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夺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第七章 夺权

    祝兰台没想到刘夫人如此“”,但是也看到了刘夫人眼里的算计,估计刘夫人是看中了凤家这块肥,所以才这么切地想要义结金兰。说实话,刘大人四品的京官凤家并没有看在眼里,但是若是拒绝,只怕凤家跟成家的生意也要泡汤了。

    不过是转瞬的事,祝兰台权衡利弊,微笑着行礼:“见过姐姐。”

    成夫人欢笑道:“我原本只有一个姐姐,如今倒是又多出一个妹子,实在是件幸事不如今就在这荷花亭摆宴,庆祝我们三人结成姊妹吧”

    “如此,叨扰二姐姐了。”祝兰台笑道。

    一时间,奉承的话溢满荷花亭,而先前嘲弄陷害祝兰台的那人,竟然也一转脸,洋溢地说起什么“天生姊妹”的鬼话来。

    凤九仪摇摇头,她以后可不希望过这样的

    事实证明,祝兰台的选择是对的。那成员外虽然花心,但是对于结发妻子还是有感的。成夫人吹吹枕边风,再加上刘夫人从中的说和,一向将凤家拒之门外的成员外竟然破天荒地答应了与凤家的合作

    而且那些跟成员外有来往的蚕农知道这件事之后,因为信赖成员外,便纷纷答应将每年的蚕丝卖给凤家,其中有不少珍贵的琥珀蚕丝和天蚕丝等。

    祝兰台和枚总管算过一笔账,跟成家搭上关系,直接取用成家的桑叶,凤家每年至少可以省去上万两;再加上那些蚕农的加入,凤家的丝绸来源更广,每年至少可以多进十万两银子。更重要的是,跟成员外合作的蚕农多是凤家生意没有触及的地方,如此一来,将来的市场潜力不可估量

    所以,关于刘夫人暗示的甜头,关于成夫人看上的成衣,还有成员外渴望的妻美妾的花费,跟凤家的这些得利比起来,倒显得不值一提了。

    另外,有了成夫人的引荐,祝兰台逐渐在这些夫人堆里混熟了,认识了不少的人,虽然未必个个都对凤家的生意有利,但也确实从中为凤家谋取了不少的合作关系。女人很少抛头露面去学文君当垆卖酒,但是吹起枕边风来却比什么都有效。

    当然,那些从跟凤家的互惠关系中获利的,也总以为是因为祝兰台向凤崇吹了枕边风,他们才得以攀上凤家这个大财主。其实不然,很多事祝兰台都是跟枚总管商量,或是自己拿主意,倒是很少事先跟凤崇商量好。他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更确切地说,两人除了在另一方没在意的时候“偷窥”之外,已经很久没有面对面了,祝兰台就是想吹吹枕边风,也无处可吹啊。

    见祝兰台对于生意上的事也越来越上手,枚总管跟凤崇私下里商量了一下,便决定让祝兰台部分地插手生意的事,这首先就得看祝兰台想管理哪一方面,也要看看有人愿不愿意放权。于是,在将近两个月没有面对面之后,凤崇和祝兰台终于迎来了历史的一刻

    望江楼,凤崇常来的兰苑里,凤海天、凤云天、凤崇、祝兰台,还有凤九仪几个人围着圆桌坐着,桌子上是一堆的美味佳肴。

    凤崇示意随侍的屏给大家斟酒,端起酒杯,向凤海天和凤云天举了杯,道:“很久没有一起聚过了,这一杯就算是我敬二位叔父,感谢二位叔父为了我,为了凤家凤家所做的一切。先干为敬”凤崇说完,一仰头,滴酒不剩。

    凤海天和凤云天也随后一仰头,将一杯酒全部倒进肚子里。

    “吃菜,吃菜。”凤崇笑着招呼道,屏便伶俐地上前给大家布菜。

    祝兰台最近跟那些夫人们聚会,倒是学会了不少的用餐礼仪,虽然不是特别的考究,但应付这种一般的家宴倒是不成问题,还因此得到了凤海天和凤云天不少的赞许。倒是凤九仪,自打跟祝兰台没了隔阂之后,便对祝兰台多了一份钦佩,做什么都学着祝兰台,给大家添了不少笑料。

    “崇儿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凤崇之前已经就关于祝兰台接手部分生意的事向凤云天报备过了,因此凤云天先开口,让凤崇好说话,“咱们是一家人,不用学着外人的那副客。大哥大嫂如今在外,我和二哥便要好好照顾你们这些辈的,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凤崇感激地冲凤云天一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娘子最近为凤家所做的努力我想二位叔父也都看在眼里,娘子对于经商确实有自己的一独特的办法。自打娘出行之后,闺阁之中的事我们便不好参与,因此丢了不少的生意。倒是娘子结交了成夫人之后,咱们凤家在这一点上才又渐渐地打开了局面。”

    凤海天心里打了个突,他一接到凤崇的邀请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如今看来,是想从他手上分一部分生意交给祝兰台吗?这凤崇还真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有什么事直说便是。”凤海天对于凤崇和凤九仪这些辈总是保持着一股长辈的尊严,不苟言笑。

    凤崇状似尴尬地笑笑,说:“我是想着,将来娘子早晚有一天要接触生意上的事,既然如此,倒不如让她先锻炼一下,免得将来突然接手,很多事都不能及时上手。”

    凤海天刚想反驳,就听凤云天帮腔道:“确实有道理崇儿媳妇这段时间的努力有目共睹,确实为凤家增添了不少的进项。即使不看在崇儿的面子上,单是论功行赏,都可以给她一个管事的当当。”

    凤云天如此一说,公事公办的样子,凤海天自然不好再多说什么,但是心底却极不愿意让祝兰台来分自己的权:“女人家除了相互之间叙一下家常,吹吹枕边风,倒也没有别的叱咤商场的本事。海运一项风险甚多,只怕不适合崇儿媳妇。”

    听凤海天如此说,祝兰台就知道是怕她分权。海运以及与南海诸国的贸易,因为往来的商人少,向来利润颇丰,一直以来全由凤海天负责,现在凤崇想让她插手生意,凤海天是怕他自己的既得利益被人分一杯羹,所以提前打消隐患。

    “海二叔说的是。”祝兰台柔柔地一笑,她很清楚,海外贸易因为稀少而利润丰厚,但同样也因为稀少而艰难险阻重重,她本来就没想过要接手生意,让自己累的像条狗一般,自然更不会想要从凤海天那里夺取什么,而且即使要夺权,现在也不是时候。

    “要说是做生意的话,侄媳倒是比较喜欢开一间药材铺,请几个有本事的大夫,做些悬壶济世的善事。”祝兰台笑道,她想要做药材生意,其实大多是因为想要治好凤崇的双腿,“凤家的生意遍及全国,甚至已经到了海外,已经不需要侄媳这么笨拙的人再锦上添花了。倒不如做些开间药店,做些善事来给凤家添福添寿添喜乐”

    凤云天微微皱眉,他原本是想帮着凤崇削弱凤海天手里的权利,谁知祝兰台自己倒是先开口堵死了这条路。

    凤崇想不通祝兰台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儿这样么说,但是既然祝兰台不愿意插手海运,他自然也不会迫她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虽然药材的生意对于凤家来说只是附带的,但是毕竟是凤家的生意,所以侄儿还是想向两位叔父请示一下。”凤崇很自然地接过祝兰台的话,像是他事先就知道祝兰台的打算一般。

    凤云天眉头皱得更紧,他事先是知道凤崇想要借此削弱凤海天权利的计划的,所以见凤崇如此维护祝兰台,心底便十分不悦。在女人上吃的亏,凤云天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虽然他依旧忘不了那个被自己全心全意地疼宠,却在最后选择背叛自己的女人。

    本能地想要反对,但是看着凤崇一脸的坚毅,凤云天蓦地想起凤崇的父亲,凤在天来,那也是一个疼宠女人到了骨子里的人,只是凤在天比他幸运,娶到了兰采儿,那个干练的女人,同样将凤在天看作是她自己的生命

    叹息一声,凤云天止住了满心的反对。

    凤云天没有异议,凤海天自然更不会笨得要祝兰台来抢自己的生意

    “那药材生意一向就在崇儿你的名下,你只管让给侄媳就是,原不需要向我们报备的”怕多生事端,凤海天赶紧拍板定音

    “如此,那侄儿就谢过二位叔父了”凤崇抱拳道,祝兰台也赶紧说了一堆感谢的话。

    一场家宴,开始时剑拔弩张,各方势力严阵以待;结束时却是一片祥和,其乐融融。

    回到凤府,辞别了凤海天和凤云天,凤崇、祝兰台、凤九仪和屏、卫英一路走着。到了栖凤院的时候,凤九仪和卫英向众人辞了别,回到自己的院落。

    剩下的凤崇、祝兰台和屏一路默然地走着。

    若是之前还有旁人说些闲话冲淡凤崇和祝兰台之间的尴尬的话,那现在的两人就完全是在尴尬的沉默里,不知道该如何打破眼前的僵局。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