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女人之于男人的意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第六章 女人之于男人的意义

    “你真是谨慎呢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凤崇呢喃道:“只要你想要,别说是一座荒置很久的三进宅院,就是彩绣辉煌的五进的宅院我也舍得,更何况你送宅子是为了凤家的生意,我怎么会怪你,会不相信你?竟然还需要枚总管作保……唉……只字片言,就不能写长一点吗……”

    凤崇也不知道祝兰台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每次遇到事都会写在纸条上,让前来伺候他入浴的屏带过来,虽然他从不回复,也不给她写纸条。凤崇想,祝兰台大约是看出了他在闹别扭,因为那一时失言“兰台”,所以才选择了这种不见面的方式交流吧,还真是个体贴的人呢

    凤崇将纸条叠好,小心翼翼地放进旁边带着锁的小匣子里,然后滑入浴桶底部,任由水漫上自己的脸颊,心道,这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药浴也是祝兰台吩咐的吧,虽然屏说是大夫开的药方,但是默默地给他看了四五年病的大夫突然之间提出这种建议,不会有点太突然吗?

    温的水让凤崇全的毛孔都张开了,整个人觉得分外地慵懒和舒服。低声喟叹,凤崇想自己还真是娶到了宝呢

    或许是水太温柔,竟然让一直逃避的凤崇下定决心,第二天早上就去找祝兰台,共商以后夫妻相处的大计。

    可是,当凤崇积蓄了所有的勇气来到德馨院的时候,留守的来喜和来福却告诉他,祝兰台一大早就带着屏出去了,说是去赴成夫人的约,同去的还有凤九仪和卫英。

    心底忍不住失望,凤崇想祝兰台去找成夫人大约是为了帮助凤家搭上成员外这条线,将成员外的桑园为己所用。想了想,凤崇对来喜说:“你去找凤博,让他找黄先生来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

    来喜点点头,人瞬间就飞跑了,约莫半个时辰,又带着黄志连同凤博一起回到了德馨院的书房。

    黄志已经很久没有见凤崇了,他从回来起就一直在忙着各项事务,不管是对付凤海天,还是应付生意上的事。所有人都眼红地说凤崇很是器重他,将什么事都交给他办,但是黄志心底清楚,凤崇之所以总将他往外支开,很重要的原因是,凤崇不希望他过多地接触祝兰台。说是独占作怪也罢,说是不希望祝兰台清誉受损也好,总之,凤崇将外派的一切任务全部交由黄志掌管。

    所以,凤崇这次竟然亲自派人找了他来,而且是在德馨院会面,黄志有些讶然。然而在遍寻不见祝兰台的影之后,黄志便无可奈何地叹息,看来凤崇是做了万全的准备,弄了个“人去楼空”,才派人去找他回来的。

    “主公,您找我有什么事?”黄志恭敬地问,自打因为祝兰台的事跟凤崇闹过几次不愉快之后,黄志很少再像以前一样跟凤崇开些玩笑,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见黄志这副样子,凤崇很是气闷,但面上依然温和:“想让黄先生跟我一起去成员外家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

    “成员外在秀色楼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影卫悄无声息地窜进来,禀报道。

    凤崇眉头一皱,曾经的秀色楼是他对付凤海天的一个据点,但是现在秀色楼,是他的梦魇,是他和祝兰台之间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尤其是彻底地丢弃如烟这枚棋子之后,除非必要,凤崇几乎不再踏足秀色楼。

    有一瞬间的沉默,抬头,凤崇依然是一脸的云淡风轻:“那我们就去秀色楼去找他,正所谓,相请不如‘偶遇’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

    黄志点点头,什么都没有说,走到凤崇后面,推起轮椅。

    一路上,只有马车的碌碌声和轮椅的碌碌声回在两人之间,黄志和凤崇之间有一个心结,但是谁也不肯先开口去打开,长久下去,那结扣便越来越难解。

    到了秀色楼,凤崇想也没想的就跟伺候的人说要找如烟,因为他放弃如烟之后,成员外第一个包下了如烟。然而,那人却告诉凤崇,成员外如今不在如烟的房里,而是在燕儿姑娘的房里。凤崇皱眉,秀色楼何时又提拔了一个燕儿姑娘?

    那人解释道:“凤公子您有所不知昨儿个如烟姑娘不知道怎的就碰上了成夫人,两人就掐了起来。成夫人冤枉说是成员外送给如烟姑娘的金佛是如烟姑娘趁成员外醉酒偷走的,说那金佛是成家的传家之宝,宝贝得紧就在如烟姑娘被冤枉为小偷的时候,如烟姑娘的丫头燕儿一力承担了所有的罪责,将过错全都揽在了自己的上,如烟姑娘这才脱险后来听说成夫人回家就跟成员外大吵了一架,成员外气愤成夫人插手他的事,又感念燕儿护主有功,来到这里便直接点了燕儿,将她从丫头提拔为花娘,直接就抱了人去卧房,这都忙了一整夜了,还没有出来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

    那人说完,忍不住掩嘴儿笑起来,心里揣度成员外只怕是醉在燕儿这个清倌人的上,再也起不来了。

    “关于我们今天打探成员外的事,不要说出去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凤崇吩咐道,一旁的黄志顺手递上了一锭十两的银子。

    那人欢喜地接过去,只差没有将凤崇当做再生父母感恩戴德了:“凤公子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帮您留意成员外的事的”

    凤崇敷衍地笑笑,连如烟都不值得信任,在凤海天的地盘上他还能找到谁来信赖?

    “去望江楼吧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凤崇对黄志低声说,有些事,他觉得应该跟黄志说清楚了。

    “抱歉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黄志告罪:“我手头有些事急着处理,处理完可能还要前往西域,只怕没有闲暇跟主公您叙旧了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

    黄志心知,凤崇是想跟他谈清楚祝兰台的事,但是他不愿意,这样的话会让他觉得,他跟凤崇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然无存了。见凤崇皱眉,黄志笑得有些嘲讽:“主公放心,这一次我会找个人一起去,路上好照顾我。到时候,还请主公帮我向九小姐讨个人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

    不是没听出黄志话里的讥讽,但是凤崇闻言确实松了一口气,笑道:“好我过几便去向九儿讨人。我想卫英,大约也会同意吧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

    黄志不知可否,将凤崇交给守在外面的凤博,便一人先告辞了。

    ###

    “这朵芙蕖最漂亮这处在万荷之中,倒真像是刘夫人处在我们中间似的”一个妖娆的女子笑得一脸的谄媚。

    “那可不是这刘夫人果真是贵人的气派,跟我们就是不一样呢”有人附和。

    ……

    祝兰台觉得好笑,这好好的一个赏荷宴竟然成了逢迎拍马的盛宴想那刘夫人不过是一个四品京官的家眷,竟然让人如此追捧。

    “主母,这实属正常。士农工商,商向来排在最后。这在场的夫人们除了那刘夫人便全是洛阳富商的家眷,怎么会不对她顶礼膜拜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屏忍不住掩着嘴儿笑,她向来是不畏什么权贵的,因为凤家虽然也只是一介商贾,但是兰采儿娘家却是书香门第,有不少在朝为官的人,甚至还有入宫为妃为嫔的,虽然不很是显贵,但至少比这位刘夫人高贵多了。

    “哟,我看这位凤夫人似乎没把刘夫人放在眼里啊,一路上都没说什么话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一个早就嫉妒凤家富贵的夫人拔尖儿着声音尖叫道。

    祝兰台一怔,还真没想到这些夫人们之间除了逢迎拍马,更有刀光剑影。

    幸而屏曾跟兰采儿见过不少这样的聚会,忙笑道:“倒不是我们主母不想说话,实在是刘夫人的份不是我们能高攀得上的,而且我们主母第一次参加这样的盛会,也没有各位夫人的才学,便只有仔细聆听。还希望刘夫人和各位夫人海涵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

    屏说着,施了一礼。

    凤九仪有些不满屏的伏小做低的做派,她自幼人人追捧,又曾经在外祖母家住过一段时间,见过不少的大官家眷,压根儿没把刘夫人放在眼里。这凤九仪正要发作,却被祝兰台拉住。

    “我真的是第一参加这样的盛会,全赖成夫人的邀请,所以有做的不到的地方,还请各位夫人海涵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祝兰台微笑道,一边朝成夫人求助。

    这成夫人本来就因为祝兰台对她出手相助而颇有好感,见有人针对祝兰台便已经有些生气,又见祝兰台求救,便不假思索地对刘夫人说:“姐姐,你千万别怪凤夫人,这凤夫人其实心地很好,昨儿还帮了我大忙呢”

    那刘夫人面色一柔,微笑道:“你是我嫡亲的妹子,既然帮了你,也就等于帮了我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说完,刘夫人冲祝兰台一施礼,道:“真是多亏了凤夫人昨对我这鲁莽的妹子出手相助,我在此谢过了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

    祝兰台赶紧还了一礼,又赶紧上前扶起刘夫人,嘴里说着:“这可使不得我怎么能接受刘夫人的大礼呢”

    那刘夫人也不推辞,顺势起来,握住祝兰台的双手说:“既然你有恩于我那妹子,便是有恩于我,若是不嫌弃,不如我们来结拜吧看着那么多弹窗广告为什么不来呢?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