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真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 )    陈大夫想了想,最后无奈地摇摇头,说:“我问过那丫头,她说直到药汤端给她之前,她都没进过厨房,也没接触过药汤。 ~只是说来福那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顿了顿,陈大夫才勉为其难地说,“纠缠她,所以她躲着来福有很久了……”

    纠缠她?

    凤崇和祝兰台对视一眼,眉宇间的忧思更重,只怕这只是来福的策略,故意去纠缠来喜,让来喜因为害怕她而不像平时一样地黏她,这样她才会有机会动手下药。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在陈大夫离开厨房的那段时间,来福也一直跟陈大夫在一起,并没有去厨房;而后来来喜被来福吓跑后,祝兰台一直跟来福在一起,那来福要怎么下药?

    见一时也问不出个头绪来,凤崇和祝兰台只得就此作罢,只是吩咐陈大夫不可将今之事泄露出去一星半点的。

    陈大夫赎罪都还来不及呢,自然是诚恳地应承下来,说是绝对会守口如瓶的。

    凤崇叹息一声,无限惋惜地说:“只是可怜了来喜那丫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陈大夫你放心,等到一抓到真凶,我会立刻就给来喜正名,还她一个清白的好让她在那个世界清清白白地重新来过”

    凤崇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胆小如鼠的来喜竟然如此刚烈,在被诬陷受辱之下,竟然选择了以死明志。说起来,他也是间接害死来喜的凶手……

    “那个……”陈大夫一脸犹豫地开口道,“还有一件事,我希望主公和主母谅解……”

    “什么事?”凤崇问,“是我对不起你和来喜父女,只要说出来,我一定会答应你的”

    “那个,其实小女没有死……”

    瞬间,凤崇和祝兰台石化,这真是一个一波三折的晚上……

    “怎么会?”还是凤崇先回过神来,拧眉道:“那我明明看见来喜她……”

    “主母平惯跟药材打交道,应该知道这世上其实有一种闭气丸,吃下之后可以让人暂时地停止呼吸,但是并不会死亡,只是进入假死状态,所以这种药丸又被称为假死丸。 ~”陈大夫解释道,“那我并不是怕主公会冤枉来喜所以给她假死丸的,只是怕凤海天计谋不成后会对来喜动手,所以想让来喜随时揣着假死丸,以防不测。没想到那傻丫头竟然……”

    “这是值得庆贺的喜事”祝兰台欢快地说,“说什么谅解不谅解的陈大夫,等到事水落是纯之后,我会找机会让你和来喜父女相认的”

    “谢谢主母。”陈大夫眸子里的光闪了闪,但最后还是寂灭,“算了,我这样不负责的父亲,只怕来喜她……”

    “其实,陈大夫你知道吗,”祝兰台打断陈大夫泄气的话,认真地说,“来喜曾经跟清舞说过,她很羡慕舜儿,因为舜儿父母双全。她说,要是今生她能够见到亲生父母一面,那她就死而无憾了。所以,或许刚开始时要来喜接受你会比较困难,但是其实,来喜心底深深地渴望着父,早晚有一天,你们父女会冰释前嫌,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的。”

    或许是因为清舞份的问题,一向胆小懦弱的来喜竟然跟清舞分外亲厚,在来福纠缠她让她恐惧之后,什么心里话都愿意跟清舞讲。

    “那,我在此先谢过主公和主母对我们父女的大恩大德了。”说着,陈大夫郑重地三叩首。

    扶起陈大夫,凤崇说:“这段时间,你让来喜去南郊的别庄上避一避。 ~我相信,要不多久,真相就会大白天下的”

    陈大夫满脸的感激,激动得只能不住地点头。

    自打来喜被凤崇特别恩赐“厚葬”之后,便被偷偷运到了南郊的别庄,而前几天还风疾雨骤的凤府也恢复了以往的宁静,除了来福每次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不时地爆出思念来喜的话来之外。

    凤崇表面上是相信了来喜就是凶手,但是私底下却派了影卫全天候地监视来福的一举一动。

    祝兰台也依旧没有疏远来福,因为她很清楚,前段时间闹得风风雨雨的,来福也需要时间避避风头,暂时不会掀起什么乱子。

    祝兰台怀胎七月余的时候,子渐渐地恢复了正常,除了每嗜睡之外,体还算是健康强壮。

    九月重阳将至的时候,远游在外的凤在天和兰采儿来信说是他们不会错过金孙的出世的。得知消息之后,祝兰台焦虑了好几天,生怕自己不被公婆认可,引得凤崇故意打趣儿说她,什么丑媳妇也要见公婆的。

    还是屏体贴,将凤在天和兰采儿的生平和喜好一一告诉祝兰台,让她还有个准备。

    重阳佳节,天气温暖,祝兰台便邀了清舞母子和凤九仪一起到德馨院的后花园玩,那里说是花园,其实也算得上是一个迷宫,因此可喜坏了活泼好动的舜儿。幸好德馨院的后花园只是靠障眼法安置的迷宫,没有任何的伤害人的机关,不然祝兰台也不敢带着舜儿去那里玩耍。

    祝兰台、凤九仪和清舞三人并排半躺在藤椅上,屏、来福、芽等人在一旁伺候着,相互之间叙些闲话。

    “来喜,梅子……”祝兰台随意地刚开口,便有些黯然地笑道,“真是习惯了就离不了手啊,都这么久了……”

    清舞和凤九仪虽然不明白祝兰台为什么会突然感慨,思念起来喜来,但也都不胜感慨,附和着叹惋。

    屏看了祝兰台一眼,又看了看眼圈立刻红起来的来福,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便全心全意地配合祝兰台。

    说起当初祝兰台差点滑胎那件事,屏也很是自责,要不是她那天应了文夫人的约出去的话,祝兰台也不会被人有机可乘。而屏,也约略猜出了是谁对祝兰台下的手……

    所以,屏才更加愧疚,她不能选择自己的父亲,但是父亲的罪孽她却不得不承受……

    “来喜妹妹她,我……”来福眼泪啪嗒啪嗒地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落了下来,“没想到来喜妹妹那么胆小怕事的,竟然……”

    祝兰台用余光扫过悲不自胜的来福,心底冷笑一声,面上却却无限感伤地说:“要是能在见来喜一眼就好了,那个傻丫头,怎么会服毒了呢……”

    “对啊,我也好想再见来喜妹妹一面,我们……”

    来福还没说完,祝兰台立刻凑过去,一脸欢喜地说:“这次算是你有福了前几夫君说是请了什么崂山道士的,最会施法,今夜就要为来喜招魂呢晚间你等着,来喜跟你关系那么好,同姊妹,她肯定会去找你的”

    说完,不顾来福脸色煞白,祝兰台便自顾自地跟屏一唱一和地怀念起来喜来。

    晚间,来福找到屏,说是想要跟屏一起睡,等到来喜的魂魄回来了,让屏好叫醒她。

    屏心底明白来福是听闻了祝兰台白天胡诌的话害怕了,但是面子上却乐呵呵地答应了,她可不会玩什么鬼魂的把戏,所以她今夜只要负责将来福拐出她的住所就好,其他的都交给凤崇和祝兰台安排。

    一入夜,几道人影默无声息地潜入来福的房间,轻手轻脚地翻箱倒柜。半个时辰过去之后,几个人手里拿着一些东西,相互在黑暗里对视一眼,迅速地就要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黑暗一下子被骤亮的灯光撕裂,不知道什么时候,齐刷刷的十几个影卫将那些黑衣人包围起来,而影卫的后,是目光如炬的凤崇,还有一脸严肃的陈大夫。

    三下五除二的,影卫将那些黑衣人制伏,然后取走他们手上的药材,交给陈大夫。

    陈大夫煞有介事地观察一番,又放在鼻尖闻了闻,十分笃定地说:“不会有错的,这就是主母上次中毒的药草”

    正在睡觉的来福,在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被人从上揪了起来,直接扔到了正书房的地板上。

    正书房,灯火通明 ,而凤崇和祝兰台以及陈大夫正一脸严肃地盯着来福。

    凤崇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将一把药材甩给跪在地上的来福。

    来福心里一颤,隐约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顾不得揉胳膊上被摔伤的伤口了,仔细地思量要怎么应对眼前的场面。

    原本来福是想大喊冤枉的,但是转念一想,看着阵势,只怕是凤崇早就知道了真相,那即使她侥幸逃脱了,以后在凤府也待不下去了。

    想通了之后,来福没有任何的隐瞒,将她的罪行一五一十地招了,包括她蛰伏凤府六载只为了看准时机下手加害祝兰台,后来又为了避免来喜破坏她的计划,便故意纠缠来喜让来喜因为担心她向不正常而远离她,以及利用胳膊上的伤口抹上堕胎的药物,然后在吓走来喜之后,趁机将胳膊上的药物神不知鬼不觉地弄到药碗里,让祝兰台喝下去。

    然而关于她这么做的动机,来福解释的实在是有些牵强。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