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相爱恨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 )    (几天没见,有没有想凤浪到底会咋滴样捏O(∩_∩)O~纠结的哇~)

    想起上次凤崇竟然有本事将坚固的大撞得咯吱作响,祝兰台就心惊,她可不希望过往的丫鬟看到德馨院卧房的大门,因为某些奇怪的动静激烈地颤动着。 ~然后第二天,整个凤府都会传出她为凤家主母,却带头yin|乱的传言。

    只听得耳边嘿嘿一笑,一下刻,祝兰台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就发现自己躺在了上,而自己体的上方,是凤崇用双臂撑起的体,不远不近,恰巧困住自己。

    头微微一偏,看着西天的最后一抹光亮,祝兰台只觉得嗓子发紧,脑袋跟浆糊似的,转了老半天,也只是十分没有力度地说了一句:“天还没有黑……”

    “是吗?”凤崇邪魅地一笑,“这说明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

    说着,凤崇就用双手和唇描摹起祝兰台的体……

    像是在水泛起的河上漂流,那种温柔的吸让祝兰台觉得浑酥软,却又觉得莫名地舒服,像是温柔的水流过体,那种带着一点点战栗的幸福,让祝兰台忍不住幸福地想蜷起脚趾;

    猛地,像是在烈焰中重生,那种心一体的灼,让祝兰台惊慌,却也忍不住更加期待,在手足无措之间,只得攀附住离自己最近的凤崇的体,努力地想要贴合得更紧;

    一个猛烈的冲刺,一下子将祝兰台带到幸福的云端,踩着虚虚实实的云朵,在踏实和空虚之间徘徊,在幸福之中抽泣,那种百感交集的幸福,让祝兰台忍不住浑颤抖起来;

    下一刻,只听凤崇低吼一声,接着躺在祝兰台边,将那个无措的女子搂进怀里,亲吻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 ~

    睡睡醒醒,反反复复,如同上次那个狂乱的夜晚一样,凤崇在祝兰台上得了极大的满足,同时也极大地满足了祝兰台。只不过,大约是因为彼此确认了心意,凤崇较之上次的激狂,多了一抹温柔。

    在曙光初露的那一刹那,凤崇将疲惫不堪的祝兰台搂进怀里,一手搁在她的脖子下面,一手环住她纤细的腰肢,双腿将她的下肢困住,一副全然护卫的姿态,抱着祝兰台沉沉地睡去。

    当夜晚再次来临的时候,祝兰台终于从沉睡惊醒过来,下意识地摸摸边的空空的位子,心底涌起失落和苦涩。

    这一次,凤崇又再次选择了不告而别吗?

    就在祝兰台的眼泪几乎溢出眼眶的时候,门被“嘎吱”一声推开,接着便看见屏一手端着几样小吃,一手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凤崇,走了进来。

    才刚放下手里的东西,屏就十分夸张对着祝兰台又是鞠躬又是作揖的,嬉笑道:“恭喜主公,恭喜主母看主公这么地卖力,估计不久,凤家的下一任家主就要出世了”

    祝兰台面色一红,啐了屏一口,却说不出什么有力的话来反驳,只是将头低低地垂下,像极了鸵鸟。

    凤崇见此,便朝屏挥挥手,笑道:“你还是快点下去,不然你家主母一会儿可就要因为脸红过度而窒息了。这样的话,那你可就是罪莫大焉了”

    屏夸张地做出一脸的惊恐状,点点头,又弯腰行礼,嘻嘻笑道:“是小的这就告辞去也——”

    直到门被嘭地关上,祝兰台这才又羞又窘地看了凤崇一眼,在碰触到凤崇看过来的眼神的那一刹,又飞快地移开。

    “累了。 ~”凤崇关切地朝坐在上的祝兰台挥挥手,说:“先下来吃点东西,再继续。”

    凤崇说的“再继续”是“再继续睡觉”的缩减版,谁知道祝兰台误以为是“再继续那啥那啥”,不瞪大杏眸,惊恐地看着凤崇。

    说句实话,祝兰台也不记得自己到底睡睡醒醒了多少次,只是约略记得,似乎比上一次还要多上很多次。她现在早就累得浑散架了,哪里还有精神跟凤崇“再继续”?

    一看祝兰台搂紧自己的双肩,下意识地往里面缩,凤崇就知道祝兰台是误会他的意思了。心里不懊悔,都怪他昨天晚上他得知祝兰台的心意之后,一高兴就**泛滥,不知道节制,这才累坏了祝兰台。

    “乖,我是说填饱肚子再继续睡觉休息。”凤崇倒没有再继续逗祝兰台,因为即使睡了一天,祝兰台仍旧带着的两个黑眼圈提醒着凤崇,他昨夜是有多么地“卖力”

    饥肠辘辘让祝兰台不自觉地卸下警惕,下洗漱之后,坐在桌子前吃早饭+午饭+晚饭+宵夜。

    心疼祝兰台的疲惫不堪,凤崇倒也没有再在饭桌上逗祝兰台,只是适时地给她夹菜添饭。

    这一顿饭,吃得分外温馨。

    吃晚饭,凤崇真的谨遵承诺,没有再对祝兰台毛手毛脚,而是很纯洁地搂着她,两个人盖棉被纯睡觉。

    第二天,当祝兰台走出德馨院,准备去街上的凤家药材铺视察生意的时候,一路上心慌地发现,凤府的下人对自己指指点点的,还一脸暧昧不明地笑着。碰上她打量的眼神便赶紧住口躲开,各自忙着手里的事,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忍住怦怦跳的心,祝兰台努力装作若无其事地一路走过。

    跟凤崇两个人关在卧房里一天两夜,祝兰台不难想象,她这个曾经在众人心目中洁自好的主母,只怕早就成了众人眼里yin|乱的代名词了,即使除了最初的那一夜,其他时间她真的只是跟凤崇盖着棉被纯睡觉而已……

    就在即将踏出凤府大门,祝兰台一口气松到一半的时候,凤九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连招呼也不打地就如连珠炮似的呱呱起来,直接将祝兰台剩下的那半口气堵在嗓子眼里,不上不下:

    “嫂子,听说你跟哥哥窝在房里一天两夜,说是要探讨有关凤家未来的事,不知道是什么事,值得你们……”

    凤九仪还没说完,就被祝兰台利落地捂住了嘴巴,只得双手双脚到处乱扒地闹腾起来,极力地想要脱离祝兰台的“魔爪”。

    “九小姐,这个您就不用担心。”屏掩着嘴儿笑道:“主公和主母确实是为了凤家的未来在努力呢相信要不了多久,凤家的‘未来’就要出世了”

    屏将“未来”两个字咬得特别重,因此也得到了祝兰台的诸多“关切”,平白的得了不少的眼刀和卫生眼。

    最后,为了避免凤九仪再“语出惊人”,凤九仪干脆也不让屏跟着伺候自己了,直接吩咐屏和芽把凤九仪拖回栖凤院,自己一个人耳根清净地前往药材铺。

    谁知,这不过是短短的两夜一天的时间,她跟凤崇一直窝在卧房里的消息竟然传到了药材铺?

    当祝兰台看着陈大夫笑嘻嘻地给她开了一大堆容易受孕的药材之后,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唯一让祝兰台觉得欣慰的是,整个药材铺,也就只有陈大夫一个人知道那两夜一天的事,不然她铁定直接溜回凤府德馨院的卧房里躲起来。

    沉下心来,祝兰台努力地想要驱赶走脑子里那些旖旎的思和因她“饱暖思yin|**”的消息传播过快而出现心慌意乱,努力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谁知,下一刻,比善意的流言更让祝兰台难以招架的事出现了。

    祝兰台怎么也没有想到,已经消失十来天的凤浪会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当凤浪提出要跟她单独相处一会儿的时候,祝兰台直觉想要拒绝,但是在话将要出口的一刹那,清舞抱着舜儿夺门而逃的那一幕蓦地浮现在祝兰台的脑海中,于是话到嘴边一转,由“不好”变成了“好”。

    看着祝兰台和凤浪转走进内室,陈大夫摇摇头,写了一封简短的书信,派人去交给凤崇。倒不是陈大夫要告祝兰台的状,他只是担心祝兰台不是凤浪的对手而已。

    凤记药铺的后院,祝兰台和凤浪相对而坐,中间是一张梨花木的桌子,上面放着青花瓷的茶壶和同色系的茶杯。

    “我以为你已经离开了……”祝兰台淡淡地说,一边给凤浪和自己各添了一杯茶,一边思索着要怎么开口告诉凤浪清舞和舜儿的事。

    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凤浪微微失神,反问道:“是吗?我以为你向来不在乎我的去留……”

    敏锐地抓到凤浪话里越界的语气和意思,祝兰台神一顿,半晌,才别有深意地说:“这世上,总有人会在乎你的去留。”

    例如,清舞和舜儿。祝兰台在心底默默地说。

    不过显然,凤浪误会了祝兰台话里的意思和人物指代。

    激动地想要上前握住祝兰台的手,最终,凤浪还是忍下了,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他曾经误以为的黄志的女人,而是于他有救命之恩的凤崇的妻子,那个他一心感激、满心愧疚的族里的大哥要携手一生的人

    这样的认知,让凤浪不敢越雷池一步,却也不甘心就这么轻易放弃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