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父与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抱歉亲们~今天考试考糊涂了,考完就码了一章~估计十二点以前第二章赶出来的可能不大,以后补上吧~O(∩_∩)O~群摸摸~)

    祝兰台回到德馨院的时候已是掌灯时分。

    跟凤浪分别之后,祝兰台一时间觉得天地间分外地空旷,无所依傍,心底有些微凉,觉得似乎没有一处温暖的地方在等待着自己。坐在街角,祝兰台抱住双膝,下巴抵着膝盖,呆呆地坐到了夜幕低垂之时,这才恍然惊醒,晃悠悠地回到了德馨院。

    推开卧房的门,祝兰台见凤崇正坐在桌前,不知道在看着什么书,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微微一怔,祝兰台心想,是了,自打上次凤崇赖在德馨院不走之后,就一直在德馨院的卧房休息,跟自己同而眠,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当然,那张大自然是每晚都被隔开的。

    “还没睡吗?”祝兰台掩上门,低声道,直接错过凤崇边,坐在上就要躺下去睡觉。

    “你去了哪?”凤崇的声音平静无波,可是只有他自己明白内心压抑的咆哮。祝兰台前脚一抬,就有人后脚跟凤崇报告了凤浪掳人的事,所以凤崇忧心忡忡,坐立不宁,好不容易等到天黑,终于等到祝兰台回来了。原以为祝兰台会开口解释什么,没想到祝兰台竟然打了招呼就要倒头睡觉?凤崇觉得,自己所有的期待和忧心刹那间都成了可笑的笑话

    祝兰台闻言,止住睡下的趋势,困惑地看着凤崇。祝兰台知道她和凤崇的关系渐渐地融洽了起来,甚至有人都开始推测她什么时候会替凤家生下下一任家主的继承人。但是凤崇应该很清楚,那些不过是表面现象,他们还没有到什么事都要相互报备的境地吧……

    而且,在心底,祝兰台是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对不住凤崇,毕竟她现在是凤崇名义上的妻子,当着别人的面儿跟凤浪走掉,其他人会误会什么吧。所以,祝兰台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更不想提起凤浪。

    “没什么,就是在街上闲逛得久了,忘了时间,这才回来晚了……”祝兰台低声道,不经意间瞥到凤崇嘴角的一丝冷笑,祝兰台心里一惊,故作镇定地补充说:“分别之后,我一直在街角的一家豆腐店里。”

    祝兰台心想,自己怎么就忘了凤崇曾经为了保护她,将影卫派来保卫她的安全的事了呢?怎么就不记得凤浪掳走她那次是凤崇带着黄志去救自己的呢?只怕在开口问之前,凤崇对她的行踪已了如指掌,知道她跟凤浪离开,甚至还单独相处了一段时光。

    心底有点不舒服,虽然知道凤崇吩咐影卫跟着她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祝兰台还是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感觉自己处在劣势,没有丝毫的主动权。

    凤崇心底百转千回,一肚子的怒火和不满,出口,却只是云淡风轻:“不早了,早点睡吧。以后出去记得说一声,我不是监督着你,只是因为一时寻不着你会很担心。”

    这是凤崇第一次对祝兰台表露自己对祝兰台的关心,说完,凤崇便摇起轮椅,朝外走去。

    “你今晚不在这里睡?”祝兰台见凤崇要离开,冲口而出,说完便惊觉自己表现得太过明显,像是想要邀请凤崇同榻而眠,害怕凤崇因为她跟凤浪私自出去的事就讨厌她一样。

    低了头,祝兰台扯着自己的袖口解释道:“我是说,你,我……”

    见祝兰台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凤崇叹息一声,解释道:“我不是因为生你的气所以要离开,是因为最近那边动作频繁,我有些事要跟黄先生商量一下。”

    虽然知道凤崇心底怎么想自己不应该在意,但是祝兰台还是觉得有点点的内疚。点点头,祝兰台轻声说:“早点休息。”

    凤崇微微一笑,转离去,只留给祝兰台满室的寂静。

    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实在觉得乏了,祝兰台便倒头睡在上,算了,反正也想不明白,索便不想了吧。

    凤崇一路到了正书房的时候,黄志已经在等着。看黄志对自己客气而疏离地微笑,凤崇心头一阵苦涩,当初他只把黄志当做假想敌,怎么就没想过,那个将祝兰台掳走几天单独相处的凤浪,才该是自己最大的敌手。这不,那么久之后,凤浪还是找来了,甚至当着众人的面就让祝兰台乖巧地跟着他离开了。

    “以前若是我对黄先生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黄先生见谅。”凤崇微微一笑,诚意十足地道歉。

    黄志一怔,旋即微笑,说:“主公客气。”

    相逢一笑泯恩仇,凤崇和黄志都明白,他们之间虽然离着以前若朋友的状态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但是至少曾经横亘在两人之间的祝兰台,已经不再是他们之间的障碍。

    ###

    “听说你今天将祝兰台掳走了?”栖霞院的书房里,凤海天淡淡地问,随意地瞥了凤浪一眼:“好几年不回家,一回家就惹了这样大的乱子,看来这些年你在外面倒是没什么长进。”

    对于自己的独子凤浪,凤海天虽然关心,但是比起他的大业来,凤浪也只能靠边站。

    凤浪依旧是一副放不羁的样子,并没有因为凤海天是他的父亲而收敛许多。邪魅地一笑,凤浪笑道:“祝兰台?原来她的名字是祝兰台啊谢谢爹您告诉我,倒省得我还要费一番功夫去查询。”

    凤海天皱眉,语气不善:“你连她的份都没搞清楚,甚至连人家姓甚名谁都不知道,竟然也敢去随便招惹?难道这么多年的游历和自我放逐,不但没有让你长进一些,反而江河下、更加胡来吗?”

    “哼”凤浪不屑地嗤声:“您老为凤家出生入死的,倒不用特地地费精神来管我。再说,谁说我不知道她是谁来着?名姓什么的都不重要,只要我知道她是玉面狐狸的女人就行”

    说着,凤浪一拳头砸在桌子上,凤眸里全是狠和算计。

    凤海天一怔,心想原来凤浪一直不清楚祝兰台的份,将祝兰台当做是玉面狐狸黄志的女人。想起当初设计凤崇不成,让凤崇生活到如今,不但抢了他凤氏家主之位,还处处与他作对,甚至让凤浪内疚了这么多年,凤海天对于凤崇就多了一分怨恨。若不是凤崇去充好人去救凤浪,或许凤崇早就死在那场精心策划的刺杀里了,更不会惹得他唯一的儿子因为内疚而游在外,丝毫帮不上他的忙。

    凤海天丝毫没有想到,若是当初凤崇没有豁出命去救凤浪,只怕凤浪也活不到今天。

    玉面狐狸黄志是那场暗杀的实际指挥者,所以不明真相的凤浪将所有的怨愤都发泄在黄志上,想要杀了黄志替凤崇报仇,却没想到当他找到黄志的时候,黄志已然成了凤崇手下的得力干将……

    作为实际策划者的凤海天,对于当初的那场暗杀自然是知道得清清楚楚,也清楚凤浪心底有多么地恨黄志。心里念头一闪,一个狠毒的计划在凤海天脑海里渐渐形成。或许这个计划会伤害凤浪,会让凤浪背负更加沉重的心灵枷锁,但是凤海天不在意,他认为成大事者必须不拘小节,认为将来他做了凤氏家主,凤浪成了凤氏家主的接替人,权利富贵唾手可得,或许那时的凤浪就会将什么可笑的内疚抛掷九霄云外。

    眉头一皱,凤海天道:“你要怎么胡闹我不管,但是别太过分,这黄志毕竟是凤氏家主的心腹,即使是我这个主事,都不好随意地开罪他,免得惹家主不悦。”

    凤海天选择了隐瞒祝兰台的真实份,并且继续误导凤浪,让凤浪去yin祝兰台,这样既除了祝兰台这个对手,又深深地打击了凤崇。凤海天看得明白,只怕凤崇早就喜欢上了祝兰台却不自知,若是祝兰台被凤崇同手足的兄弟凤浪勾引了去,只怕凤崇会消沉很久,这正好给了他篡夺家主之位的机会

    凤浪冷笑:“这个不用你管,我自己的事向来会自己拿主意你要是有时间,还是多陪陪薛姨娘吧,怎么说她也是你名义上的填房,还是我的‘娘’。”

    凤海天面色一黯,严厉地看了凤浪一眼,起拂袖走入内室,不一会,里面便传来低低的咒骂声和压抑的哭泣声。

    凤浪耸耸肩,无谓地笑笑。薛滢对他是有养育之恩,但是凤浪对薛滢却丝毫亲近不起来,因为呢他无法忘记,就是为了娶薛滢,凤海天,他的父亲,在一个雪夜死了他的母亲所有人都以为他自幼丧母,但是凤浪一直知道,自己的母亲还活着,但是因为有了薛滢,却必须生活在地下,冠上死人的名声,甚至到了最后,也因为薛滢连苟延残喘都不能

    凤浪从未将薛滢的养育记在心上,学着感恩,更很少将一心夺权的凤海天看做是自己的生父亲在凤浪的记忆里,他所得到的温暖不是来自于家人,而是来自那些被他的家人深深地伤害过的人,凤崇,凤云天……

    “哼”冷哼一声,凤浪起,甩上门出去。

    手打全文字高速连载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