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新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 )    (万象更新O(∩_∩)O~)

    不过在大牢里躲了一个白天,晚上凤海天就派轿子将来福接到了秀色里藏起来。 ~

    推开熟悉的雕花木门,来福走进去,转进屏风遮挡的内室,花了片刻来梳洗打扮,再出来时,已然是那个跟曾经的花魁娘子如烟比肩齐名的花娘,红fen。

    “既然事败露,那你就安安心心地在秀色做花娘。”凤海天看了红fen一眼,淡淡地吩咐一声,便毫不留恋地离开了。

    红fen叹息一声,就这样吗?她以为自己会像任务失败的如烟一样,被打发到最低等的房间,接受那些最粗鲁卑的男人的侮辱。

    “怎么,对于我花了大把银子的安排,你不满意?”一个声音响起,等到红fen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跌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原来如此,因为这人花了大把的银子,所以凤海天才没有赶她去伺候那些跟野兽没有区别的男人吗……

    红fen心底一片悲凉,心想若是眼前这人没有出手,京城里的那位即使知道了她在这边发生的事,知道了她会被打发去最底层伺候那些跟野兽没分别的男人的话,也只会让她忍耐,然后给她一个软弱无力的空口承诺。

    虽然红fen一直都知道,那人不过是想要利用她对他的一片痴,借由上位者派她来刺探凤家家底儿的机会,让她帮助他铲除异己,以助后他顺利登基。所谓的皇后的宝座,不过是他让她心甘愿被他利用的幌子而已。

    但是,红fen还是甘之如饴。

    直到此刻,红fen才理解当初如烟的疯狂,不过如烟比她自我,敢于为了自己的幸福去伤害自己喜欢的人。

    “不管你是谁,我都要你”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像是誓言一般。

    红fen心神一震,下意识地就要开口:“我……”

    男人的食指点在红fen的嘴唇上,止住她下面的话:“嘘——你只要知道,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接近我是为了什么,我都喜欢你,都想要跟你天长地久就好”

    眼泪不期而至,红fen将头埋在男子的怀里,心想,就是因为这份炽烈的真,所以她才会渐渐地忘了京城里的那位她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皇爷,转而对眼前这份虚假的幸福眷恋不舍。

    既然走到了这一步,那她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抬头,红fen褪去青女子的魅惑和轻浮,一脸郑重地说:“有些事,我想要告诉你”

    ###

    来喜对陈大夫这个父亲的接受的速度,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想。

    祝兰台曾经问过来喜,为什么她没有怨恨陈大夫曾经对她的不闻不问。

    谁知来喜很是淡然和幸福地说:“那是因为爹以前不知道我的存在。自从我进府开始,爹虽然没有告诉我我的世,但是一直都在做一个父亲该做的事,不是吗?”

    经受了来福陷害一事的打击之后,来喜迅速地成长起来,现在已然成了祝兰台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

    祝兰台见此十分欣喜,这样的话她就不需要担心屏将来要嫁给文墨的事了,反正来喜现在也十分可靠,而且据陈大夫说,他已经看好了一个学徒来做他的女婿,因此即使将来来喜出嫁了,也会继续留在府中。

    祝兰台想,在未来的时间里,来喜都可以陪在她的边,很好地帮助她去处理常事务。

    十一月初的时候,祝兰台的子已经十分重了,除非必要,一般她都会半躺在上,跟肚子里的孩子说些话,或是跟屏、来喜一起给小孩子做衣服。

    十一月十二,比预产期晚了十来天,祝兰台肚子里的孩子终于降生了

    那是一个皮肤皱皱、闭着眼睛的小孩子,子软得祝兰台都不敢随便碰他。凤崇给他取名为凤新,寓意万象更新之意。

    因为祝兰台生产,刘氏特地从长安赶了过来照顾她。

    能够见到母亲,祝兰台自然是高兴,而且新生的孩子很健康更是让她觉得兴奋。只是,唯独有一件事,让祝兰台记在心底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那就是凤在天和兰采儿并没有赶回来看他们的金孙凤新的出生。

    祝兰台想,或许人家只是在书信里客气地说些场面话,结果自己却傻傻地当了真。孕妇绪敏感纤弱,坐月子的女人同样如此。祝兰台的失落如此地明显,以致于忙着飞鸽传书安排西域事务的凤崇也注意到了。

    不作他想,凤崇百分之百地确定,祝兰台的失落来自于自己那对食言未归的父母。虽然凤崇也很好奇,为什么答应了要回来参加宝贝儿子出生盛事的父母为什么没有回来,但是当务之急不是追根究底、查明原因,而是去安慰需要他的祝兰台。

    “娘子,在想什么?”忙碌了一天,凤崇回屋就看见祝兰台正一个人半躺在上发呆。

    见凤崇回来,祝兰台整个人躺下去,蒙进被子里去,模糊不清地说:“没想什么……”

    凤崇听出了祝兰台语气里不寻常的鼻音,掀被子的手顿了一下,若有所思。接着,凤崇便直起来,三下五除二地把自己上的衣服脱去,然后甩开鞋子也钻进了被窝,在祝兰台反抗之前,伸手紧紧地搂住她。

    挣扎了一会儿,祝兰台自己也觉得这样胡乱发脾气没意思,便停了手,将脸埋在凤崇的怀里,叹息一声:“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跟你闹脾气的,我只是,只是在生我自己的气……”

    “今早上收到娘的书信了,”凤崇说的风马牛不相及,“娘说她和爹就这两天的功夫就会赶回来,保准儿喝上新儿的满月酒,所以你……”

    “可以别对我许诺吗?”祝兰台从凤崇怀里抬起头,眼里装满了泪水,却倔强着不肯掉下来,“如果不能保证做到的事,那干嘛还要许诺?你知不知道,给了别人希望,却又亲手将这个希望打破,是最残忍的事……”说完,祝兰台别过头,转过子,背对着凤崇。

    即使祝兰台以为自己很坚强了,极度想要否认自己渴望被公公婆婆认同的软弱,但除去凤氏主母的光环,她终究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一个普通的儿媳妇。

    凤崇顿了一下,伸手摩挲着祝兰台的青丝,软语安慰:“虽然娘在信里说的不清不楚的,但是我相信爹和娘不是故意缺席新儿的出生的。而且,我知道你是介意七年前九儿的那句话,我向你保证,爹娘当初离开的原因虽然我现在还不甚了了,但是绝对不会是不认可你这个儿媳妇我当初就说过,凤凰羊脂玉是凤氏当家主母的标志,若是没有爹娘的同意,那块凤凰羊脂玉现在就应该还在娘的手上,我怎么有机会在那年七夕把它交给你?

    我知道,这段时间是我太忙了,忽略了你的感受,我向你道歉。你是我将要共度一生的妻子,即使我再忙,又怎么可以忽略了你的心……”

    “嘘——”祝兰台转捂住凤崇的嘴,看了他一会儿,这才泄气地说:“好,我就再相信你一次,耐心地再等半个月。”

    凤崇微笑,在祝兰台额上印下一吻:“谢谢你,娘子。”

    祝兰台面色一红,啐道:“算了,我还不知道你那话里话外的意思,故意装可怜”

    “娘子明鉴。”凤崇笑道,将祝兰台搂得更紧。

    腊月初八,距离凤新的满月酒还有四天的时候,在外游六年余的凤在天和兰采儿终于回到了洛阳凤家大宅。

    对于凤在天和兰采儿阔别六年的回归,那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欢乐的是凤崇等人,愁苦的是凤海天一派,真正对此没有什么感觉,大约就只有半隐退的凤云天了。

    因为祝兰台尚在坐月子,所以凤在天和兰采儿私下里跟祝兰台的母亲刘氏见了面,寒暄几句,并没有惊动祝兰台。等到祝兰台得到凤在天和兰采儿到家的消息时,已经是亲自看见他们的时候。

    凤在天和兰采儿出现得没有预兆,所以祝兰台第一次见公婆,给他们的第一表,就是惊诧到了呆滞。

    反应过来后,祝兰台赶紧向二老行礼问安。但是毕竟先前心底就有个疙瘩,又是第一次见面,因此除了问安之外,祝兰台一时之间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只是一边局促不安地站着,一边悄悄拿眼打量凤在天和兰采儿。

    凤崇跟凤在天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因此自然是长相俊美,浑充斥着一种浑然天成的贵气和洒脱。不过,大约是经历的事多,凤在天眉宇间倒是比凤崇多了一份沧桑,在那沧桑里,又有一份看淡世事的潇洒。

    兰采儿是典型的书香门第的姑娘,即使年过半百,依旧是温婉娴雅,一副大家闺秀的做派。只不过,常年的凤氏家主之争,让兰采儿在那份淡雅里生出一股子犀利和睿智来,让人在亲近她的同时,不管对她有所隐瞒和不敬。

    祝兰台心底偷偷地想,摊上这样精明厉害的公公婆婆,不知道她后能不能应付得来。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