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凤在天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这男主外,女主内,既然崇儿在外面将生意做的红红火火,那你就要辅助崇儿治理好家务,免除崇儿的后顾之忧。”兰采儿和蔼地训示。

    祝兰台点点头,说:“儿媳省得。”心里却紧张地要命,祝兰台想,这对夫妇该不会是要轮流告诫自己应该怎么样做个贤妻良母,再怎么样相夫教子。

    不过,祝兰台倒是白担心了,凤在天和兰采儿说了几句场面话之后,便推说是他们长途跋涉累了,想要先去休息,让一干人自便。

    见凤在天和兰采儿赶人了,其他人,包括祝兰台自然是听话地离开了。不管现在家主和主母是谁,凤在天和兰采儿在大家心目中地地位是动摇不了的。

    之后几天直到凤新的满月酒,凤在天和兰采儿并没有特地去找祝兰台谈话交代什么的,仿佛他们从来没有从儿子和儿媳的生活中缺席了六年一样。凤在天和兰采儿没有表示,祝兰台自然也不好巴巴地去跟人家近乎,除了每天的晨昏定省,很少跟那对玩了六年多失踪公公婆婆主动交往以培养感

    眨眼,凤新的满月酒到了。

    因为是嫡妻所生的嫡长子,场面自然比当初凤舜的满月酒闹隆重一些。说起来,祝兰台也觉得奇怪,关于清舞母子,凤在天和兰采儿什么话都没有说,极其平静地接受了在他们不在的六年多里,他们多了一个儿媳,还多了一个孙子。 ~

    祝兰台想,或许是凤崇将真相都告诉了凤在天和兰采儿了,所以他们只当是在帮凤浪照顾妻儿。

    凤新的满月酒不但有凤家自己人,还多了很多的亲戚,还有一些相交良好当地缙绅大族,这其中很大一部人,要归功于祝兰台闺房私交的那些贵妇小姐。

    在凤新的满月酒上,祝兰台没有想到的是,凤在天和兰采儿看似这几天对她不闻不问的,却当众宣布她为凤家这一代唯一的当家主母,凤新为凤家的嫡长子,还拿出一款式样别致,镶着宝珠长命金锁送给凤新,顺便也解释了他们错过凤新出生的缘由。

    原来,在归来的途中,凤在天和兰采儿遇到了不少有心人士的故意阻止,好不容易到了洛阳地界儿,又听闻说是有个手艺超群的匠人,特别会打制长命锁,而且每一把长命锁都要请高僧开光,一种样式一生也只打一把。

    问清楚真实况之后,凤在天和兰采儿便冒着被不知名人士追杀的危险,前往匠人所在之地。尽管凤在天和兰采儿脚程加快,也催促匠人连夜赶工,但结果还是错过了凤新的出生。

    祝兰台听闻之后,心底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一喜自己被公婆认可,二喜公婆不是故意缺席金孙的出生。

    凤崇偷偷握紧祝兰台的手,对她报以微笑,害得祝兰台想起前几心底对公婆的误解,自己倒是觉得没意思起来。

    满月酒之后,祝兰台上的很大一部分家事交给了兰采儿,而她则专心致志地照顾儿子凤新。也因为此,祝兰台才知道,原来当初公婆离去既是对自己和凤崇的锻造,让他们学会自己独立起来;也是为了避免常年的勾心斗角,到外面享享清福,做一对自在的神仙伴侣。

    祝兰台听闻之后,十分羡慕地对凤崇说 :“我真羡慕爹娘他们,有那么长的闲云野鹤的子,不理俗事,远离斗争,每游山玩水……”

    祝兰台还没有感慨完,就被凤崇笑着打断:“别着急,等新儿足以接手我们的任务了,我们就给他娶一房合适的媳妇,然后效仿爹娘常年不归那可真是悠闲自在……”

    凤崇还没有设想完,怀里的凤新就哇哇地大哭起来。

    “不是?”凤崇大喜,看着怀里哭得惨兮兮的婴儿,半点同心都没有地兴奋地说:“咱们的新儿好厉害这才不足两个月就听得懂我们话里的意思,这是表示赞同吗?真是体贴”

    祝兰台额角滴汗,伸手朝凤新子底下一探,满脸黑线地说:“该换尿布了……而且,就算是新儿听得懂我们的话,那他哭闹也该是表示反对,而不是赞同”

    谁知凤崇竟然十分认真地点点头,说:“娘子说的对,新儿肯定是不喜欢被迫接下一个波诡云谲的战局,想当初我就不喜欢,要不是娘子你在一边支持我,我恐怕一时之间也难以适应并胜任……”

    祝兰台:==。……

    不管怎么说,凤在天和兰采儿的回归,欢喜的人多过焦虑的人,毕竟凤家的大多数人都比较支持凤崇一派。

    凤海天见他设置的一系列的暗杀都没能阻止凤在天和兰采儿的归来,不由地着了急。现在单是应付凤崇和祝兰台,凤海天就已经觉得吃力了,更何况现在又多了凤在天和兰采儿两个强劲的对手。

    但是,在这个紧要关头,凤海天可没打算放弃,而是更加离谱地找不该找的人合作,想要尽快夺取凤氏家主之位。

    明知凤浪不会在争夺凤氏家主之事上帮他,不得已,凤海天只得找上了那个他不想找的人,红fen的恩客。

    乍一听凤海天打算借由她跟那人合作的时候,红fen很是惊讶,毕竟跟那人合作,不异于是与虎谋皮,引狼入室。

    “二爷,您想清楚了?”红fen蹙眉,不管怎么说,她都算是京城里主事的那位的特使,现在又有人护着,在凤海天面前倒没有显得十分卑微,也没有不管什么事都照凤海天说的做。

    “我想的很清楚了。”凤海天笃定地点头道:“要是不借助于外力,只怕我这一生都难以翻了。我只有浪儿一个儿子,可偏偏浪儿对这些事不上心,我便只有自己努力”

    红fen觉得很奇怪,当不当凤氏家主很重要吗,怎么凤海天为之拼搏了一生还是乐此不疲?

    红fen相信凤海天很清楚其中的利弊,但是凤海天在明知这样做带来地祸患可能大于福利的时候,竟然还要坚持这么做,可见凤海天对于权势有多么的迷恋。红fen想,又或许,凤氏家主之位是凤海天一直以来努力的方向,所以即使现在凤海天心底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渴望得到凤氏家主之位了,行动上却依然照着原本的目标前行。

    “我试试。”思量良久,红fen保守地答应下来。不管凤海天在凤家如何不得势,但至少还是富可敌国的凤家主事,将来那位要是想起事宫,凤海天应该也算是不小的助力。

    红fen心里悲叹,怎么自己这一辈子都走不出一个“”字呢,先是为了“”字甘愿被京城里的那位皇爷利用,来刺探流连洛阳的这位皇爷;现在却又为了“”字甘愿被自己原本要利用的皇爷利用,为他赴汤蹈火,精心算计……

    在红fen的撮合下,凤海天很快便见到了那位尊贵的皇爷,李亨。

    凤海天在此之前不是没有见过李亨,但是之前李亨都是以红fen恩客的面貌出现的,作为一个自己谋求合作的皇子,这却是第一次。

    李亨和凤海天都是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人,这样的人分得清利益折损,因此两人很快便达成协议:李亨助凤海天夺取凤氏家主之位,作为报答,等到将来李亨用到凤海天了,凤海天要保证倾尽凤家的一切财力、物力和人力帮他。

    凤海天自然是知道,李亨需要他帮助的时候,便是夺取皇位的时候。不过,面对如此风险悬殊的不公平的合约,凤海天并没有任何犹豫地就答应了,因为凤海天认为,在帮助李亨夺权之后,他将会是新朝的大功臣,不但在凤家可以永掌大权,还可以入朝为官

    人心不足蛇吞象。

    在跟李亨见面之后,凤海天的野心再一次膨胀,凤氏家主之位已经不能完全地满足他了,他想要借凤氏家主之位为跳板,获得更多。而李亨, 便是他凤海天前进之路上的贵人,替他引荐。

    凤海天明知跟李亨合作很危险却还是义无反顾,那是因为他一直坚信,攘外必先安内。即使将来他真的跟李亨闹翻了,凤海天想,等他解决了凤崇一家,夺取了凤氏家主之位,还怕没有力量抗衡现在还只是个不受宠的皇子的李亨吗?

    对于凤海天私底下的这些动作,一是因为沉浸在家人团聚的欢喜中,二是因为凤海天和李亨实在是做的太隐蔽,凤崇一家人竟然丝毫都没有察觉。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